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卷款消失的“粉头”

时间:2021-09-12 21:51:44 来源:新京报


李晶仍记得第一次给偶像迪玛希筹款送礼物,是众筹定制的一款专业话筒,话筒是深蓝色的,末端刻着迪玛希的签名。李晶觉得这个“起点”很有纪念意义,于是加入了粉丝的众筹。

三千多人每人投入一百元,三万多很快就集齐了,粉丝们赶在迪玛希的生日前定制出话筒送到了偶像手上。在李晶看来,偶像所在的经纪公司没有给他配备专业设备,而他的嗓音完全配得上更高端的设备。

2017年底,李晶又参加了官方后援会组织的大型筹款活动,为迪玛希的专辑筹款冲销量。在她看来,这是迪玛希的首张专辑,意义重大,她希望这张专辑能有漂亮的销量,于是选择了和后援会一起应援。一张数字专辑12元,李晶投入了上千元。

专辑应援分为五期,仅第三、四两期就筹集了153万元。但这一次,李晶怎么也想不到,再得知这笔钱的消息时,已是近一年后,这笔钱已被后援会粉头(管理人员)私自挪用。前后历经四年时间,除了已返还的13万元,这笔钱仍在走法律诉讼途径。

8月1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公众号发布了这起案件详情称,该院一审依法审结一起“粉头”卷走153万余元集资款的委托合同纠纷案件。迪某后援会管理员、被告韦某在收到153万余元筹集款后私自挪用,法院依法作出被告需返还款项及支付利息的判决。

法院在文中提醒,“饭圈”并非法外之地,一切侵权违法行为均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每一个粉丝都应当树立起正确的追星观,回归个人理性,警惕打榜集资、过度消费、“拉踩引战”甚至网络暴力等无底线追星行为。

后援会管理员挪款他用

李晶记得,刚喜欢上迪玛希时是2017年,自己还是个大一的学生。在某综艺节目上,迪玛希的亮相迅速圈粉了李晶,李晶觉得他唱功非凡,颜值与实力俱佳。此后,便攒下每个月省出的生活费,开始了自己的追星之路。

平常去看一场商演大概在几百元,追一场演唱会下来,包括演出门票、路费、住宿费一共要花两三千元。最贵的一次,李晶花了两千多元从黄牛手上买下一张演唱会门票,坐在场馆里第七排的位置,李晶觉得离自己心仪的声音很近。

迪玛希某商演现场。图片来源:迪玛希工作间

国内演出少,李晶就利用课余时间和几个粉丝自行组团飞到莫斯科看演唱会,一趟下来近万元的费用,李晶花的是自己的压岁钱。她觉得钱花的值得,这种经历也无法弥补,在她看来,在追星上花点钱是获得快乐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李晶把自己称为散粉,指的是不加入任何组织、享受自己一个人追星快乐的一群人。而明星后援会则是粉丝自发性的组织,常由多名成员牵头,负责在明星经纪公司和粉丝之间传递信息。

对于平日里后援会组织的生日应援、定制花墙、应援物售卖这些筹款活动,李晶几乎从不参与。在她看来,迪玛希是以唱功走红,并不需要这些花边事物给他带来流量,而她对官方后援会这个最大的粉丝团也有着一定的警惕心理,“毕竟涉及到资金的使用”。

但这次,李晶选择了加入后援会的集资活动。她解释,专辑销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艺人的商业价值,为了让偶像在国内音乐市场能有更高的曝光率,并在第一时间让销量冲上排行榜前列,李晶选择了跟随“大部队”。

粉丝张颖记得,2017年年底,官方后援会成员在微博放出消息称,迪玛希的第一张专辑正在制作中。为了给首张专辑造势,官方后援会称要筹集专辑应援资金。张颖说,应援活动一共分为五期,每期筹款50万元左右,通过第三方交易平台付款,后援会负责人可以从平台上提取应援资金,在专辑发行之际购买QQ音乐数字专辑来达到冲销量、上榜单的效果,“这是饭圈的普遍操作”。

2017年底,五期应援筹款陆续结束,张颖记得,筹款的人数达到几千人,官方后援会曾在微博公示过头两期的应援筹款明细表,却迟迟未见后续几期的明细单,而专辑也一直未发行。张颖说,直到2018年年中,经纪公司确定了专辑的发行时间,不少粉丝才想起这笔应援资金,向后援会询问资金去向,却一直未得到后援会回应。直到2018年年底,后援会管理人员在粉丝的强烈要求下换届,新的负责人才发现这笔资金存在问题。

