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脱口秀演员,怎么一到上海就成功了?

时间:2021-10-15 19:11:00 来源:钛媒体APP


文 | 首席人物观,作者 | 克瑞斯、卢卡,编辑 | 克瑞斯 江岳

01 产业

2015年,程璐和思文举办婚礼,他俩受到贾斯汀比伯参演《喜剧中心吐槽大会》的启发,和同行好友们拉了一个微信群,叫“婚礼吐槽大会”,程璐立了群规:不准翻脸。之后,这个群被搬到了上海的线下剧场。程璐和思文是主咖,来参加大会的演员朋友对他俩展开吐槽,他俩同时也“互喷”,现场效果出奇之好,甚至有观众自愿赞助啤酒。

程璐和思文供职的公司笑果文化看到了“吐槽大会”这种节目形式的市场价值,他们先是在线下做了几场表演试水,发现被吐槽的对象并没真正感觉受到冒犯,反而拉近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令他们关系更近了。

笑果文化决定做一档节目。

筹备一年多后,《吐槽大会》被搬上了荧幕,于2017年1月,在腾讯视频平台播出。截至节目收官,总播放量达到14.5亿。同年年底,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大会》也上线播出。

这两档节目每年各自播出一季,截至目前,《吐槽大会》上线了5季,《脱口秀大会》刚播完4季,已成为笑果文化的核心业务,同时,因为节目的传播和出圈,产生了虹吸效应,吸引来了资本,吸引来了演员,还吸引来了剧场。

目前,笑果文化已成为中国脱口秀领域,从内容创作到演员挖掘和孵化,从线下开放麦剧场演出到线上综艺,实现内容和营销闭环的唯一一家公司。其CEO贺晓曦不断强调:“我们是一个行业公司,我们肯定不止做节目制作公司,一定要做产业。”

能成为产业,前提是要有产业链,有产业运营,有行业标准。

以及,有钱。

在刚刚结束的《脱口秀大会第四季》决赛,庞博在他的段子里回忆参加节目的经历:

有一次上台前,剧场工作人员告诉他,王思聪来看演出了,那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如果我今天演得特别好,他会不会收购这家公司,如果我演得特别好,他会不会把我从这家公司买出去是吧,如果我演得特别特别好,他会不会把我从这家公司买走,然后收购这家公司,然后把这家公司送给我。’

表演结束之后,他回看自己的表演录像,发现平时都是对着正前方演的自己,那天稍微向王思聪所在的方向偏了一点点。当时李诞也在剧场,便亲自下场表演,那是庞博第一次看到李诞火力全开展现自己的搞笑天赋,之前都快忘了他是一个脱口秀演员了。

庞博讲的是真实故事。在当时,不仅是他,整个公司都需要钱。资本对于内容行业的推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2016年,笑果文化把《吐槽大会》做好样片,本想请王思聪做嘉宾,但并未得到回应,后来公司四处找人看样片,王思聪来了,结果就是不上节目,直接投资。

王思聪也向很多平台推荐了这档节目,最终,节目在腾讯视频落地。

那时候,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已在中国生根发芽六七年了,黄西在美国的成功,鼓舞了很多年轻人。但直到《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的出现,脱口秀才真正走向公众视野。

那一年,笑果文化完成了近2亿元融资,正式走向生意场。产业链的布局主要有三环:线上综艺节目、线下剧场演出、艺人孵化。

综艺节目是笑果文化的支柱业务,也是公司产业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节目带来的影响力,支撑起后端的生意链条:脱口秀训练营、面向企业和艺人的培训等。笑果也培养起自己的编剧、演员,实现了从创作到演出宣发的完整链条。

今年《脱口秀大会》开场,李诞便说:“人才济济”。节目举办到第四季,来参加比赛的新人越来越多,有交警,有家庭主妇,有英语老师,开场进行 1v1 PK 的选手多达56组——第一季时,算上李诞和池子,总共只有20位演员。

“人才济济”的节目,让笑果工厂的线下演出一票难求。

这是笑果文化开在上海徐家汇的线下剧场,很多出现在《脱口秀大会》的段子,都已经在笑果工厂反复接受过观众考验。

笑果文化还有个2015年就成立的线下脱口秀品牌,噗哧脱口秀俱乐部。它除了做脱口秀表演,举办噗哧学院,也在全国多地举办城市开放麦等活动,来挖掘有兴趣、有潜力的新人。

人,是笑果文化最重要的商业资源。在《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中,李诞频频向同为领笑员的徐峥推荐,比如请徐导在贺岁档电影中安排两个角色给“喜剧门神”何广智和徐志胜,邀请演员们到其剧院做演出等等。

时至今日,脱口秀的产业或许还没有进入真正的繁荣期,但笑果文化已经吃到了红利。据传,笑果文化的新估值达到了30亿元。

李诞在今年《脱口秀大会》开场中也说道:“脱口秀行业发展的还是挺好的,你们在上海应该有这种感觉,买不到票。脱口秀的演出门票已经是硬通货了。过去一年,这些脱口秀演员都在上海横着走。跟谁喝多了都说,以后买不到票给兄弟说。兄弟找你买车是不是也会打折?就是那种只会出现在有头有脸的社会大哥的脸上的那种表情,频频出现在王勉、何广智、杨笠的脸上。”

而获得本季亚军的庞博,在节目中提到了新人在比赛中的红利:“新人很直接,很现实,只要淘汰掉两个我这样的老选手,下半年就能接到广告。”

02 名利

脱口秀头部艺人们,已经过上了好日子。

自称“脱口秀女王”的杨笠,从去年的第三季《脱口秀大会》走红后,已经接到超过20个商业广告,包括汽车、美妆、3c等品类,且多是行业头部品牌,比如益达、长城汽车、英特尔、海澜之家、伊利、宝洁、多芬、资生堂、潘婷、珀莱雅、完美日记等。

她还参加了5档综艺节目,包括《仅一日可恋》 《她有情绪又怎样》 《新知懂事会》 《同一屋檐下》《让生活好看》等。“过去这一年我都没怎么做脱口秀,都在录节目,常和张柏芝、吴宣仪、沈梦辰、黄龄等明星一起录。”

好的脱口秀段子,大多来自对生活的观察。过去一年的生活,让杨笠在第四季《脱口秀大会》里,只能反复调侃“成功”“女明星”。

“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见过很多大世面了,没想到来录节目还是会紧张。我最近一年的生活没法写,还没来得及消化,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录制现场,有4个工作人员要带我上厕所。朋友我堕落了,救救我吧,我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了。”

她最近搬家了,从和杨蒙恩合租的出租屋里搬出来了,“因为赚到钱了。”

杨笠是从北京南下到上海的演员。大学毕业后她换过很多份工作,闲暇时看了第一季《吐槽大会》,接着又去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看了一场线下演出,感觉好像没那么难,“我也能干。” 她最开始签约了北京单立人喜剧,那时候,收入并不多,一次演出200元,一个月最多十几场演出,“日常开销还得依靠以前的积蓄和家人赞助。”

另一位频频在比赛中提到“赚钱”的脱口秀演员,是何广智。他去年加入笑果,在第三季《脱口秀大会》展露头脚,今年因为与徐志胜的互动,人气更高。

“生活上我可能就是挣到钱了,没有之前那么穷了,生活的烦恼少了一点。”“我确实变有钱了,现在租了一个离公司五站地铁的老小区,也基本不坐地铁了,打车多一点。”“同事都说变得特别有星范儿。”

他调侃自己贫穷的过去,称以前在老家工作,工资多发500元,他去找女财务搭话,“这是我在讲脱口秀之前第一次说话这么值钱。”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