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雷军被训一小时背后,是手机行业与投资人“相爱相杀”的编年史

时间:2021-08-11 19:05:05 来源:新京报


那个把雷军数落了一个多小时、让他衬衫都湿了的投资人,到底是谁?

雷军或许想不到,自己在8月10日晚进行的这场年度演讲,引起最大热议的,不是自己的感悟金句,也不是三年拿下世界第一的恢宏目标,更不是时隔三年终于更新的MIX旗舰新品,而是在股价低迷时被投资人当小学生数落的往事。

就在雷军爆出这番往事后不久,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位训斥雷军的投资人正是马云的妻子张瑛。不过,就在今天上午,雷军对此进行了辟谣。小米方面提供的雷军朋友圈图片中,雷军表示:“我跟张瑛是朋友,昨晚演讲中的投资话题跟她没关系。网上传闻都是谣言。”一位爆料人也表示,自己“昨晚喝高”,爆料内容只是“段子”。

外界都好奇这位数落雷军的投资人是谁,不过小米方面没有透露,显然也不愿意去“曝光”这位投资人。以小米当前的股价,如果这位投资人没有在低点“割肉”的话,还是颇有些赚头的。雷军在演讲中提及这段往事,更多也只是一种“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忆苦思甜。不过,这一生动的细节,也多少反映出了过去十年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过程中,在科创风投蔚然成风的背景下,国产手机行业与投资人之间“相爱相杀”的复杂关系。

多轮融资成就小米的快速成长,每轮融资都是创业企业与投资人的博弈

在成立小米之前,已经财务自由的雷军的主业是投资人。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巨大机会之后,雷军亲自下场创立了小米,其主要身份也再次从投资人变回了创业者。2011年密集进行了两轮融资后,小米在随后的四年里均保持着一年一次融资的节奏,估值也迅速水涨船高。在小米的投资者名单中,包括了淡马锡、高通、晨星资本、顺为资本、启明创投等多家知名机构。

通过一轮轮融资,创业企业不但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弹药”,还可以从投资方收获更多金钱买不到的资源。例如,高通投资小米后,小米在获得高通芯片供应上便具有了更大的优势,从而能够多次首发高通旗舰芯片。2015年加入小米、现任小米集团总裁的王翔,也是从投资方高通跳槽而来。跳槽前,王翔在高通的最高职务是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

而接受投资的创业企业,也不是没有代价的。除了被投资人数落一个多小时的风险外,被投企业主要付出的代价是股权被稀释——在极端情况下,也可能是控制权的丢失。

通过特殊投票机制的设置,以雷军为主的创始团队能够在股权不断被稀释的同时,牢牢把握住公司的控制权。但股权被稀释,意味着创始团队未来在上市或被收购时能够得到的财务回报也会相应降低。

因此,创业公司的融资过程,也是创业公司与投资者进行复杂博弈的过程——要融多少钱?拿出多少股份?能够从投资方得到什么样的其他资源?愿意接受投资方多大程度的控制?等等。

可以说,拿到多轮融资帮助成就了快速成长的小米,但每次融资背后,都充满着企业与投资人的博弈。

拒绝软银曾让小米痛失全胜机会,接受阿里曾让魅族自乱阵脚

然而,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靠着融资一路做大做强的小米,也不是没有在融资上吃过亏,而且是大亏。在小米的官方传记《一往无前》中,2014年的这次融资,甚至被认为是小米随后跌入低谷的转折点。

当时,俄罗斯投资机构DST的尤里·米纳尔愿意给出小米500亿美元估值,领投11亿美元。而软银的孙正义虽然只愿意给出450亿美元的估值,并要至少10%的股份,但是加上其他投资机构后,可以给小米融资70亿美元。雷军本来准备接受软银的投资,但有高管提出,“现在让过多的资金进场,几乎等于将可预见的胜利果实莫名分享”,小米最终接受了DST的融资——虽然融资额更少,但估值更高,股权稀释的程度也更低。

然而,让小米没有料到的是,小米在手机市场并没有什么“可预见的胜利果实”。随着华为在高端市场的异军突起,以及OPPO、vivo在线下渠道的深耕,加上华为分出线上品牌荣耀以牵制小米,小米在线上市场的优势顿时相形见绌,不仅市场份额节节下降,连出货量也陷入低迷,高端市场更是吃力,给公司的盈利能力带来巨大阴影。

《一往无前》中指出,雷军事后复盘,如果当时小米接受来自软银和其他投资者的共计70亿美元的注资,它将有机会通过“不讲理”的战略亏损,招募到更多顶尖行业人才,在几年之内结束激烈的行业竞争。

