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中国人回忆过去,美国人仰望未来

时间:2010-07-02 15:39:57 作者:admin来源:中国治理网阅读:6274829


中国人回忆过去,美国人仰望未来

2010-06-29 22:34:14  颜昌海

香港媒体报道,第三届华语纪录片节上日前在香港举行颁奖仪式,主要奖项由大陆导演囊括,包括反映唐山大地震被隐瞒、大陆媒体现状,以及环境被破坏等作品。多个大陆导演亲自来港领奖,他们遗憾作品目前都不能在大陆公映。 

颁奖仪式在香港艺术中心举行,107部参选纪录片中有13部入围,其中10部是大陆作品,其中大陆导演王利波揭露唐山大地震被隐瞒的《掩埋》,获长片组冠军;反映大陆媒体成为党的喉舌的记录片《喉舌》获长片组季军;短片奖冠军和亚军都是环保题材,分别由大陆独立制作人明明的《画在墙上的梦》和浙江卫视金华清的《呼啸的金属》获得。 

“纪录片作为一块镜子,让我们看到很多平日看不到的社会现实,或者当我们知道更多的事实时,就知道怎样去减少痛苦了。”获长片组冠军的导演王利波受到汶川大地震触动而拍摄《掩埋》,透过他为期一年的拍摄,纪录片清晰地展现出,地震前唐山的地震工作者和北京的地震专家都曾发出过临震警告,但到了国家地震总局都被压了下去。王利波表示,虽然地震是否能够被准确预测目前还没有科学证据,但地震前发生的异常现象却是肯定存在的,民众不能被剥夺知情权。唐山大地震30年后,2008年汶川大地震,接着又是青海大地震,一次一次眼见无辜的生命死亡,都令王利波倍感痛苦,他最希望的是这类悲剧不要再上演。“这种悲剧确实是一次又一次的在重复,而且这种情形可能还会持续下去。我觉得让更多人了解地震预测的知识,第二让大家关注自己的发言权和知情权,这是我最想要的结果。”

大陆导演对获奖都感到开心,但也对自己的作品不能在大陆公映感到遗憾。首次来香港的金华清,是浙江卫视的媒体人,他花了3年时间纪录了自己家乡垃圾污染问题,制作了这部《呼啸的金属》,虽然在海外多个影展获奖,但这样的纪录片不可能在大陆公映。

由大陆导演囊华语纪录片主要奖项、但却都不能在大陆公映的现实,笔者联想到不久前在大陆公映的美国科幻片《阿凡达》。这部科幻片,也几乎囊括华语纪录片主要奖项中所反映的主题因素,比如真相被掩埋,环境被破坏,弱小饱受欺凌,强权肆无忌惮……等等。

而且《阿凡达》还引起网民热议,被富于联想的中国影迷戏谑为“反拆迁”电影,而发生在广州东川三街的一些业主维护自己的权利,反对扩建广东省人民医院,最后取得成功,他们也戏称自己的维权行动是“阿凡达现实版”。

《阿凡达》剧情如下: 2154年,一个叫RDA的土地开发公司,来到一个叫潘多拉的地方搞开发,号召大家只要搬家就可以有诱人的赔偿。可潘多拉说这里是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再多的钱也不干,再好的地方也不去。这家有政府背景的开发公司很恼火,手下还有像中国城管拆迁队样的打手,于是开始打。但居民们拥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自制武器如弓箭、石头,还有违章的大型宠物如长颈马、迅雷兽等,男女老少都很难缠,加之地形复杂道路崎岖,所以开发商一时不能得手,还伤了不少人;开发商就想出“阿凡达”计划,让人化妆成当地居民刺探他们的底牌,了解地形,分化瓦解。可是这个叫“杰克”的阿凡达在卧底时不小心泡上了当地居民首领的女儿,发生真感情,卧底反过来动员开发商不要强行拆迁,要体恤民意,他还可以帮忙跟居民沟通做工作。开发商火了,更火的是城管头子夸奇,觉得杰克简直丢了城管的脸,一怒之下就率部前去攻打。有道是“给我三千城管,一夜收复台湾”,居民望风披靡,抗暴力拆迁的领导人——那女孩的爸爸也死于非命。这时杰克终于明白,根本不需要什么沟通,只能以暴制暴,他带领居民们用最土的武器与城管殊死搏斗,自制燃烧瓶、弹弓、大型野生的或家养的宠物、把物件卡在城管的推土机的齿轮中……。最后一幕很有喻意,武装到牙齿的城管头子被女孩用最土的弓箭射杀;代表强势政权和极端武力的一方,最终被代表民意和传统一方制服。

