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北京投资商被JQK,山东盛隆集团扮演了什么角色?

时间:2023-10-16 14:40:04 作者:辛文来源:中国治理网阅读:341607


  当下,全国各地掀起“拼招商”热潮,为了招商引资,各地频出大招、妙招、绝招,领导们拼时间、拼诚意,使出浑身解数招商引资,为当地发展引入新动能。

  但山东省烟台市的莱阳市十年前的一桩招商引资项目,却因为投资商遭遇坎坷最终血本无归,至今仍在市场上余波阵阵,给当地的营商环境笼罩上一层阴影。

  这家投资商来自北京,老板叫姜伟民。如今十年过去,姜伟民在莱阳投入巨资的企业——莱阳中房联合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阳中房”)已经破产,当初投资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中央公元”(曾更名为万旭仕中心)也已被当地企业山东盛隆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隆集团”)全盘接收,而由此项目造成的多项纠纷仍未解决,形成了当地稳定之隐患。

  本是一个优质民生项目,被政府、有关部门、投资人乃至于后来的拆迁户和购房者都寄予厚望,为什么最终落入了盛隆集团之手?

  一个外地来的投资商,从轰轰烈烈意气风发,到最后轰然倒下,盛隆集团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当地政府“关门打狗”,让投资商心寒

  回忆起投资莱阳的十年经历,姜伟民悲愤交加。

  2013年,莱阳市以招商引资方式引进北京智翔伟业房地产经纪公司(以下简称“智翔伟业”),莱阳市城厢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莱阳城厢办”)管辖的城南村委会,与智翔伟业签署协议,由后者出资进行城南村的城中村旧城改造。

  随后,智翔伟业在莱阳市注册成立莱阳中房联合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阳中房)作为项目的运作平台。到2015年,莱阳中房已经累计向该项目投入约1.7亿元资金。

  然而,接下来几年该项目却几经波折,最终转入盛隆集团之手,投资者也落得血本无归。

  在姜伟民看来,莱阳政府当初许下诸多承诺将投资者引进来,但是此后却“新官不理旧账”,政府部门与城南村不遵守协议约定,且在项目进展过程中设置种种障碍,导致项目推进困难重重。“外来投资者根本无力应对,犹如关门打狗。”

  姜伟民介绍,公司与当地签署的《莱阳市城南村旧村改造协议》中明确约定一期开发项目用地206亩,其中道路用地75亩,可开发用地131亩,且明确规定当地负责全部地块的拆迁工作,但之后政府并未履行承诺完成全部拆迁,尤其没有完成关键地块的拆迁,导致莱阳中房真正可开发建设的用地仅剩下不到80亩,使得企业在项目的一开始就面临巨大的压力。“此外,政府之前答应的道路补偿也未兑现,直到公司已经破产了,拆迁依旧没有完成。 ”

  除了不遵守协议,姜伟民认为,项目进展过程中,政府还在办理销售许可证等多方面设置种种障碍,导致公司陷入困境。

  2014年,莱阳中房项目已初步建成,具备申请销售许可证的条件,但却长时间拿不到销售许可证,致使房子无法售房,公司资金紧张,难以为继。2015年11月,莱阳中房一位当地的小股东万建民以能够办理销售证为由要求取得莱阳中房控制权,其他股东在走投无路之际只能将控制权交给万建民。万建民取得莱阳中房控制权后3天内就办下了预售许可证。

  对此,莱阳住建局曾回应,预售证久拖不办的情况不属实,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必须土地使用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等要件齐全且形象进度符合规定要求。但是,2015年1月5日和2015年12月10日,莱阳中房曾提交齐全资料提出办理预售证申请,住建局均在几日内即完成审批。

  对于此事,有记者向莱阳市住建局党组成员郭京辉求证,郭京辉表示只能在市委宣传部同意之后才会回应。

  接下来的另一波折则直接导致莱阳中房陷入危机。姜伟民介绍,2017年3月,莱阳城厢办未经莱阳中房同意,直接将500多套房源锁定网签并在城南村的配合下以安置房名义备案给城南村,这一行为导致莱阳中房无房可卖,最终资金链断裂。

  2017年9月16日,城南村村委会以莱阳中房欠安置补偿款1946万元(实际欠款270万)为由,单方面解除与莱阳中房的合同。此后,“中央公元”项目被盛隆集团强行接手。

  让姜伟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莱阳中房已经交了99%的安置补偿款项,还被城南村说成“严重违约”而被单方解除合约,可在莱阳中房之前从来没有开发商交过如此高比例的土地款,更没有被解约过,如此看当地政府是否在有意刁难我们?”

