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11家煤电企业上书“哭穷”:无力完成北京地区电力交易

时间:2021-09-08 18:03:02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徐天

煤电矛盾正在尖锐化。近日,一份《请示书》在网络流传,11家燃煤发电企业联名给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城管委)上书,向主管部门“哭穷”。

流传的文件指出,随着全国燃煤价格大幅上涨,并持续高位运行,京津唐电网燃煤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部分企业已出现资金链断裂。根据《请示书》的落款、公章,11家企业包括大唐发电、国电电力、京能电力、华能集团、华电集团与华润电力等电力行业的上市公司、龙头企业及其分公司。

这份《请示书》的核心诉求是——上浮交易价格。其中一家企业的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了网上流传文件的真实性并表示,上书至今,此事并无太大的进展。

煤与电这两个行业的矛盾由来已久。今年因煤价高企,博弈更是分外激烈。

“面粉比面包贵”

《请示书》描述的现状可谓触目惊心:“京津唐电网燃煤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仅考虑燃料成本情况),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燃煤厂亏损面达到100%,煤炭库存普遍偏低,煤量煤质无法保障,发电能力受阻,严重影响电力交易的正常开展和电力稳定供应,企业经营状况极度困难,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北京市电力行业协会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资料也证实了上述现状。北京市电力行业协会的五家发电企业,分别是岱海发电、京隆发电、涿州热电、秦皇岛热电以及三河发电。截至7月底,五家发电企业亏损面100%。涿州热电、三河发电是其中亏得较少的,七个月分别亏损了0.2亿元和0.3亿元。亏损最多的是京隆发电,七个月累计亏损1.92亿元。

亏损是因为发电燃料成本与基准电价倒挂,可谓是“面粉比面包贵”。以京隆发电来说,7月,该发电厂单位燃料成本是334.99元/兆瓦时,而基准电价是326.88元/兆瓦时,发电燃料成本比基准电价还高出8.1元/兆瓦时。

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发电厂除了燃料成本,还有水费、排污费、资本折旧、维修费以及人员工资等其他成本。据他测算,按照目前的煤价水平,这些燃煤电厂每发一度电,大约要亏一毛五分钱。

在京津唐的煤电企业中,中长期交易电量约占全年发电量的60%左右。袁家海说,签订长期合同时发电厂通常会让利,披露的数据是每度电再降八分到一毛钱左右。因此,履行“长协”的话,发电厂每发一度电,会亏约两毛五分钱。

造成“面粉比面包贵”的局面,煤价持续数月上涨是直接原因。对燃煤发电厂来说,燃煤成本是最大的成本支出,占比六七成。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间,因煤价不断攀升,燃煤成本占比越来越高,当前甚至占总成本的八九成之多。

以上文提到的1至7月亏损最为显著的京隆发电来说,7月,该厂的入厂标煤单价是825元/吨,去年同期的价格是410.42元/吨,涨幅翻了一倍多。北京市电力行业协会指出,其余的四个发电企业,7月标煤单价最少也比去年同期涨了45%。

煤价站上历史高位,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长江学者、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重要因素有二:一是经济,二是季节。通常来说,煤价的高企,是二者叠加所致。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