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士风节”,应选在什么日子?

时间:2020-09-22 11:53:29编辑:wen


  1、陈曦:

  士节提议很好,不过选择的日子不对。十一是新中国成立的日子,普天同庆,如果把士节定在这一天,除了十 + 一 = 士的含义外,很难把士节植入百姓心中。因为国庆已成为百姓心中重大节日。这样就有失设立士节的初衷。

  如果把士节定在端午节(五月初五),那就更适合士节的初衷了。端午节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节日,也纪念古代伟大爱国者伟大诗人伟大知识分子屈原的日子,同时屈原是古代士大夫的典范,受历朝历代百姓崇拜尊敬。五月初五:5 + 5= 10 十全十美不正是士人追求的人生目标吗?1 ~9,5不是中心吗?把皇帝称为九五之尊,九代表最高,五代表中心。所以,士节定在端午节,比国庆节更合适。

  2、慈天元:

  陈曦士的倡议,就其原理而言,非常有亮点!

  不过主要理由还是怕冲淡了十一国庆的重要性。我认为,这是还没有充分意识到士对于新中国的意义。

  不错,5月5号,是纪念屈原的日子,并且还可以让人们联系到九五至尊。但恰恰是这两个理由,让我倾向于认为,5月5号并不是当下时代的优选。

  首先,屈原的爱国方式有问题。咱们不说屈原,我们以南宋灭亡为例,崖山一战,南宋精英尽殒,那正是屈原精神的回光返照,虽然可歌可泣,但是不值得反思吗?

  何以会有如此结局?!为什么不能以中医之法治国?为什么不能防范于未然?为什么不能做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为什么非要在外敌入侵之后,才知道拼死一战?为什么?文明中心,只能接受灭亡的命运?这些都是以屈原为代表的士大夫们,无法回答的!

  而十月一日则不同,他是千百万革命烈士浴血奋战得来的结果!它是中华民族处于最危亡之际,壵士们凝心聚力,同仇敌忾,斗智斗勇得来的成果!这是旧时代的士大夫们不能望其项背的!

  另外九五至尊这个词,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不是想搞复辟呀?袁世凯干过这个事情,可是失败了。以后还会不会有袁世凯?这个难说,但是我们有必要避嫌,并且对于任何复辟倾向,要做自觉的斗争。

  我们提倡的士风节,不是单纯恢复传统的士大夫精神,而是要唤醒民众,不忘革命烈士的奋斗初衷,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要珍惜来之不易的革命成果,以避免南宋灭国的惨剧。这个时代,我们并非可以高枕无忧,何况美帝国主义至今亡我之心不死,建议大家不妨看一看《目标中国——华盛顿的屠龙战略》。如果我们选择偏安,而不是以雄才大略去主导人类历史的发展,南宋的悲剧就可能再现。

  3、丰如水:

  @慈天元 “士风节”的提法,能否改为“国士节”?

  另外,“士风节”选择公历“十一”似为不妥。国庆节设为其他节日,几无可能!

  可考虑设在农历“十月初一”,更符合中华历法;或者设在伏羲的忌日(农历七月十九日),按照慈天元老师的资料理解,伏羲当为中华第一“士”,姓“风”。

  4、陈曦:

  人人都象屈原、文天祥、岳飞……那些精忠报国,复兴大业指日可待。

  5、慈天元:

  我们设立士风节,除了纪念古代的那些中华民族的优秀人物,同时还纪念近代以来为新中国成立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人们。对后者的无视,恰恰是对新中国的背叛。

  6、陈曦:

  赞成你这个的观点。士=有觉悟的百姓=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把士改为人民。称人民节吧!日期十二日廿六日。

  7、慈天元:

  人民节已经有人在搞了,没必要再由我们去锦上添花

  我对人民节的设立是持支持态度的。这个节日,主要是纪念人民领袖毛泽东,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很有意义。

  @丰如水?您的提议至少很有创意。但我不赞成搞什么国士,这明显是曲高和寡的节奏。

  至于阴历十一,倒是一个备选项。

  设立士风节,不单纯是纪念伏羲。所以放在伏羲忌日,反而会冲淡士风节本身的意义。我们倡导士风节,着眼点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总进程,所以对单一人物的刻意推崇,都是要尽力避免的倾向。虽然伏羲的贡献很大,这个节也不是专为他而设。当然我们对他的历史性贡献,是心怀感恩的。

  8、良知济世:

  不是刻意推崇一人,而是选择历史相关事件。大时空共鸣,很对。

  士风节、国士节,都是好创意,赞!

  9、丰如水:

  ?八月十五深夜,是毛主席的忌日。

  10、慈天元:

  伏羲的主要历史贡献,实际上还是在阳历的部分。所以如果阻力不是特别大的话,我还是倾向于放在阳历十一。如果社会阻力真的很大,那么去勉强推行是没有意义的。也违背道法自然的行事原则。

  阴历十一,至少可以作为一个次优的备选方案。

  11、良知济世:

  建议设在月圆之日八月十五(苏东坡是国士范例),或端午节(屈原为国士范例)。这两个时间都对应中华节气,都能借力借势、相得益彰。

  当然,不反对更有利的时间选项。士风本身,并不拘泥时日,时刻存在。搞个节日,是为了加强宣传。

  12、慈天元:

  其实,另外有一个时间点也可以考虑:冬至。这里面就包含另外一套运作手法了。原本设在十一,是我个人认为的优选。

  本来不想割断和新中国的联系,但是如果大家都愿意倾向于割断,我一个人的意见显然也是没有意义的。

  冬至,是另外一个可以备选的日子。

  13、良知济世:

