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2022新年致辞|重估一切价值

时间:2022-01-04 14:48:53 作者:友成君来源:友成基金会微信公众号阅读:56811


  人类历史上所有重大的转捩,都会经过缓慢而若隐若现的前奏。在前奏期发生的一切看起来彼此没有关联的事件,在事后都会成为因果相续的证据链,证明重大转捩早已发生。16世纪,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和教廷的矛盾,促使美第奇家族通过笼络艺术家而客观上推动了文艺复兴,而后来当上了教皇的美第奇族长利奥十世,即位后因为无度地修建圣彼得大教堂,不得不加大赎罪券,从而又导致了宗教改革。

  在很多方面,和2020相比,2021或许只能用更加差强人意来形容。并且,对于明年及更久的未来,似乎还没有更乐观的预见。有个英文段子说的很有意思,2022应该读成2020 too,戏谑中表达了对未来的悲观。

  就全球范围来看,国与国之间又一次出现了按意识形态来划分的阵营,冷战已经从思维层面逐渐成为国际关系的现实;而在一国之内,则出现了日益极化思想形态,流量为王,催生出的是社会的庸俗化和民粹化以及平台的垄断化。加上遥遥无期和层出不穷的新冠病毒肆虐,在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高速全球化和现代化之后,人类似乎突然进入了一种新的张惶四顾状态。

  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真正原因是“现代性”之殇。“现代性”的核心要义就是单一性,其思想包括科学主义、个体主义、消费主义和增长主义,它事实上成为近数百年来统治人类心灵和认知的新的上帝。将近150年前,传统的哲学和宗教信仰在启蒙运动和“祛魅”的冲击下变得支离破碎,在做出“上帝已死”的宣判之后,尼采更是发出了“重估一切价值”的呼喊。今天我们又处在一个大变局的历史时代,我们似乎到了另一个“重估一切价值”的历史关口。

  在友成,“社会价值”是一个有独特内涵的专有概念。其最大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并不是作为和“商业价值”对应的一个概念来提出的,而是包括了商业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综合价值;而社会价值的评估标准“三A三力”(三A:Aim目标、Approach方法、Action行动;三力:目标驱动力、方法创新力、行动转化力)则是由友成基金会独自提出的新概念和思想体系。自创始以来,友成一直不遗余力地倡导和推进“社会价值”及“三A三力社会价值评估”的实践。

  从2007年提出衡量创业家的3A标准,到2013年开始系统性地研发三A三力评估体系;从2013年提出“社会创新的目的就是更可持续、更有效率和更公平”(三个更)到用三A来衡量社会价值;从对“社会企业”的反思到2012年提出“社会创新型企业”;从对“企业社会责任”“影响力投资”的反思到2013年提出“社会价值投资”及至“社会价值”概念的不断完善;从公益领域社会价值评估,延伸至上市公司和政府的社会价值评估——从这些历史脉络可以看出,友成基金会一以贯之且念兹在兹的思想是:

  1)如何让更均衡和更可持续的价值观替代传统的非左即右、非黑即白所导致的忽左忽右且由此造成的巨大浪费甚或是巨大苦难的发展理念,社会价值的概念就是在这样的思考下提出的;

  2)如何“重估一切价值”,即如何改变“现代性”语境下的价值评估的标准,包括对传统资产负债表的改造,这正是建立“三A三力”评估标准的初衷;

  3)如何让主流社会参与到社会价值创造的过程中来。友成认为,只通过传统公益或由其演变产生的、小范围的、带有实验性质的社会企业,以及被动的、来自外部要求的企业社会责任乃至ESG,都不是实现创造社会价值的根本道路。社会价值创造必须变成每个企业乃至地方政府的内在需要和动力,也就是说这种驱动力是内生的,内生就意味着内增、内化、内嵌和内转;由内而外,由本而生,由企而社,企业价值在这里和社会价值得到最大程度的一致。

