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17岁男孩救溺水者遇难,被救女孩:跪下道歉是因为英雄的牺牲

时间:2021-08-12 08:00:10 来源:新京报


8月2日凌晨4点多,河北省秦皇岛市西浴场附近,三个女孩在海中不慎陷入海沟。17岁的韩兴博和他的几位同事将三人救出,但他却消失在海中。

搜寻持续了一天多,3日早晨6点多,救援队找到了韩兴博的遗体。

事发后,纷杂的声音从网络上冒了出来。有人在网络上发表“求他救了?”等言论,使三个获救女孩一天收到几百个质问电话和短信;还有人冒充被救女孩的哥哥,做直播向网友“道歉”。

得知韩兴博的葬礼日期后,三个女孩来到葬礼下跪道歉。

被救女孩陈盈说,“英雄为我们牺牲了,我们真的很难过。我跪下道歉是因为英雄的牺牲,并不是因为网络暴力,那些难听的话我们从未说过。”

韩兴博的姐姐韩佳提及,事发后,被救女孩曾主动联系她表达感谢,韩佳也在电话中关心了她们的身体状况,“被救的这些人都活着,就证明我弟弟没白死,他的牺牲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为救三个女孩遇难的17岁男孩韩兴博。图源: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三个女孩溺水获救

8月2日凌晨,陈盈和两个合租室友相约来到河北省秦皇岛市西浴场附近看日出。

据陈盈回忆,她们三人到达海边后,想下海趟水,“我们手拉着手往下走,没走多远,水没到膝盖这个位置时,我们往下迈了一步,突然一脚踩空。原来那里有个海沟,水特别深。”

“我们想往海滩上走,却走不回来。我们都不会游泳,很快就溺水了。”陈盈说,当时两个室友都被水呛得发不出声,自己拼尽全力向上伸胳膊,喊了一声“救命”,隐约看到几个身影从沙滩上往海里跑来,随后她失去了意识。再醒过来的时候,陈盈已经被救到了岸上。

前来救援的人是韩兴博和他的几位同事。

韩兴博的同事祖先生回忆,2日凌晨1点,韩兴博下班后和同事去西浴场附近放松。他没有去海滩,后来听与韩兴博同去的同事讲述,凌晨4点多,他们在沙滩上坐着休息,突然听见海面传来呼救声。

韩佳事后了解到,弟弟听见女孩们的呼救声后,衣服都没来得及脱,第一个冲了上去。三个落水女孩被一个个救上了岸,但是韩兴博却不见了踪影。

8月2日凌晨4点半左右,郭崇和朋友也来到了西浴场看日出。据郭崇介绍,他当时也听到了呼救声。等他赶到时,三个女孩已被救出,他记得其中有一个女孩受伤挺严重。

陈盈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们三人中受伤最严重的是室友杜溪,当时有人给杜溪在做心肺复苏,此外,杜溪从被救上岸一直到被送到医院都处于重度昏迷状态。

郭崇称,当时他和朋友拨打了报警和急救电话,约20分钟后,救护车赶到现场,他帮忙将落水女孩抬上了救护车,那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8月2日的救援画面。图源: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17岁救人者遇难

事发后,三个女孩被送往医院,杜溪被插上了呼吸机,陈盈和另一个女孩项媛则进行吸氧治疗。

但韩兴博却不见了。

郭崇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他的印象里,三个女孩被救后,现场共有六七个人。“韩兴博的同事找我们,说韩兴博不见了让我们帮忙救人,但我们在海面上已经看不到人了。”

祖先生表示,事发地“西浴场”是公共开放区域,平时有很多人在此游玩。

据他了解,落水女孩因不慎陷入海沟,难以挣脱,于是发出呼救。“后来我去过事发地,水里那个海沟离岸边目测也就10米左右,有2米半左右深,不熟悉那片海域的可能也不知道。”

