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必须要“两马加一马”

时间:2010-12-07 15:46:34 作者:admin来源:中国治理网阅读:6047965


必须要“两马加一马”

 

作者:梁泉

 

离开西部,已整整一个月有余。期间,我曾关注西部主事者是否有变。但后来想想,不论变与不变,既然都不是我们所能决定,我们就不去为自己不能左右的事情去费心。古人云,“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所以不论谁来主政,要想有所作为,都离不开致力于“西部开发,十年可成”的千乡万才。

 

作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千乡万才的伟大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一流的软件开放公司,或者是因为其它我们外人所不知道的东西。而是因为她是一个从开始就是为网络中国的伟大愿景而生,并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这个伟大愿景的伟大公司。她是第一个,也是至今为之最坚定地致力于网络中国的公司。她的伟大,源于她的目标和愿景。这是一。其次是,她的伟大,是源于她在网络中国的愿景下致力于西部开发的10年历史,源于她的创办者和领导者那伟大的远见与人格力量。正是因此,她们才拥有世人的广泛认同。再次,就是她始终是一个为网络中国愿景坚持了整整10年的团队。

 

有伟大愿景、有社会认同,有团队力量。这是一个伟大公司和成功公司的标志。所以不论人们如何看待“西部开发,十年可成”的追求,十年过去,我们不妨看看我们已身在其间的现实,就不难得出自己的判断。

 

今日之中国网民不知阿里巴巴和(腾讯)QQ的人已属罕见。这两个在今年一年内分别被国家总理和国家主席视察参访的伟大公司,就是我所说的“两马”(马云,马化腾)。他们的伟大,有其巨大业绩作为回报,也有其社会地位来证明。为了让人们形象地理解我们已置身其间的网络,我曾用传统的中国电信和中国邮政来比喻主打声讯的QQ和通讯的网易。中国电信是有地区分隔,以及境内境外的行政与地理限制的,而没有长途,也无国家的QQ就没有那些局限。就像无需邮票、邮差,也无需信封信纸的网易那样。在地球村里,多功能和多媒体的QQ没有“携号转网”的烦恼,它们一开始就是没有地区和国界的。我们知道,这样的公司如果不伟大,不赚钱,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伟大的公司,赚钱的公司了。

 

在西部,我曾说过,假如我们今天是“两马”,主政者将如何?答案当然不说是夹道欢迎,也是求之不得。这里既有明星效应,也有现实期待。比如主政重庆时就相信“世界是平的”汪洋先生,在其主政广东后,上任伊始就率团参访马云的阿里巴巴。其当官一任,造福一方之勤勉与用心,足以让人感佩。作为一个有幸在中国历史舞台上的台面人物,不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伟大时代需要有顺应其伟大要求的伟大人物。

 

与“两马”公司一样,同样作为一个伟大时代的伟大公司,千乡万才已经走过十年,我们有必要在十年中回首,看看我们的社会大环境,以及自身的公司小环境。
十年前,互联网还是新生事物,没有人会认为“两马”的公司会是一个伟大的公司。而在十年前,公开倡言“西部开发,十年可成”的千乡万才也缺乏像“两马”这样伟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加持。更为重要的是,十年中,千乡万才公司一直以软件公司为主,而未及把其创立公司的伟大目标与远景作为主业,所以她的产品主要是网络软件。

 

记得北京地铁里有那个用人们熟悉的“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的话来做广告语的广告。还有那个“没有上街,不一定没人逛街”。在没有什么黄金地段,也没有交通拥堵的网络中国就是一个“看不见的新大陆”。就像我们开头所说,与以网络服务立足,而非软件开发立足的“两马”公司一样,千乡万才的伟大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一流的软件开发公司,而是一个为网络中国而生,并与网络中国同在的公司。

 

在中国大陆,所谓西部是一个地理概念。其实,如果我们从一个中国的台湾看大陆,那么,整个大陆都属于西部。而从网下看网上的网络看现实,所有未能“数字化生存”(或网络化生存)的地方都是“西部”。所以,致力于网络中国的千乡万才公司不仅有广阔天地,而且大有可为。

 

就像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一样,世界上也只有一个古浪。致力于商务和沟通的“两马”是可以无限制地复制的,而且还可能会在类似于硬件那种“摩尔定律”的竞争下破产。但是,网络古浪只有一个,不能复制。且无论好坏,他们都将长存。所以,作为中国舞台上的一代人,我们必须要有大前研一所说“如今需要的不再是程度与规模,而是方向,是克服眼前困难的思路与勇气,是在没有道路的地方找到道路的能力,是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的预见能力”。网络中国如此,网络古浪也如此。在赶美超英的上个世纪,从毛时代的“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到邓时代的“商业学香港”。我们一路走到了“世界是平的”江胡时代,现在已是“网络学古浪”的时候。在平的中国之所以“网络学古浪”,因为古浪有“黄羊”。作为看不见的新大陆之一部分,就像现实中有完整领土的一个中国,网络中国也是由一个个网下的省市县乡村庄组成的。如果我们这一代在舞台上的主政者不做,年轻的主政者也会做。因为在这“看不见的新大陆”里,“预言将自我实现”。

 

今日之中国,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有“两马”的足迹。所以,地方主政者不论身处东南西北中,都无需去远求他们,他们已不请自来,早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在一个个地理位置,自然资源以及人文环境乏善可陈的“西部”,现实中的“两马”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给任何一方带来政绩或实惠。因为“两马”的优势与生命力在网上,而非网下。所以,政绩与实惠必须从网络开始。致力于网络中国的千乡万才,可以帮助任何对此网络中国有需要和自觉的人们。在汪洋主政重庆和广东的之后,中国需要更多在各地舞台上的主政者对网络中国有自觉追求。
所以,在十年之后,我们继续“西部开发,十年可成”的愿景或起点上路时,我们所要做的只是“两马加一马”。就是在成熟的,而且还将日新月异的网络商务和网络沟通的网络中国再加“一马”。

 

那么,这所加的“一马”是什么呢?

