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社投盟发起人王平:盟浪是探索如何实现“义利并举”的一个实验

时间:2021-09-16 10:34:33 作者:赵莎莎来源:读数一帜


  9月9日,中国首家致力于从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一致性角度对企业进行综合评估的的第三方评估机构“盟浪可持续数字科技(深圳)有限责任公司“宣告成立,引起媒体广泛关注。

  日前,《财经》杂志资本证券组创建的新媒体《读数一帜》对盟浪的发起机构——社会价值投资联盟(简称社投盟)的发起人、首任理事长、友成基金会创始人、理事长王平女士进行了专访。

  在访谈中,王平理事长介绍了从友成基金会,到社投盟,再到盟浪,这群致力于引领资本向善、企业向善的有识之士一直坚持的理念;回顾了社投盟和盟浪共同遵循并倡导的社会价值投资理念落地实践的抓手:“三A三力评估体系”研发出台的历程。她表示,盟浪是社投盟的一个实验,这个实验的意义在于:探索如何真正的实现“义利并举”,并以一种符合新商业文明的方式将同道们聚合起来。

  2021年9月9日,盟浪可持续数字科技(深圳)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盟浪”)宣布正式成立。这是一家能够从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一致性角度综合评价一家企业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其称将致力于构建世界一流的可持续发展价值管理服务平台。为此,我们有幸邀请到王平女士:盟浪的发起机构——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以下简称“社投盟”)的发起人、首任理事长,为大家讲述她眼中的盟浪和社会价值投资理念与实践。

  王平女士是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以下简称“友成基金会”)创始人、理事长,2015年荣获中华“十大女性公益推动者”奖。近年来,她将社会创新的理念推广至投资领域,成为社会价值投资的倡导者和引领者。2016年,她与50多家机构共同筹建社投盟,并担任首任理事长。王平理事长倡议发展社会创新型企业,她的主要观点如下:企业即使有很强烈的公益心愿,如果它的解决方案、制度设计没有系统性、或者不创新,那么它所创造的社会价值依然非常有限。新公益,也称社会创新,需要平衡社会、经济和环境三方面的效果,三效合一的目标是为了三个“更”,即社会更公平、经济更有效、环境更可持续。从三A角度(Aim、Approach、Action),我们可以全面分析和判断一个组织或企业所创造的社会价值。第一个A(Aim)代表其社会理想的驱动力,第二个A(Approach)代表其解决方案的创新力,第三个A(Action)代表其达成目标的执行力。我们希望改变传统企业仅以股东价值最大化为发展方向的观念,希望它们可以在发展过程中将产生的负外部效应内化,同时,将创造的社会价值计入在内。以下为对话实录:

  《读数一帜》:王老师,您是友成基金会的创始人,也是社投盟的创始主席。那么从友成到社投盟,再到盟浪,您一直坚持的理念是什么?

  王平:概括起来,主要是三句话。第一,我们必须深刻反思二元对立的发展观。这种发展观在公益领域表现为物质和精神的对立,在商业领域则表现为义和利的对立。二元对立其实还表现为公益领域和商业领域的分割。第二,公益最大的理想是获得人的发展。这意味着我们既要不断地发现并聚合具有相同理念的人,更要不断地通过各种方式进行社会倡导,以提高人们的认知。第三,必须探索更可持续、更公平、更有效率的企业发展道路。因为仅仅依靠企业家个人慈善,这只能缓解局部的问题,不具有公共性。

  《读数一帜》:盟浪的成立和社投盟当初的愿景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王平:在2016年社投盟成立大会上,我们宣告社投盟就是以进一步实现上述三个愿望为目标的新生命。具体来讲,它将把社会精英团结在社会价值的旗帜下,以影响主流;它要改变传统企业仅以利润最大化或者股东价值最大化为发展方向的观念,希望在企业评价中能够以社会价值来代替社会责任;它希望将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社会形成的外部成本内置化,也就是从表外走向表内,同时,也要将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创造的社会价值计入在内。目前来看,社投盟的“义利99”已经对主流市场产生了影响。马蔚华主席发起成立的盟浪从方向上和社投盟是一致的,但盟浪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将会从更多的方面为更多的企业提供可持续发展价值的服务。如果说社投盟主要还在于价值理念的倡导,那么盟浪就会为企业价值创造提供切实的服务。

  《读数一帜》:由最初美好的理念到最后的落地实践,你们的抓手是什么?