  上述的这三个方面共享着同一个思想起点,这就是“允执厥中”这一古老的中国智慧。

  在友成的理论中,创新在社会价值创造中被赋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这和另一个不可忽视的理念直接相关,这就是在2013年提出的“更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续”(三个更)。“三个更”是社会发展的新要求,其中更公平是社会可持续的保证,而更有效率是经济更可持续的保证。因此,”三个更“本身就是社会价值创造的目标。但如何才能实现这个目标(Aim)呢?这正是社会价值创造的另一灵魂:社会创新。

  在友成看来:如果没有创新,就不要谈社会价值创造。这是因为,“三个更”是一个区别于传统所有发展理念的新目标,当然必须有新的方法、新的探索才会避免旧瓶装新酒、新鞋走老路、才会避免新问题代替老问题。正如心理学指出的那样:如果满足欲望会带来更大的欲望,作为一个解决方案就会无效。

  作为一种新的价值评估标准,“合一性”和“整体性”是“三A三力”的两个锚点。“合一性”是就纵向--即Aim-Approach-Action的传递性而言的,我们如果把社会价值创造比作一个轮子,那么目标或使命(Aim)就是这个轮子的轴心,创新(Approach)是轮毂,而行动转化力(Action)则是轮的外圈。

  无论如何运动,轴心都是不变的,而代表创新的轮毂决定了轮子的大小,即效率的大小,正如道德经所言:“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外轮的坚实程度则决定了可以走多远。社会价值评估的一个重点,就是要评估这三点是不是一体的,如果彼此间不能有很紧密的耦合,就会发生动能损耗,会发生价值损毁,我们称之为三A的合一性检查。

  “整体性”包括要素和过程两个方面,要素上讲,要保证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同时呈现。过程上讲,不仅要从价值创造的结果来评估,还要评估价值选择以及价值创造的过程和能力。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社会价值评估是真正的面向未来价值创造的评估。我们也可以说,社会价值评估有点像分析一个成功的企业,所有导致这个企业成功的因素都是必要条件,所有这些条件的加总(整体性)才是充分条件。

  在社会价值的语境下,我们或许也更容易理解当下国家提出“共同富裕”的意义。如果说“共同”意味着更公平,那么“富裕”则必须以价值创造为前提,是增量的共同创造,是可持续的前提。我们毋宁说,具有整体性、创新性和合一性的社会价值是共同富裕时代背景下的价值观,如何衡量这个价值创造,三A三力提供了一个可能的选择。

  非常令人鼓舞的是,近一两年来,以“社会价值”为思想探索和行动研究的机构和组织越来越多。例如,国资委成立了“企业社会价值实验室”,国际上还出现了“全球社会价值测量体系开发协会”。如果说,“企业社会责任”或“ESG”还是对“现代性”困境的缝缝补补,那么“社会价值”则是新时代“重估一切价值”的基础实践之一。

  于是,在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之际,友成基金会整理了其“社会价值”研发的历史过程,并将其中一些重要的内部文献结集刊出。本次辑录的,是友成基金会创始人王平理事长历年来在内部关于社会价值以及三A三力研讨会议上的讨论分享,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未公开发表过。这本小集子,与其说是友成送给各位朋友的新年礼物,不如说是友成发给各位一个新年的邀请函,邀请大家一起来推动社会价值的实践。一并在此告诉朋友们的是,2022年,友成将会进一步加大社会价值研究和实践的力度。

  虽然当下仍旧处在“现代性”的迷雾中,但我们知道,从2020年以后的每一年,都有可能成为另一个1517年(马丁路德《九十五条纲领》),另一个1776年(亚当斯密《国富论》),另一个1859年(达尔文《物种起源》)。但最大不同的可能是,未来引起人们认知革命和价值重启的不再是一个人的发现,也不是靠一本书的传播,而是靠一群人的共同努力。仅此一点,就令我们拥有足够的信心去抵御眼前的困难,穿越当下的重重迷障。在年末一次关于未来的讨论中,一位友成理事说:这不是一个伟大时代的终结,是一个更伟大时代的开始!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