8月2日凌晨4点50分左右,秦皇岛市蓝天救援队接到有人在西浴场溺水的通知。

参与救援的一名队员表示,当日凌晨5点多,救援队员到达韩兴博溺水地点,当时消防指战员已经驾驶冲锋舟开始搜救。他们把水下机器人等装备卸下来,与消防沟通后,也下水加入了搜救。

救援持续了一天多,8月3日凌晨6点多,救援人员找到了韩兴博的遗体。

陈盈与杜溪、项媛在群里互相鼓励。受访者供图

陷入舆论漩涡

救人者遇难的消息传出后,三名被救女孩却遭遇网暴。

“各个平台有很多冒充我们的人,比如抖音昵称为’救赎’、’别烦’、’心动’、‘复缺’等,发表的言论诸如‘求他救了’,引发网友的愤怒。”陈盈说,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信息时,她觉得难以置信。

陈盈尝试发抖音短视频澄清此事,但是她的粉丝不多,没有流量,这些澄清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反而还有人质疑陈盈在以此蹭热度。“我真的觉得很气愤,人家把我们救了,我们不可能这么说话。遇到这些冒名顶替的人我们很崩溃,无处诉说,但我们不害怕,因为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

网暴还不仅如此。陈盈说,室友杜溪曾经一天接到过几百个骚扰电话和短信。“我今年20岁,她们俩比我小,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会哭,有时候还想过自杀。”

8月9日,一名自称被救女孩“雯雯”哥哥的男子在直播中代替“妹妹”向网友道歉,该男子主页中还有“被救女孩”的照片。8月10日,照片中的女孩发文澄清,自己并不是“被救女孩”,该男子盗用其照片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她已经报警处理。

谈起网络上替她们道歉的“哥哥”,陈盈表示,她也是一头雾水。“我根本不认识他,他这么做也许是为了热度吧。”

陈盈说,出院之后,她一直没有出过家门,直到8月11日,她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建议陈盈去法院起诉。陈盈称,自己会起诉那些冒充自己的人。

此外,陈盈提及,8月3日,她从海警那里得知,参与救援的韩兴博已经逝世了。当天中午她就联系了韩兴博的姐姐韩佳,她一直在和姐姐说感谢小博,谢谢小博给予她的第二次生命。

8月9日,在告别仪式上,三个女孩跪地向韩兴博父亲致歉。图源: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跪下道歉是因为英雄的牺牲”

韩兴博今年17岁,在河北省秦皇岛市一家烧烤店做炭烧工,月薪4000元左右。

祖先生是韩兴博的同事也是师傅,两人相识已有两年。据他回忆,今年3月韩兴博来到烧烤店做炭烧工,“小博很能吃苦,学东西很快,我们店隔壁的阿姨也认识他,大家知道这个消息后都很伤心。”

韩兴博的父母得知消息后从老家辽宁省葫芦岛市赶来。

“母亲现在就不能自己待着去想这个事,哭抽三回了,父亲一直一言不发。”韩佳告诉新京报记者,父亲今年60多岁,老来得子,难以接受儿子去世的现实。

韩佳说,事发后,一位获救女孩曾主动联系她表达感谢,韩佳也在电话中关心了落水女生的身体状况,“被救的这些人都活着,就证明我弟弟没白死,他的牺牲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得知韩兴博的葬礼日期后,陈盈说,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去参加。“当时的想法就是想去见他最后一面。”陈盈记得,葬礼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她和家人凌晨4点多起床,随后与杜溪、项媛以及她们的家人一起赶往葬礼现场。

陈盈说,她已经记不清那天的具体流程了,她只记得自己一直跪着,一直哭。“英雄为我们牺牲了,我们心里真的难过。我跪下道歉是因为英雄的牺牲,并不是因为网络暴力,那些难听的话我们从未说过。”

陈盈的朋友圈签名是“重生”。陈盈和杜溪、项媛回忆起这个救了自己的弟弟,觉得特别后悔,“如果那天不下水就没有后面这些事,我们也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赔偿。”

她们三个在群里相互鼓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因为身上还有别人的生命。”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盈、杜溪、项媛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郭懿萌实习生吴静涵何宇

编辑 左燕燕

校对 贾宁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