但是这一战略决策的失误,让小米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最终,在2018年,小米带着遗憾,走上了二级市场。

如果说小米错失软银只是让公司失去了在手机市场大获全胜的机会的话,那么接受阿里的投资,则是让魅族自乱阵脚、快速坠落的关键因素。

在诞生初期,魅族手机是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中“小而美”的代表。彼时,市场集中度不高,“山寨”手机丛生,魅族手机凭借其技术积淀和用户体验,很快脱颖而出。先后推出的M8、M9、MX、MX2、MX3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成绩。

分析普遍认为,魅族脚步的失控,开始于2015年初阿里巴巴注入的5.9亿美元投资。钱包鼓起来的魅族开始急速扩张,频频发布新品、营销造势。2016年,魅族的“机海战术”达到了夸张的程度:一年开12场发布会,发布14款产品,还邀请了十几位歌手前来助阵。但高端产品的乏力、中低端产品线的混乱,让2016年的销量增长只有200万台。

2018年7月,魅族创始人黄章曾在魅族论坛中表示:“有了资本后的经营团队也比较膨胀,我很难插手。做得好也可以,做不好就只能我来了。”然而,黄章请来的高级经理人,也并没有如愿让魅族在高端机型上有任何突破。大势已去的魅族,市场占有率早就跌入1%以下,彻底失去了翻身的机会。

上市远非与投资人关系的终点,手机业务的低利润长期困扰小米

2018年7月9日上午,港交所内小米高管一字排开,中间是一面比人还高的铜锣——这是为了迎接港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小米集团而特制的。容光焕发的雷军拿起裹着红绸的木槌,鸣响了小米上市的大锣。不过,上市之后许久,小米的股价没能如雷军所言“让投资者赚一倍”,而是持续下跌。到2019年9月份,甚至一度低至8.28港元/股,相比于17港元的发行价,跌幅过半。

股价的下跌,在此次雷军的演讲中提及,那位投资人把雷军当小学生一样训了一个多小时,雷军当时衬衫都湿了。其实,随着上市的脚步越发临近,彼时各方透露的小米估值就开始滑落:从风传的2000亿美元,到投行预测的1000亿美元,再到承销商给出的750亿-850亿美元,直到最终上市时锁定为539亿美元,不仅低于此前550亿美元的估值底线,距离其接受融资时的450亿美元也没有高出太多。

2018年,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年景。国内热钱退却,中美贸易争端开启,但是小米还是闷头在香港上了市。同期上市的,还有美团等多家新经济企业。选择在市场低点上市,除了在“资本寒冬”融得宝贵资金之外,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也在于,此前多轮融资中的投资者,早已在焦急地等待退出。

对于不少早期投资者而言,即便是股价腰斩,也依然有的赚。只是苦了那些参与“打新”的投资者,望着腰斩的股价,迟迟等不来解套。小米作为国产手机主要厂商中唯一一家上市企业,相比于华为、OPPO、vivo等友商,更多了投资者压力这一重考验。

上市并非与投资者关系的终点。长期低迷的股价,让雷军“特别不愿意见投资者”。小米最核心的手机业务,长期以来既没有华为的高端优势,也没有vivo、OPPO的渠道优势,线上市场的红海,让小米手机业务的利润十分有限。不过,小米的股价困境,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大部分国产手机厂商共同的问题:出货量大,但利润微薄。

正如华为消费业务软件部副总裁杨海松曾指出的,在智能手机市场中,苹果市场份额为13%,但是却拿走了接近66%的市场利润。中国及其他厂商市场份额高达67%,却仅分摊17%的利润,“具体到每个品牌,实际利润率少得可怜”。

华为“退潮”给其他国产厂商带来机会,围绕高端市场的战局仍在继续

直到2020年7月10日,小米股价终于迎来了转机,时隔几乎整整两年后,小米才终于一度冲上17港元。2021年1月4日,小米股票收盘价34港元,雷军当初“让投资者赚一倍”的豪言,也终于实现了。

小米股价的回升,一方面来自其经历住疫情考验、手机出货量稳步上升,另一方面也来自其在国外市场的长期耕耘已经开始起效。据雷军介绍,小米手机市占率已经在全球22个国家登顶。不过,不少投资者都不讳言的是,小米受到资本市场的看好,与华为受到美国方面制裁、手机业务持续衰退不无关系。华为手机留下的高端市场空间,让包括小米在内的国产厂商有了新一轮挑战的机会。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