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专访钟南山:新冠暴发到现在,中国走的路是对的

时间:2021-10-03 15:49:41 来源:读创


“什么时候中国完全可以开放?绝大多数人打了疫苗,起码80%甚至85%以上,我估计到2021年底就在80%以上了。”

“这一次新冠病毒溯源,特别是美国把它政治化了。”

“对付疾病的最好方法就是健康,就是以预防为主。早发现、早诊断、早检测、早治疗,这是最高的医术。”

钟南山看上去比两年前更疲惫了。他斑白的头发夹杂在黑发间,熨帖地往后梳。钟南山曾经有染发的习惯,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是以一头黑发出现在公众面前。但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他与一批医疗人员再次挺身抗疫一线,工作强度更胜从前,白发渐渐出现在了发丛中。最忙的时候,与染发习惯一同消失的还有他坚持几十年的每周四下午例行问诊。2021年4月,他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这一年,我觉得老了很多。工作太多,有点超负荷。”

2020年1月18日晚5点45分,钟南山与助理苏越明坐上从广州前往武汉的高铁。按照原定计划,钟南山这一天本应出席广东省卫健委的一个会议。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告诉苏越明:“请钟院士今天务必赶往武汉。”当时,钟南山正在与专家讨论新出现的新冠肺炎疫情。此前一天,他还去深圳看了两个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

2019年12月,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从武汉传来。钟南山与其团队一直密切关注,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广东医疗团队已经开始备战。2019年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接诊了一位有发烧、咳嗽气喘、呼吸管等症状的老人。次日,科室主任张继先为另一位老人看诊,发现其肺部有炎症,患者被转入呼吸科。他发现两位老人是夫妻,且病症与CT结果相似。他把两人的儿子叫来检查,CT结果与父母一致。她将情况上报医院,医院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区疾控中心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12月28日至29日,医院接待了四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病情相同。

武汉市卫健委组织专家团队展开调查,于12月30日15点10分、18点50分在系统内下发《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等两份部门文件。国家卫健委专家评估组在2020年1月8日初步确认新冠病毒为疫情病源。国家卫健委已先后派遣两批高级别专家组前往武汉,钟南山是第三批。

钟南山回忆,国家卫健委当时没有给他提出任何要求,“我觉得主要还是对武汉当时的疫情做一些研判,就是有没有传染性,它的危害性有多大。”时值春运,他们乘坐的高铁早没了座位。在国家卫健委的帮助下,钟南山和苏越明被安排在了餐车一角。

上餐车坐定后,钟南山第一时间拿出电脑,整理相关资料。直到晚上9点,他才停下来,头靠椅背,闭眼小憩。苏越明拍下了钟南山此刻的样子,后来照片在媒体上发布,并在网上迅速传开。在一次采访中,苏越明回忆:“他已经很累了,但他从来都不会说,从来。”

当天晚上11点到达住处后,钟南山简单听取了武汉方面的情况。19日一早,他陆续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了解情况。专家组成员其中一位是香港大学的袁国勇,从袁的报告中,钟南山了解到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有一家六口患了病,其中一人没去过武汉。这引起了他对疾病感染性的疑虑。

同时,他的一名学生称,武汉某家医院的神经科病房存在一名患者传染了14名医务人员的情况。下午开会到5点后,他向当地卫健委求证。当晚,钟南山飞至北京,赴国家卫健委开会,直到次日凌晨两点才睡下。临睡前,他收到来自湖北的消息:情况属实。“我对我的考虑和怀疑更坚定了。一个,就是存在‘人传人’的情况;另一个,存在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

▲2020年3月14日,钟南山在广州接受采访 图/人民视觉▲2020年3月14日,钟南山在广州接受采访 图/人民视觉

1月20日6时,钟南山又开始了高强度的工作。他接连出席了国务院有关会议、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一直忙到深夜。

当日晚间,84岁的钟南山作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接受了白岩松的采访,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作出一系列回应,指出新冠病毒“肯定的人传人”,且“已有14名医务人员被感染”,提醒公众提高防范意识,如果身体不舒服及时就诊,出门最好佩戴口罩,勤洗手,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

“他(白岩松)反复问我,是不是肯定这个病有‘人传人’,我说非常肯定,不用怀疑……越多的人感染,对社会危害越大,因为‘非典’给我们的教训太深了,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再发生。”钟南山向《南方人物周刊》回忆。

之后在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答记者问中,钟南山重申了病毒会“人传人”,指出当时的患者95%以上都跟武汉有关系,去过武汉,或从武汉来,证实了有医务人员感染。

1月21日16时,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提出:对感染者进行前端隔离,严密跟踪密切接触者,是目前防控疫病传播的最好手段。他提到,武汉出现了一名病人影响14名医护人员的案例,“这个并没有出现在传染病医院,而是出现在不是收传染病人的地方——神经科。所以我们更加要关注所有医护人员的防疫问题。”

早期病患出现在其他科室的现象后来被证实绝非孤例。相当数量的病毒携带者,早期因为没有发热症状,难以被及时发现,这也为后来疫情大规模暴发埋下了隐患。

2020年1月23日,武汉与周边的黄冈、荆门、鄂州等地宣布暂停运营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时关闭机场、火车站、高速公路等离开通道,严防新冠疫情扩散。参照2003年北京小汤山医院,武汉市开始建设雷神山、火神山两座医院,用于危重症患者的集中治疗。同时,国家开始建设方舱医院,集中收治轻症患者。

再次奔赴疫情前线时,钟南山在采访中表示,目前防控措施“能想到的都做了”。

钟南山的出现与言论对民众起了关键作用。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国人关注,人们希望从他嘴里听到哪怕只言片语,那也许就会是破解疫情的关键线索。口罩迅速脱销,他的照片被制作成拜年图片出现在朋友圈和微博中。他在媒体露面之后,一则关于“淡盐水漱洗咽喉部位可杀死病毒”的信息广为流传,落款为“钟南山院士建议,2020年元月21日”,直到钟南山院士团队正式辟谣才告一段落。2003年“非典”之后,这类以钟南山之名发布的谣言数不胜数,但也显示了他在民众心中很高的声望。

关键时刻再次站出来的钟南山,又勾起人们对他当年敢讲真话、抗击“非典”形象的集体回忆:在疫情面前,如果权威的真相持续缺席,人们就会相信流言;如果真相不能有效传播,人们就会宁可相信坏消息,也不相信好消息;17年过去,疫情再现,人们愿意相信钟南山。

也是在2020年1月21日,苏越明拍摄的照片与钟南山奔赴武汉的消息一起上了热搜。《人民日报》微博发布了一条快评:“17年前奋战在抗击‘非典’第一线,如今再战防疫最前线,84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一路奔波不知疲倦,满腔责任为国为民,的的确确令人肃然起敬!”

▲2020年4月22日,钟南山冒雨迎接广医援鄂医疗队归来 图/南方视觉▲2020年4月22日,钟南山冒雨迎接广医援鄂医疗队归来 图/南方视觉

2020年7月,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成立“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独立小组”,评估全球新冠疫情应对工作,钟南山成为专家组成员。2021年5月12日,专家组发布了82页主报告,通过整理证据,针对大流行防范与应对的每一个关键环节,都指出了存在的差距和可能的解决方案。报告提出,根据新冠疫情全球暴发的过程,要重视两个关键的重要预防环节,一是从局部暴发发展为全球流行,二是从全球流行发展到全球健康及社会经济危机。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