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奔跑,向着“一带一路”美好未来——中欧班列开行十周年记

时间:2021-03-19 18:50:00 来源:新华网


  3月19日,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在重庆团结村站等待发车。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3月19日,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从重庆一座公路桥下穿过(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3月19日,重庆团结村中心站,一列印有“十周年纪念专列”字样的中欧班列缓缓驶出站台,驶向一万多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

  10年前的3月19日,也在重庆团结村中心站,我国第一列中欧班列“渝新欧”在此始发。列车轰鸣声替代古代的驼铃,沉睡的古丝绸之路开始苏醒。

  3月19日,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在重庆团结村站等待发车。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3月19日,在重庆团结村站,铁路工作人员在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发车前进行检查作业。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亚欧大陆上,古有丝绸之路商贸驼队,今有中欧班列“钢铁驼队”。

  10年来,中欧班列从无到有,从青涩到成熟,助力沿线国家互联互通、合作共赢,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成为全球携手抗疫的“生命通道”“命运纽带”,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生动诠释。

  2016年6月8日,在重庆团结村站,中欧班列重庆首发列车准备发车。当日,中国铁路正式启用中欧班列统一品牌。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从青涩到成熟

  “10年前的今天,首发班列是我给的发车指令。” 50岁的重庆团结村站站长张信感慨地说,完全没想到中欧班列发展得这么快。

  3月19日,重庆团结村站站长张信在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发车仪式上。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最初,张信给车站定的远期目标是每天发送一班“渝新欧”班列,并认为这是“很难完成的任务”。而今,团结村站每天发送和到达的中欧班列能达十几班。

  10年前,“渝新欧”班列的诞生,源于重庆等中国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迫切需求。

  深居西部内陆腹地的重庆,距出海口和边境线均2000多公里。曾经,重庆的产品出口,要么向东经沿海地区“漂洋出海”,但耗时过久;要么通过空运,但费用极高。

  3月16日,重庆团结村站站长张信(右)在重庆团结村站工作。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3月16日,重庆团结村站站长张信(右)在工作中。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穷则思变。重庆将思维和视野向西投射,“渝新欧”班列应运而生。它将重庆与沿途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波兰和德国等国家紧密相连,我国西部地区与欧洲的时空距离从40多天缩短至15天左右。

  最初,横亘在“渝新欧”面前的是一道道难题——货物每到一个国家都要开箱检查,手续繁琐;沿途温差极端时上下可达70℃,不少产品无法承受;途中的安全问题也是货主们的一大担忧……

  “当年,我们每次发车之前都捏着一把汗,担心班列无法准时、安全抵达。” 张信说。

  3月16日,重庆团结村站站长张信(左)在调度室工作。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这也成就了“渝新欧”的一次次成长——经过与沿线国家沟通,“渝新欧”实现沿途海关监管互认;针对沿途低温难题,重庆研发出保温材料,还研发出集装箱卫星定位跟踪系统,解决了货物运输的安全问题……

  随着一个个难题的解决,尤其是我国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中欧班列发展进入“快车道”。

  3月19日,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从重庆团结村站发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3月19日,中欧班列(渝新欧)十周年纪念专列从重庆团结村站发出。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成都、郑州、义乌、西安……越来越多的城市陆续开通中欧班列。2016年6月,各条线路有了统一的“中欧班列”品牌。

  如今的中欧班列,早已褪去10年前的青涩——

  从“独苗”到“人丁兴旺”。10年前唯一的班列线路“渝新欧”,2011年仅开行17班,如今来自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全国已铺画中欧班列专用运行线73条,2020年共开行1.24万列,首次突破万列大关。

  从“线段”到“网络”。10年前,唯一的班列线路“渝新欧”境外到站仅1个,来自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中欧班列已通达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

  从“有去无回”到“满载而归”。10年前,由于中欧贸易不平衡、海外客户认知度不高,回程货源短缺曾是困扰中欧班列发展的难题。如今,大部分中欧班列线路已实现去回程货源基本平衡。

  2016年9月2日,重庆海关工作人员在对刚刚开箱的平行进口汽车进行检验。2016年重庆中欧班列进口整车破千辆达1028辆,货值2.83亿元。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互联互通 合作共赢

  “10年前,‘渝新欧’班列带来的物流条件改善,是当时我们选择落户重庆的重要考量之一。” 华硕电脑西南区品牌总监路宏说。

  曾经,重庆等西部内陆地区的货物物流周期过长,投资者望而却步。“中欧班列开通后,西部地区可以直接参与国际产业分工,融入全球产业格局。”重庆工商大学副校长李敬说。

  重庆、成都经济支柱之一的电子信息产业,与中欧班列密切相关。中欧班列开通后,吸引数百家全球电子信息上下游企业陆续落户,助推成渝地区成为全球重要的电子信息产业基地之一。

  中国不仅是“世界工厂”,更是拥有4亿中产消费群体的“世界市场”。中欧班列在推动西部地区产业升级的同时,也让沿线国家共享市场红利。

  在“世界超市”浙江义乌的西班牙进口商品馆,负责人金海军的父辈从浙江到西班牙经商数十年,销售义乌小商品,如今他反其道而行之,将西班牙的特色商品带回了中国。

  “以前,西班牙最好的红酒产区里奥哈产区出产的‘威邦帝国’牌红酒,一直苦于没有销售渠道。”金海军说,义乌到西班牙马德里的中欧班列开通后,近两个月的物流时间缩短至十几天,这款红酒被中国采购商销售至中国乃至日本等地,如今一年销量达到2亿瓶。

  2020年6月19日,中欧班列(渝新欧)布达佩斯直达班列在重庆团结村站准备发车。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在重庆两江新区,“一带一路”商品展示交易中心设有40多个“一带一路”国家商品馆,其中相当一部分商品搭乘中欧班列而来。

  “有了中欧班列,饼干等一部分保质期较短的俄罗斯特色商品,才能与重庆消费者见面。”俄罗斯馆负责人刘晓敏说。

  在河南郑州的中欧班列线下商城,不少消费者已经习惯到此购买进口商品,德国纯牛奶、比利时巧克力、法国红酒……已是消费者的传统项目。春节期间,进口蛋糕、披萨等“稀罕”的冷链食品也新鲜上架。

  2016年9月2日,重庆海关工作人员在对刚刚开箱的平行进口汽车进行检验。2016年重庆中欧班列进口整车破千辆达1028辆,货值2.83亿元。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如今,越来越多的进口商品搭乘中欧班列进入千家万户,一些城市的街道上,甚至出现搭乘中欧班列而来的进口豪车……

  德国杜伊斯堡DIT场站业务经理托马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邮件采访时说:“在去往中国的集装箱中,我们看到许多食品、酒类等消费品,相信中国客户能方便地购买到来自欧洲的特产,欧洲国家也可以分享中国的市场机遇。”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