  王平:是的,从理念到实际,必须要有一个坚实的抓手,这个抓手就是三A三力评估体系:Aim驱动力、Approach创新力、Action行动力。

  第一个A是Aim,也就是社会目标驱动力。驱动力里有价值驱动力和利益驱动力。作为一个企业,它的价值观可能是以利益为导向的价值观。我们在社会创新型企业强调的是社会价值的定位,而且强调以人为本。驱动力落实到战略上就是市场定位。市场定位任何一个企业都有,但社会创新型企业多的一点是要以发现并解决社会问题作为目标,这和单纯以钱为目标是不一样的。解决什么问题呢?解决公平问题、效率问题、可持续问题。第二个A是Approach,也就是解决方案的创新力。具体来说又分了三点:产品方案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治理模式的创新。产品方案创新就是发现问题、发现资源,然后再创新产品和服务。这个产品和服务必须能大幅度地提高社会价值才算是一个创新的解决方案。商业模式的可持续,其实就是盈利模式。盈不盈利要看这三个要素:成本结构、定价模式、市场潜力。同时,治理模式上也要创新。互联网思维讲求开放、共享、对等的社会生态体系,它是一个能够自组织、自管理、自修复、自进化的活性的生态体系。这就像《失控》这本书作者用一个蜂巢做封面,那个体系里蚂蚁和蜂巢都集体无意识在里面工作,但是都在围绕着一个目标去创造,这其中是有一套机制的。我们希望社会企业是这样的治理模式,所以应该引入利益相关方共同去参与解决问题,它不是封闭的,它一定要开放的。第三个A是Action,也就是达成目标的执行力。执行力就是把目标转化为组织机构和团队坚持不懈的有效行动力,实现社会经济双重价值的能力。具体来说,执行力分为内部行动力和外部行动力,以及把握机遇的应变能力。假如我们是一个支持创新型社会企业和社会组织的投资机构,而不是简单的做财富分配,那么,选择什么样的对象来孵化呢?我们要选择好的“种子”,就是通过好的基因来提高市场转化力。在过程当中,我们就培育它变成三A的这种三效合一的社会创新型企业。所以,我们要打造自己的一套培训体系、创业手册、或者筛选标准,这就是三A三力的标准。

  《读数一帜》:三A三力的形成过程您能否也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呢?

  王平: 2014年,友成基金会开始了三A三力的原型开发。除了思想和知识上的不断共进外,在开发中我们还用之于具体的实践,例如公益项目的评估和筛选,已经具有了实用价值。2016年底,适逢社投盟刚刚成立,友成的朋友,同时也是社投盟三个主要发起机构之一的中国投资协会的刘剑雄先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历史性的建议,他认为应该用三A三力来进行上市公司的社会价值评估,这个建议立即得到了白虹秘书长代表的社投盟团队的响应,从此便开始了紧张、复杂并充满挑战的上市公司三A三力社会价值评估体系的开发。经过几轮热烈的头脑风暴,终于形成了以下基本共识:第一,社会价值评估不是传统的企业社会责任评估;第二,不能仅局限在榜单的发布,还要形成投资产品;第三,目标是要走向国际,补充甚至替代现行的股东价值最大化的衡量标准。今天,我非常自豪地看到,在社投盟团队艰辛的努力下,在众多社投盟专家的无私奉献下,在和社投盟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企业的支持下,义利99指数以及可持续发展100ETF正在受到市场越来越多的关注。

  《读数一帜》:当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今天的盟浪,您会有怎样的期待?

  王平:首先,它是社投盟的一个实验,就像当时社投盟是友成基金会的一个实验一样。对于社投盟而言,这个实验在于探索如何真正地实现“义利并举”。我很早就意识到,从传统的商业价值观转变到义利并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同时将一个真正公益的想法变成一个可持续的行为同样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情,有时甚至更加困难。这是因为,过程中的目标异化是一切败坏的最根本的原因。所以,我希望把谨防使命漂移当作我在祝贺之外的唯一的一个提醒。此外,这个实验的第二个意义,是用一种符合新的商业文明的方式来将更多的同道聚合起来。所有参会的人以及所有的股东,不仅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就像所有拥护价值投资理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那样,以后希望我们能每年都来参加股东会,每年都来分享我们的社会价值所得。这也是我对盟浪的又一个祝福和期待。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