网民未数数然说,她看完《阿凡达》后联想到很多敏感事件,“想起了新疆和西藏,不光是拆迁的问题。当一种文化强行进入另一种文化的时候的这种冲击,我们应当考虑他们的弱势”。著名博客作家李承鹏在博客中写到,看了这部钉子户史诗般的巨片后有几点感想:一、正义。各方都觉得自己代表着正义的,比如开发商认为他是拉动了GDP,搞活了经济,为这个落后愚昧的潘多拉老街带来新气象,只是遭到不明真相群众的抵制;居民们则认为,他们不需要也不接受所谓“美好生活”,对于“美好生活”他们有自己的标准,他们就愿意住在树洞里跟神灵在一起,而不愿去住高级电梯公寓。这个感想是:所有的战争都是因为自以为的正义而起,但真正的正义是——不要轻易改变别人生活的方式。二、觉悟。影片中那些居民们住的是黄金口岸,开发商确实也开出了很高的价格,但居民们还是不搬迁,那棵上千米高的大树成为钉子户们伟大的图腾,是一枚参天的钉子,脚下的根蔓则是链接千万年来亲情的基础,他们为这个而活着。但开发商认为那棵树就是违章建筑,那些居民就是刁民,不支持城市建设,没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觉悟。感想是:过度开发的结果就是玩得自己资源殆尽,然后去抢别人的资源。三、自焚。居民们在高科技的飞行器来到之时还不躲避,还倔强地伫立在那棵大钉子前,其实是在玩自焚。但自焚不划算,根本感动不了开发商;推土机、飞行器里的城管们看着居民烧成碳化物后还哈哈大笑,所以以暴制暴的杰克才是对的。四、叛徒。作为人类,观众会生平第一次为外星人而背叛了人类,当外星土著与地球城管们搏斗时,观众情不自禁地站在外星土著一边。因为观众都仇恨强行拆迁的事情,大家就同仇敌忾了。其实那些外星土著长得并不好看,但是看着看着就觉得她们很妩媚了。因为所有的生物不是因为符合人类的审美标准而美丽,而是因为心灵的相通而美丽。……等等。

联想到中国唐福珍、潘蓉、最牛钉子户,中国各地最强悍城管,以及拆迁办与中国特色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李承鹏怀疑卡梅隆是在中国卧底多年后才写出剧本的。总之《阿凡达》是一部讴歌钉子户抗击暴力拆迁的成功典范,不论战术上还是战略上都值得借鉴。

一部美国科幻片在中国公演居然得到大陆观众如此现实的观后感,可能是大陆官员始料不及的。为此,大陆宣传部门为减少《阿凡达》在中国的播放,还将最佳的档期让位于宣传中国文化的《孔子》。大陆宣传部门发出指示,命令媒体不要再炒作《阿凡达》掀起的热潮,并正确引导相关舆论,应该转移到国产主旋律电影《孔子》上。此举也遭到网民质疑,说宣传部门表现出的是一种恐惧,对于一个靠暴力维系的政权,自然每时每刻都担心被暴力颠覆;而《孔子》是当局力挺的“主旋律”影片,期望以孔子的儒家思想灌输民众,维持统治;因为孔子讲究秩序,讲究等级,“他们把孔子提升到一个很高的地位,就是把孔子当作当局的一个代言人。”由此可见,尽管大陆主管部门向来对影视把关很严,但在当前社会问题纠结、社会矛盾深重的现实里,审查者也很难做出判断观众会如何解读某一部影视。比如曾热映的另一部电影《十月围城》,也曾在公众中引发了对革命的思考。

有读者指出,按照现在的情形,中国永远也拍不出“阿凡达”之类的电影。主要原因有信仰缺失;“阿凡达”中,很多镜头其实是宗教场景,如女博士牺牲前族人为她祈祷的那一幕,如同盛大的宗教仪式。没有虔诚的信仰,特别是宗教信仰,拍不出这一幕。而中国人没有信仰已经很多年了。心灵堕落;能拍出阿凡达的天与地,必定有一帮心灵纯洁的人,只有内心深处还有好奇心、还有童真、还有想象力的人,才能描绘出这样的片子。这样的人在中国已经基本上绝迹。腐败成本;中国的房子车子都比美国贵,原因其实是腐败成本打入了生产成本,而阿凡达耗资5亿美元,中国来拍至少10亿美金,责任更大,周期更长,没人拍。软实力;阿凡达表现的是美国的软实力,但中国的GDP虽然很高,软实力却没人理,拍出来的片子哄自己人看都不灵了,更别说哄外国人看。……