  2020年5-6月,莱阳法院认为莱阳中房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依法宣告莱阳中房破产。

  几经波折,姜伟民等莱阳中房的外来投资者最终落得血本无归,只留下对莱阳投资的感慨:“一场投资一场噩梦,吓怕了,再也不敢来了。不仅不敢到莱阳投资,也不敢来山东投资了。”

  据悉,从姜伟民等投资者与城南村签约,到莱阳中房最终破产,莱阳政府领导已经换了好几拨。“此前,我们多次找到莱阳市政府相关领导进行沟通,领导们表示这都是多个前任领导遗留下来的事情,我们也不了解具体情况,没办法协助你们往下走。”姜伟民说。

  二、盛隆集团扮演了什么角色?

  姜伟民认为,项目引进后,政府设置多种障碍,对项目的干涉太多了。房子网签、引入其他投资者、盛隆集团接手、城南村委会与莱阳中房解除协议、莱阳中房破产等事项全部都受到莱阳政府部门的主导和操控。其中盛隆集团成为这个项目被JQK的重要策划与参与者,它没有完成政府给予它的重托,反而阴谋鲸吞了莱阳中房所有资产,扮演了不光彩的摘桃子角色,最终成为当地营商环境的反面典型或称之为“负资产”。

  但姜伟民认为,政府对企业进行适度监管、保障民生本没有错,但是项目引进后,莱阳政府指挥各个部门全程、全链条控制了该项目的各个环节,实属过度管控,企业已经被管死。“如果没有政府如此干涉,莱阳中房也不会走向破产的境地。”

  据姜伟民介绍,所谓盛隆集团接手“中央公元”项目,其实是在莱阳政府支持下以非法暴力方式入场开始的。

  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抢工地”行为,事后却没有人为此担责,莱阳中房的损失也无从申诉,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2018年10月,未经莱阳中房同意,盛隆集团带着社会闲散人员撬开项目施工场所大门、开着推土机等大型机械强行进入并抢占了项目工地,将莱阳中房的施工方赶出工地。“当时莱阳公安局、莱阳城厢办等部门的负责人也一起进入了场地。”

  2018年11月,在盛隆集团幕后运作下,又把原属于莱阳中房的1、3、4号地块拍走。这三块地,本来是莱阳中房赖以开发与生存的仅有土地,盛隆集团将这三块土地拍走,直接导致莱阳中房走向破产。

  据悉,盛隆集团获得莱阳中房的1、3、4号地块,拍卖成交价明显低于当时的市场价。姜伟民说,公开拍卖土地怎么可能低于市场价中标?中央公元项目,当时在莱阳属于最好地块,公开竞标,多家竞争,为何独盛隆集团中标?更不可思议的是,当时竟然流拍了,再次挂牌盛隆集团顺利中标,价格占了个大便宜,能是偶然的吗?

  姜伟民认为,莱阳中房破产,盛隆集团是最大的幕后推手。盛隆集团在非法抢占工地后,在没有征得莱阳中房同意也没有进行合法招标前提下,对门窗、内部简装等进行了施工,莱阳中房破产前资产清核时,其上报工程款高达近2亿元,直接导致莱阳中房资不抵债。

  据莱阳中房股东与内部工程人员计算,盛隆最多投入了7-8千万,如何出来2个亿?显然是人为操作故意增加工程款,目的是让莱阳中房“资不抵债”而破产。按照姜海翔的说法,盛隆如果上报真实工程量,我们就不够破产条件。

  盛隆集团为何有如此大的能量?据悉,盛隆集团原为莱阳某国企改制形成,是莱阳最大的房地产开发与建筑企业,自始至终都跟政府过从甚密。据不完全统计,房地产业高歌猛进的时候,莱阳市70 %以上的地块都由该公司开发,是当地名副其实的“地产老大”。

  姜伟民说,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盛隆集团就是某些人的“白手套”。这些年,在莱阳当地以盛隆集团为代表的强大的政商力量面前,莱阳中房这个外来的投资商,被蹂躏至体无完肤,却毫无挣扎之力。

  姜伟民等莱阳中房的投资者认为,他们对莱阳营商环境方面感触最深的就是,新官不理旧账、政府不守信不履行承诺甚至违法行政、深度参与控制企业经营、为企业发展设置障碍等,这些现象也许国内其他地方也有,但莱阳尤甚,让投资商苦不堪言。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