韦某曾写下153万资金去向的情况说明。受访者供图

“广西高院”公众号发布的案情介绍还原了这笔资金的去向:2018 年 1 月至 4 月,应后援会管理员韦某要求,后援会成员、网络筹款的管理者单某将筹款全部转到韦某的个人账户,委托韦某代为保管,韦某收到钱后私自挪作他用。同年 12 月,单某及多名后援会代表去韦某家中催其还款,韦某曾写下还款承诺书,称其因家庭出现困难暂时将钱款转给家人使用,并承诺在 2019 年 1 月 31 日前陆续归还所有款项,韦某的母亲也曾在承诺书上签字担保,承诺共同承担还款义务。然而,在韦某及其母亲返还了 135000 元后便销声匿迹,单某等后援会成员与其失去联系。

记者就此事多次向迪玛希后援会现任负责人及单某询问详情,对方均表示不方便告知具体情况。记者随后联系上曾受粉丝委托代理此案的北京市尚正律师事务所律师高建学,他告诉记者,2018年,他受一百多位粉丝委托,负责追回这笔资金。他曾多次通过微信劝说韦某还款,但韦某均未回复其消息。

高建学记得,2018年年底到2019年年初,他曾三次前往韦某家中劝说,但当时韦某已前往澳大利亚留学,他仅见到韦某父母。韦某父母则向他表示手头中暂时没有钱,称家中有一套房产正在挂卖,成交后即可还钱。此后,韦某一家再无音讯。

“广西高院”公众号内容显示,法院对此案依法作出判决,除已返还的135000元外,被告韦某及其母亲须共同向原告返还140万元,以及资金占用期间产生的利息。记者了解到,此案被告已提出上诉,案件还在审理阶段。

“不透明”的后援会

“相对别的粉圈而言,迪玛希的粉圈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小的粉圈,却能被卷走100多万资金。”在张颖看来,粉丝的本意是好的,大家只是为了自己的偶像有更好的成绩,但是却被不怀好意的人参与进来从中牟利,背后缺少有效的监管机制。

在事件发生之前,一位粉丝曾在微博梳理后援会公布账目的疑点,后援会发布过的收据图片显示,其成员在两家商店购买商品却出现收据连号的情况,收款单位的公章均被遮盖,多次应援活动中应援物品的总价与单价之和也都对应不上。官方后援会曾就收据问题回应称,两家商店系一起进行配送,由一家负责开具收据。而商品总价与单价之和对应不上问题则是由于时间紧急出现计算错误,并称已自行罚款1000元至官方后援会账号。

某粉丝曾发布微博质疑官方后援会的账目存在问题。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张颖说,韦某正是账目出现问题期间的官方后援会负责人。原本韦某只是官方后援会一个分站的负责人,后来因为积极参与组织各种活动,获得了粉丝的信任,名气逐渐变大,之后逐步成为官方后援会负责人。张颖表示,虽然粉丝们在线下活动经常能见到韦某本人,却对她的个人信息一无所知。

李晶告诉记者,不仅是韦某本人的情况粉丝不了解,后援会由哪些人员组成、如何分工、如何管理资金等信息也不透明,“换届和选举基本没有,是粉丝多次强烈要求,才举行了换届。”

张颖形容散粉与后援会的关系是“隔层纱”。在她看来,后援会核心成员握有艺人的更多信息,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但由于涉及到资金问题,且无上级监管,只能靠后援会成员自律及粉丝监督,散粉无法做到完全信任后援会。“我们粉丝了解艺人的行程活动除了艺人工作间发公告之外,其实就只有(后援会)这个渠道,我们就算不信任还是要跟着大部队走。”

粉圈一位资深粉丝陈晨告诉记者,在粉圈,粉丝通常被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等级是“能放瓜的粉丝”,即认识明星的工作人员或者明星团队内部的人,能提前知道偶像行程。第二等级则是后援会核心成员或者明星信息站的站长,内部有很多能和偶像公司工作人员接触的机会。第三等级则是会为偶像大笔花钱的粉丝,“这类粉丝会买很多签售专辑发在超话里面,久而久之就会有很多粉丝跟随,算得上大粉。”最后一等级则是散粉,只能随波逐流。

陈晨说,后援会的核心成员因为掌握有一手信息,在粉丝中话语权较大。而后援会核心成员的招募并不一定是公开的,且并不会对外直接招募,往往是通过内部选拔。正是由于粉圈经常有大规模的应援活动,“粉头”成了粉丝圈中的重要角色,他们可以通过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发布信息,号召粉丝集资。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