不过,笔者以为中国拍不出这样的影片,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据美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阿凡达》的制片人表示,这部电影不是科幻片,而是科学事实。从潘多拉星球上的活动躺椅,我们似乎看到了科学的影子。飘浮在半空中的哈利路亚山脉和闪闪发光的植物体,似乎没有任何的现实依据,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一奇特现象同超导体有关,因为超导体一旦在磁场出现,就能飘浮,而影片中的外星世界潘多拉,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超导体。从一开始影片就告诉观众,人类要去潘多拉星球去寻找稀有矿藏Unobtanium。在影片中,Unobtanium在室温下能够导电,而当前最好的超导体只能在室温低于零下200华氏度的条件下工作。Unobtanium仅存在于潘多拉星球上,这种稀有矿藏的发现给地球上的技术带来彻底变革,而人类未来的经济发展则完全依赖于它。不过,在潘多拉星球上,满载Unobtanium的整座山飘浮于这个奇幻世界的巨大磁场内。这些山川之所以一直向上飘荡,是因为潘多拉星球不是行星,而是一个虚构的土星大小的气态巨行星“波吕斐摩斯”的卫星。气态巨行星的卫星不断受到引力的压力而变形。例如,木星的卫星木卫一受到木星及其他大卫星引力的剧烈影响,以致于具有“地面潮汐”,地面就像地球上的海潮一样起伏。据科学家分析,在木星的第二颗卫星木卫二上,这些潮汐力不断加热卫星内部,最终令其外壳部分融化,在冰层下产生液态水海洋。在《阿凡达》的潘多拉星球上,潮汐压力令地面裂开,使哈利路亚山脉这样的群山在空中飘荡。随《阿凡达》同时推出的一本书《阿凡达:潘多拉生物与社会历史秘密报告》解释了更大的地理进程:“这种能量驱动大陆以快于地球上的速度漂移,鉴于压力增加,构造板块大面积裂开。”

生物具有谜一般的特征,即生物体可以自己造光;萤火虫或许是最明显的例证。但深海生物发光鱼则告诉人们:大自然的光一旦被夺去,它亦能自己发光。《阿凡达》中的树木可以自己发光,卡梅隆以此表明一种态度,即完整的生物发光生态系统或能存在。包括地球在内的卫星往往会“锁定”它们的行星,一面永远朝向行星,另一面则永远朝向浩瀚的太空。也就是说,卫星上的一天,相当于其绕行星轨道一圈的时间。通过观察月球所处的不同阶段,其实可以实时了解月球的时间。如果在地球上看到满月,那么说明面的月球一侧恰逢正午。看到新月,则说明朝向地球的月球一侧恰逢午夜。也就是说,月球上的一天大约相当于地球的27天,这意味着月球的夜晚比地球更漫长。正是基于这一点,卡梅隆决定让潘多拉星球成为卫星而非行星;在潘多拉星球,夜晚时长是地球白天时长的数倍。

由此可见,美国的电影人也具有广泛的科学底蕴,甚至可以在中国电影人面前以科学家自居。中国电影几乎没有任何科学成分。民主成为了幌子,科学不再是追求,中国还剩下些什么呢?当然还有历史,唯一剩下的就是历史。

笔者在网络上搜索,全世界最多的科幻影视作品生产国是美国,而中国几乎就搜索不到科幻作品。中国引以为傲的无非就是《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之类。中国人总是在回忆过去,而美国人却总是仰望未来;他们的目光不仅看着现在,还从史前1万年,看到今后的1万年。而中国电影要么把一部作品的主题搞得神神叨叨,要么搞得政治正确,总是在历史中回旋,而历史也还要为当代政治服务。

即使反映现实,如果不政治正确,那么就不可能问世,比如在香港第三届华语纪录片节获奖的大陆纪录片,就不能面对内地公众。因此,中国电影人大部分变成了太监,中国电影就是太监电影。这时候,电影就不是电影,而是有关部门和有关精神的皮影。

中国政治制度的束缚和中国电影人缺乏担当人类未来责任的勇气,成为中国电影文化的桎梏。和美国相比,中国电影在技术上落后50年,在科学上落后500年,在人性上则落后5千年。这种局面涵盖了中国的各个领域。如不改变,中国永远都摆脱不了被动挨打的命运。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