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职业陪诊员兴起:老人最需要关心,年轻人恐惧疾病

时间:2021-06-25 18:24:4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王春晓

 

 

在做了三个月职业陪诊员后,韩立(化名)摸清了西安几家三甲医院的布局和特色科室。挂号、取号怎么最快,抽血、CT在哪做,怎么与患者恰到好处地沟通,他有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论。

 

 

韩立服务过数百位患者,有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不愿麻烦熟人的年轻人,丈夫无法请假陪同的孕妇、以及不识路的异地患者。在医院,在疾病面前,他看到了人的脆弱和恐惧,也见证了真实的人情冷暖。

 

 

像韩立一样的陪诊员,正成为当下的一种新兴职业。有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医疗机构诊疗人次87亿人次,比2014年增加14.7%;住院诊疗人次达到2.7亿人次,比2014年增加30.4%。职业陪诊越来越成为低频刚需产品。但缺乏制度规范和准入门槛,也是目前最大的忧患。

 

 

“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排队上”

 

 

6月15日早上五点半,韩立像往常一样自然醒来,蹑手蹑脚爬下床,吃过妻子前一晚准备的早饭,开车前往30公里外的西安南郊,接上60多岁的康馥(化名)和老伴,送到唐都医院胸外科问诊。

 

 

康馥是山西人,几个月前被查出肺癌中晚期。她的问诊时间在8点多,他们需要提前至少半小时到医院。在第一次陪老人就诊前,韩立已经探过路,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尽管如此,韩立还是差点迟到。他打算把车开进医院,老太太能少走几步,但这一天,车多堵得厉害,医院停车场车位已满,他花了20分钟停好车。好巧不巧,住院一部的一部电梯临时出了问题,他挤了几分钟也没能进去,吸了一大口气,干脆选择爬楼梯。

 

 

3个多小时里,韩立爬了至少6趟楼梯,来来回回跑了6个科室。直到下午老人进入病房,他的小腿酸痛,感觉整个人快要“废了”。

 

 

康馥的陪诊服务是老人的儿子下的单。韩立在想,如果子女抽不开身,又没有陪诊员,这些老人该如何处理这些困难?

 

 

韩立在西安优享陪诊公司做陪诊业务,3个月接触了上百位患者。老人不懂智能手机,在医院里晃了一圈,找不到挂号窗口,一把拉住韩立,拿着身份证要他预约挂号;外地患者不认路,联系他规划流程、陪同检查;二胎孕妇定期孕检,丈夫请不了假、老人带小孩,也会找他帮忙排队;上班族等不到检查报告出来,也委托他送取结果、跑腿买药。

 

 

去医院看病,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排队上。在他看来,越是大型三甲医院,越容易人满为患,即便有导诊、智能排队叫号系统,拥挤、混乱仍无法避免。患者赶着早排队候诊,缴费、登记、检查,抽血化验在东边,CT检查又在南边,来来回回跑,就花去一上午时间。

 

 

代替排队、陪同检查,这也是患者最需要的服务。韩立常常会提前做好规划:就诊科室在哪、抽血化验的地方在哪,提醒患者带好身份证医保卡、B超要憋尿、胃镜要吃药、血检要空腹,以及最晚几点到医院。

 

 

代替问诊也是韩立的工作内容之一。一位老人在福建老家住院,咸阳的家属找到他,咨询是否能先跑趟医院。韩立用老人的身份证挂了号,拿着先前的检查报告去找专家。见到医生后,韩立打开视频,和家属一起听医生的建议,确定可以在西安治疗,家属才将老人接了过来。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