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欠薪、亏损、闭店,网红书店也留不住年轻人了

时间:2021-11-20 08:56:05 来源:深燃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邹帅

编辑 | 唐亚华

“我是门店最后离职的员工。”北京一家言几又门店的前店长舒颜说,以前她的门店能有三四十名员工,现在已经没人了,门店暂由其他店长代管。

11月1日,多位员工发文控诉网红书店言几又拖欠数月工资,社保也没有正常缴纳。如今,言几又已成失信公司,还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11月12日,言几又文化在官微发布声明,表示确实有现金流吃紧的情况,所以才关闭一些门店以及缓发工资。

“从2020年1月开始,工资就没有按时发过。最开始拖工资的时间还比较短,大概十天半个月,这我们都还能接受。等到今年3月份,拖工资的时间明显变长,一个月两个月都是常有的事,要不就是好不容易等到发工资,结果只发了一半。”舒颜说,她9月份的工资到现在都没开出来。

晚景悲凉的不只有言几又,这几年崩塌的网红书店不在少数。2015年进入大陆的台湾诚品书店,也在2020年12月31日关闭了位于深圳的门店。钟书阁上海静安店今年关张,许知远的单向街书店也曾在去年向外界发起求助。

这背后是整个实体书店的颓势。有数据显示,仅仅是2020年,就有1573家书店关门。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深燃,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的盛世情书店关张时,业内一片哗然,惋惜的同时,大家心里也清楚,现在早就不是书店最好的时代了。

欠薪、关店,盛极一时的网红书店,为何走到了这步田地?

书、文创、吃喝全都卖,网红书店也撑不下去了

回忆起言几又的风光时期,舒颜用“唏嘘”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以前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客流都很大,中午12点之前一楼的吧台就坐满了,下午3点之前二楼的吧台也坐满了。”

2014年,言几又完成了一系列的更新迭代,正式以类似于台湾诚品书店的模式杀进网红书店市场,在全国拥有近60家门店。言几又也很被资本世界看好,2014年至2018年获得了4轮融资,总金额数亿元。

“最好的时候,货架上的书满满当当,后来书越来越少,架子能空两三排。店员被拖欠工资,精气神也不好。”舒颜说,这一年来,言几又就在她眼皮底下缓慢地崩塌。

2017年,言几又CEO但捷曾喊出豪言:要“连锁不复制”地到2019年底在全国开到100家店。如今再回看这句话,言几又的急剧扩张似乎早就为今天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连锁不复制,也就是言几又的每一家门店都不一样,而不是像西西弗书店把红绿配色、门口一个铁皮箱的模型应用到底。所以,设计成本是言几又的一大支出

据舒颜了解,“每一家门店的具体风格会取决于地段和周边的客群特点,可能会请一些著名的设计师来设计。”有报道称,2018年,言几又西安迈科中心建设投入了1.4亿元,由日本著名设计师池贝知子操刀。要知道,言几又B轮融资才融到1.2亿元

不及时止损,是第二个问题。“扩张成本很高,但是言几又没有关闭一些经营不善的门店。”舒颜说,直到实在付不起房租,商场要和门店解约,这才开始关店。

舒颜称,不仅是欠员工的钱,供应商也早就被拖欠货款了,出版社供货之前会对企业做背景调查,越是这样越进不来货,以至于言几又的书架越来越空。没钱上货,没货可卖,更没钱可赚,这是一个死循环。

有办了储值卡的会员到店逛了好几圈,依旧两手空空,甚至有会员问舒颜:“什么都没有,我卡里的钱怎么花?”

更可况,即使有书可卖,网红书店靠卖书也很难赚到钱。

丹丹在出版公司工作,同时也运营一个连锁网红书店项目,她斩钉截铁地告诉深燃:“开书店能做到旱涝保收,但肯定不会盆满钵满。”要开一家书店,房租、人力、装修等前期成本之外,最耗费资金的是买书

丹丹解释,开书店首先要进一批书,这是无法节省和腾挪的固定成本。“快消品也可能会进很多货,但可以等接近卖完时再补货,书就不一样,书架必须一直是满的,要给顾客一个选择的大池子。”无论是拿书当背景墙的网红书店,还是主营图书的独立书店,都要保证一定的书籍存有量,卖一本添一本。等到关店的时候,这些书的命运大多是论斤卖了。

再说利润。出版社和书店之间还有一个中盘商(负责将出版社的书发给书店),除非有一定的影响力可以直接在出版社拿书,一般书店进价还要被中盘商抬高。“按书后的定价卖,毛利最多有60%,低的只有20%。”丹丹说,算上各项成本,仅靠卖书好一点是薄利,一不留神就得赔钱。

单靠卖书赚不了钱,书店开始自谋出路,通过开辟文创和餐点来养家糊口,逐渐形成了大众熟知的“网红”生态,但书店不像书店,咖啡店不像咖啡店。

丹丹解释道,文创和餐点的利润空间相对更大。言几又前几年披露的数据中也显示,卖书的营收占比只有40%。不过,丹丹也说,文创开发设计成本也不低,不能保证推新品的频率,也还是挣不到钱,有个很受外界认可的网红书店,一年净利润也只有四五万。

像言几又一样的网红书店们,在前期设计成本上耗资巨大,后期再不断营销传播、举办活动,让自己变成网红,一边不赚钱,一边滚雪球似的花钱,直至拖垮自己。

就在11月12日,网红书店青岛如是书店发布通知称,其国信店即将于2021年11月21日闭店,令众多读者感到意外和不舍。这是如是书店最早的一家店,也最早倒下。在闭店通知中,书店简单地解释“是由于疫情原因”。

舒颜曾梦想开一家自己的书店,所以才进入图书行业积累经验。她2017年进入言几又,见证了最辉煌的那几年,见证了但捷的壮志豪言。2021年11月,她申请了劳动仲裁,选择离职。

“离职之后家人还问我,现在要不要自己开一家?我说还是算了吧。”回到4年前,她可能也无法预料,这个故事的结局居然是发不出的薪水和缴不上的社保。

年轻人为什么不去网红书店了?

网红书店曾是行业里的一股清流,它们打破卖书的边界,在一个空间内加入了文创产品、饮品餐点乃至更多消费形式。言几又、钟书阁、诚品、方所、先锋,还有很多分布在大街小巷的单体网红书店,都是通过漂亮的装潢设计,新鲜多元的产品,摇身一变成为了“网红”,吸引着年轻人群体。

丹丹在她操盘的网红书店项目中,经常会用一些营销手段。“有一家分店做的是全黑工业风,我们就主动地做了一些营销,比如做漫展、开音乐会、和抖音合作、邀请人过去求婚等等。”丹丹表示,网红营销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赚钱,让书店活下去。

书店本身的客群很丰富,上至老翁,下至幼童,但华丽活泼的网红书店们,主要做的是年轻人的生意,也只有热衷于打卡、拍照的年轻人才能跟上它们的网红路子。如今撑不下去,原因也在于一些年轻人不买单了。

2012年,还在读高中的钟晓第一次接触到了网红书店。“书店叫猫的天空之城,位于大连渔人码头,门口有一把蓝色的网红长椅,文艺得很。”空闲时间,她和朋友经常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到店,遇上顾客爆满,只好等着有空位再点饮品。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