  冬至也不错,一阳复始,否极泰来,复兴之相。

  初步斟酌,觉得士风节、国士节设在端午节有利因素更多、更正。

  因为端午节是阴阳消长、正邪较量、扶正祛邪关键时刻;屈原事迹,及《天问》、《国殇》,和民众大觉醒,正是士风要义,士风凤凰涅槃;并且利于开展很多陆上、水上活动;开展水上活动,又契合龙兴天机。

  14、慈天元:

  冬至是一年中,北半球阳气最弱的时候。但同时也是阳刚之气,生生不息的开始。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更是可以作为士风精神的鼓舞。

  15、刨根问:

  良知济世士给我们提了醒,不要光考虑放在哪一天有什么意义,贴靠某个节日方便;还必须考虑我国大陆的四季因素。这样说来,似乎一开始,就应排除放在寒冷冬天或炎热夏天的选项。

  我倒觉得,从着眼中华文化海外传播、中华士风刮向世界的角度,是否不应总想着往我们自己的节日、节气、阴历传统等上靠?既然,以“士风”立节,本已在我中华,何不放长视野、敞开胸怀,就以国际上和西方人习惯的某月第几个周日、周末而定呢?

  这样,既能避免中国公共假期未必是别国假日、公休日的不同步问题,还又能消减给别国人们带来一种自我为主、强加于人的不好感觉。我们只是倡导一种根源于大道中华和同时也广泛存在于当今世界的士人之志、之心、之气、之风,并非要将自己的思想意识、文化传统、节庆形式等强加给别人。甚至,还要引导和鼓励其他国家一样有着一颗“士心”的人们,多以他们自己的方式与理念,在同一天搞各不相同、五彩缤纷的节庆活动,从而达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发乎内心、共促文明的世界性节日之效果。

  16、丰镐金岷_林:

  慈天元老师倡议的 士风节,很有意义。中国自古以来,就在社会上有一个“士”的群体,在历史的发展里,起着重要作用。但是,纵观中国的历史,士,象荆轲那样以一己之勇,想去改变历史进程的“勇士”,并不多。多数的士,只是顺应形势;这包括笔者(自认为也属于“士”的圈子)在内的众多知识分子,也只是顺应形势而已。所以,对于“士”的讨论,可以在某些人群里热烈开展,对于“士风节”的倡导,金岷氏也支持,只是感到目前时局之下,很难实现。

  祈愿 天元老师 士风节的倡议,能有发展的空间。

  另外,丰如水曹卫民老师曾多次提出过,在中国设立------汉字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动议。

  与在中国设立“士风节”的倡议相比,汉字日的倡议,似乎更容易为世间关注和接受,但是卫民老师的这个倡议,却仍然只是少数人 关心的“闲事”。

  17、慈天元:

  汉字文化的传承,在于中国本身的持续发展。

  日本人对汉字的感情,是值得我们敬重的,这方面他们至少做的比韩国要好些。

  或者可把这个项目,嫁接到士风节一起操作?除了选年度汉字,也可以选年度热词,在操作层面都不难。

  比如我们认为,2020年的代表汉字,可以是——士!

  这怎么看,都还是十一,中国的现代崛起,以此为标志。

  18、呈奉:

  支持良知济世选端午日。

  冬至大如年,古来一直是園丘禋祡昊天之日,世间士人难当其德。

  19、慈天元:

  士肩负着两重责任:一是传承文化,二是开创文明。

  单纯的传承,从历史长河来讲,显然是不够用的。

  首先,传承的基础就来源于开创。其次,没有新的开创,也就是不能与时携行。其后果,在近代我们已经有了切肤之痛。

  20、王岩林:

  我觉得这里面有这样一个关系:汉字节,从长远来看或许更根本更重要……因为若无汉字系统,有没有士,都很难说!但以现今时代的带动性和影响面讲,特别是这些年稍稍富起来的国人心态疲怠与缺乏士精神看,反倒“士风节更”急迫,且能在当今国际上起到支撑正面文明形象的作用。这一点,对国家带领中华民族跨过这个大坎,意义就非同凡响了。

  可将士风节与汉字节结合起来搞。

  21、丰如水:

  我于2005下半年在起草《敬惜汉字,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倡议书》中提出:将每年的谷雨节(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的日子)设定为“汉字日”。2009年,联合国将每年的谷雨节确定为“中文日”。2011年谷雨节,我受邀参加在白水仓颉庙举办的“海内外华人倡议设立’中华汉字节’”纪念碑的揭碑落成仪式。

  关于每年十一国庆为“士风节”的创意,我有些不同意见:我认为慈天元先生选定的“十一”寓意非常好,但是操作层面绝无可能。可以考虑将农历“十月初一”这天设为“士风节”。因为这天本身符合“士”的字义,而且这天也是民间祭祀先人逝者的传统日子。但这天国家节日是空白。“士风节”选为该日,可操作性较强,成功概率比较高。

  22、慈天元:

  其实还有一个备选的日子,就是秋分。一年二十四节气分为十二度,那么从冬至起算到秋分正好是第十度。度,是中国古代历法中的一个用法,和月象有区别。

  一天中有子午卯酉四正时,一年中同样如此。它们分别是冬至,春分,夏至和秋分。

  春分和秋分,是太阳运行轨迹回归赤道的日子,符合“中”的标准。如果以此为标准,就不必再纠结于洋历的十月。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