 

为了像给人们解释何为网络那样,在通俗而形象地解释这“一马”时,我们不妨以马英九为例。以马英九为例只是为了便于人们理解。因为在网络中国,每个团体与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名字去替换“马英九”这三个字。

 

任何坚信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华人都知道,不论是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还是马英九先生,他们都与在大陆的中国共产党或胡温二位先生一样属于我们的历史和人民,而不是相反。在现实社会中,冷战时期形成的国共两岸分治也许不是那些生于40、50年代的人们能够跨越的,但是,通过没有“出入境”的网络中国,不仅温总理在职时就可以跨海踏足宝岛台湾,马英九在位时也可“小马回村”。现实中的国共两党已第三次握手,在没有边界,也没有姓社姓资,不分任何党派的网络中国,小马回村就是祖国统一的伟大开始。千乡万才的创办者与领导者,以及千乡万才公司本身,就是为此伟大愿景而生,为此伟大目标而来的。

 

网络中国就像网下中国一样由一个个村庄、城镇和省市组合而成。所以,我们不仅要有“小马回村”,而且也要有“大马回村”。网络时代,在举手之间就可以回国,“常回家看看”也就不再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是一个必须正视,必须满足的需求。我们可以从由千家万户聚居而成的村庄开始,或是从一个个社区、城镇开始。就像在网下一样,在网上,我们并非只是消费者,而是公民、村民、市民、国民,是家人等等。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还需要“我的e家”,“我的e村”,以及“我的e县”……。也许我们还很难从国家这个层面上去做一个网络中国,但是把省市作为像“两马”那样一个永远在线个体项目来做我认为是可行的。它们可以像现实中各地那种省市边界标牌所写的“**欢迎您”或“欢迎您再到**来”一样。他们应该比那些24小时在线服务的商务机构可以做得更好。有“黄羊”(黄羊川国际会议中心)的古浪,就是这样一个开始。

 

在西部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要让政府做工业园开发和招商引资时做“三通一平”那样,回来后我们要就政府在网络中国建设中所扮演的角色理清思路。由于其它事情太多,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来不及做这样的事情。现在想想,只要我们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其实就容易明白我们(包括政府)应该怎么做。

 

就像我在西部时所说,这是一个无需征地、拆迁,因而也就没有强征、强拆,所以不用流血就可以拥有的和谐古浪。他们的工业园、商务区或金融中心不占用一分一毫的土地。那个没有工业污染,没有交通拥堵,没有人口压力的古浪不仅可以容纳世界五百强,也可以容纳中国五百强以及更多个人与团体……。就像小马如何回村一样,至于如何招纳这些世界五百强或中国五百强,我们很难在此小小的文章里论述,我们只是把它作为一个话题或目标提出来,以待我们继续。

 

人们知道,北京、广州等警察机构今年已开始使用推特(“围脖”“微博”)发布消息,而在其之前,各地检察官员早就利用QQ进行社会活动……。终有一天,我国的各级政府也会像小布什执政时的国务院网站,在网上致力于用网络宣传外交政策,塑造白宫形象。而且我们的军队也会像美国陆海空军队那样建立“在线社会媒体部”,因为从国家主席到总理这些年已开始释放那样的信息。从我国政府职能部门的努力中,我们也开始看到这种类似于“在线社会媒体部”的努力,这样的努力是很好的开始,因为他们都是“网络古浪”的一部分。有一天我国的政府官员还会像另外“一马”(奥巴马)那样争取选民的支持。重要的是,这有助于他们用他们为官一任时缔造的网络王国帮助他的“网民”们,充分利用“两马”实现像留英MBA朱兆瑞用3000美金周游世界那样,让它的网民们通过他们的网络王国像英国作家保罗那样免费环游世界……。

 

温世仁先生生前曾说过,“网络是上帝送给穷人的礼物”。既然网络中国就像是大前研一所说那个“看不见的新大陆”,网络中国中那个网络古浪也一样。所以,我们要像一个传福音的使者那样去布道,去打那美好的仗。我们无法改变姓社姓资时代毛邓时代那种“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与“商业学香港”历史,在世界是平的“知本主义”社会,我们就用网络学古浪来开创新天新地,以造福我们的民族同胞和神造神爱的世界。

 

行走在西部,你曾为无法承租早已是资源匮乏的这个地方和以色列一起经营它们55年在还给他们青山绿水而遗憾。其实,作为一个网络中国的信仰者和播种者,我们只需承租或承包一个地方的网络,把它们经营五六年,或五六个月就足以改变一切了。在此一日千里的时代,“西部开发,十年可成”不仅是可能,而且是必须。所以,与让一个个优秀公司“上市”(入世)相比,让一个个“西部”县市,村镇“上网”(在线)才是我们社会最大的需要,也是个体最好的工作和公司最美的愿景。千乡万才就是这样一个来成全这一切的伟大公司。

 

写作这封电邮之后,为了了解其主政者是否还在台上,我曾特意上网看古浪县政府网站。今天竟然没法打开它们的网页,而它们下面古浪镇政府的网站却打开了。这让我再次想起了永远在线的“两马”。“两马加一马”的意义不仅在于便于人们归国回家,更在于让人们拥有那个永在世间世界的家和国或国和家。既然我们已经为此行走了十年,我们再也没有停顿和中止的理由。

梁泉  匆匆于京城
2010-11-25  下午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治理网”首发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