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电价改革满月:多地电价顶格上浮 电厂发电意愿将提升

时间:2021-11-17 22:54:14 来源:北京商报


针对此前煤炭、电力供需偏紧的现象,国家发改委上个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推动电价改革落地,《通知》自10月15日起正式实施,如今已经满月。目前改革落地情况怎么样?

记者了解到,多地已经发布了电价市场化改革工作通知,一些城市电价顶格上浮20%,电网企业代理购电工作也陆续展开,帮助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电力市场进行交易。专家指出,新政实施后,将有利于提升发电企业的发电意愿,未来还要建立和完善具有监控、预警、调度、评估、应急管理能力的电煤供应管理体系。

触达20%上限

《通知》发布后,各地陆续发布通知推进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的市场化改革。例如,10月25日,江苏省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工作的通知》,11月15日,浙江省发改委发布《2021年浙江省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实施方案》,对放开发电上网电价、取消工商业目录销售电价等工作进行了具体部署。

据媒体统计,已有29个省份发布相关通知,其中10余个省份明确高耗能企业购电价格为基础电价的1.5倍。

据了解,《通知》扩大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规定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

记者注意到,10月15日改革正式实施当天,江苏省就调整了相关规则和价格上浮20%的幅度(最高价469.2元/兆瓦时),并于15日组织开展了10月中旬月内挂牌交易,共成交电量19.98亿千瓦时,成交均价468.97元/兆瓦时。在10月25日的第二次市场交易中,共成交108.69亿千瓦时,成交价格0.469元/千瓦时,达到了基准电价上浮20%的上限。

电价上浮20%不仅是江苏的选择,安徽、浙江等多省份也纷纷以顶格标准来上浮电价。

11月3日,国网安徽省电力有限公司发布代理购电挂牌交易成交结果公告,共成交电量2127465兆瓦时,成交电价461.28元/兆瓦时。按照安徽省燃煤基准价384.4元/兆瓦时计算,电价上浮20%。

近日,浙江2021年12月省统调燃煤上网电量集中竞价交易结果显示,共形成交易结果21500000兆瓦时,成交价格498.36元/兆瓦时。根据浙江省燃煤基准电价415.3元/兆瓦时计算,电价上涨83.06元/兆瓦时,上浮幅度20%。

“以前电价上下浮动的限制是下浮15%、上浮10%,现在调整为上下浮动20%,价格就有更大的空间可以浮动了。”国网能源研究院财审所电价室主任张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电价市场是一个单边降价的市场,并没有还原市场的本质,市场的本质就是价格能涨能跌,现在真正放开手脚,市场的配置效率也会更高”。

电网代理陆续启动

推动全部工商业用户进入市场是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通知》发布后,各地工商业电价目录也相应取消。

北京商报记者在北京市发改委官网上看到,有市民于10月21日在官网提问,《通知》明确“推动工商业用户都进入市场”,北京市将于何时取消工商业目录销售电价?针对百姓关心的问题,10月25日,北京市发改委发布《关于调整本市目录销售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取消了工商业用电(包括一般工商业和大工业用电)目录销售电价。

“取消工商业目录销售电价,是让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市场的一个附属操作,改变以往市场定价中购销价差的模式。”张超解释道,“以前的购销价差模式是用目录定价减去购电定价,是电网企业的盈利模式。取消目录定价,那么所有工商业用户价格就是顺价形成,电网企业告别了购销价差的盈利模式,全面迎来核定输配定价和输配电价的模式,这与输配电价改革形成了衔接。”

另一个配套的工作就是电网企业代理购电,《通知》规定,代理购电价格主要通过场内集中竞价或竞争性招标方式形成,首次向代理用户售电时,至少提前1个月通知用户。国家发改委还于10月26日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电网企业代理购电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规范了电网企业代理购电方式流程等内容。

记者从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了解到,工商业目录电价取消了,工商业用户在电力交易平台完成注册后,就可以直接参与市场交易,自行选择向发电或售电公司购电,但同时,政府也考虑到有些工商业用户以前没有直接参与过电力市场交易,可能目前也没有参与的意愿,那么暂时可以委托电网企业代理购电。据介绍,江苏电力已于10月28日发布代理购电服务公告,12月1日起将正式开展代理购电业务。

电厂积极性将提高

如今,随着增产保供政策措施落地见效,煤炭优质产能正在加快释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0月,我国生产原煤3.6亿吨,同比增长4.0%(上月为下降0.9%),日均产量1152万吨。进口煤炭2694万吨,同比增长96.2%。同时,从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综合价)看,11月4日-11日当周,5500大卡为每吨1095元,比10月明显回落。

“过去的煤电矛盾主要是煤炭供给紧张以及用电需求扩大、供需错配所导致的。”张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煤电成本难以通过市场向终端传导,成本的上升积累在发电企业这个环节,成本不能疏导的话,发电企业就没有发电意愿。改革后,发电企业通过市场交易获得一部分资金补偿,就愿意去发电。”

数据显示,10月,我国电力生产保持增长,发电639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0%,增速比上月回落1.9个百分点,日均发电206亿千瓦时。

11月4日,吉林省能源局副局长崔勇介绍,截至当天,该省已有645万千瓦火电临检机组投运,有效缓解了全省电力紧张局面,四大发电集团加快机组抢修进度,不计成本保障电力供应,自10月23日到当天,吉林已连续12天未执行有序用电。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牛东晓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未来较长一段时期电煤供应可能是需要持续关注的问题,为了电力供应的稳定,需要进一步深入推进电力市场改革,完善电力市场运行机制,发挥电力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理顺煤炭和发电的供应和联动机制,建立和完善具有监控、预警、调度、评估、应急管理能力的电煤供应管理体系;加强节电和节能教育,加强需求侧管理工作;大力推进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建设。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吕银玲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