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弗朗西斯•福山认为:疫情表明各国需要强力政府

时间:2020-04-23 15:44:35编辑:admin


法国《观点》周刊网站4月16日刊登对知名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专访。福山分析了各国对疫情的应对措施及未来可能对西方国家产生的影响。他认为,这场疫情表明需要强力政府。访谈摘编如下:

福山今年68岁,生活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他所在的斯坦福大学关闭了,他要在线上给学生们上政治学网课。

各国抗疫成效大不相同

《观点》周刊问:为什么西方国家面对病毒显得如此不堪?

弗朗西斯·福山答:我并不认为政权类型与抗疫成效之间有什么关联性。如果非要寻找关联性,可能是民粹主义国家或民粹主义者当领导人的国家表现得很差,因为他们为了维持政府的支持率否认和极力淡化疫情。他们让自己的国家面临着灾难,因为他们拒绝采取必要措施。

问:对于真正削弱西方国家的竟是一种流行病,您感到吃惊吗?

答: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这更像是人们不知道何时会发生但其发生在意料之中的偶发事件。可以拿这类事情与全球气候变化作对比,尽管后者节奏缓慢得多。大家都会想,每个国家都知道早晚会因为全球气候变化面临困难。

政府应对力度至关重要

问:评价此次应对疫情的最主要标准是不是政府的力度?

答:确实,这是关键。一切都要看各国在紧急公共卫生事件上的应对能力,但是也要看各国民众对国家、领导人及其才智的信心。由此问题就变了:为什么有些国家反应迅速、有效,而有些国家就不行呢?真正的区别在于,有些国家政府很强力而且卫生政策有效,而有些国家则政府弱势且没有此类有效的卫生政策。印度次大陆和非洲国家就是后者,它们可能会面临灾难。

问:尽管西方国家对中国抗疫举措有各种疑虑,但它不是给西方国家再次提供了真正的替代模式吗?

答:这是最成功的非西方模式。真正考虑民众福祉的是政府,至少考虑的也是怎么帮他们。中国的这种传统或多或少地都能在其邻国找到,如日本或韩国。然而,这种模式无法复制或出口到亚洲以外的地区,例如拉美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强力政府。

去全球化肯定会发生

问:我们正在经历突然的去全球化。您看未来会怎样?

答:在疫情暴发前全球化就已经达到了一些极限,大家都在考虑要踩一下刹车。这次疫情将会促进更深一步的思考。尽管众多企业考虑把分散在全球各地的供应链进行合理化调整,但是把所有生产都龟缩回本土、实现自给自足也是很愚蠢的想法。世界退回到50年前的发展水平,这根本难以想象。去全球化肯定会发生,只是程度大小的问题。

问:约瑟夫·施蒂格利茨最近在美国发表文章《新自由主义的终结和历史的复兴》。您也认为这一体系将走向衰落吗?

答:在这篇文章中,施蒂格利茨攻击我是新自由主义的一员,理由还是因为我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一书。我同意新自由主义的一些价值理念,但并不是因为我描述了一个会占据统治地位的体系——自由学派认为政府和国家是其主要敌人的体系。相反我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新自由主义的彗尾,它其实已经死掉了,而且我们会回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自由主义——当时市场经济与尊重私有财产并存,由一个有效的政府来消除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而这次疫情再次证明,需要一个强力政府。

问:在您的书名中,“最后之人”让人联想到尼采,一个陷入忧郁和安逸、没有“权力欲望”的虚无主义者。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上吗?

答:在欧美这样的社会,才更加会出现民粹主义政权或民粹潮流。我认为,这些民粹主义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的终结”的另外一个佐证,因为民粹主义者在重复已经走向衰落的原有想法——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美须从疫情吸取教训

问:法国围绕着口罩发生了一场论战。世卫组织说要戴口罩,我们以前忽略了但现在口罩缺口却很大。美国怎么样呢?

答:我们有着同样的忧虑,而且好像更糟糕。口罩、呼吸机的匮乏从1月份就预见到了,但是没有出台任何加大产能的决策。这更加证明,一个国家首先需要专家,需要一个致力于公众利益的无私者,还需要能听从专家的领导人,然后作出决策。然而我们的总统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说疫情与我们无关。

问:从目前的情况中能吸取什么教训?

答:有一个政治教训。作为一个美国人,我一直坚持我们不能信任特朗普这样一个总统。在其当选前,这位自恋而无知的演员就让我们很担心,而这次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就是一个真正的试验。他根本没有能力塑造我们克服危机所需要的团结和信心。不管怎么说,如果他今年11月真的能再次当选,美国人就真的有大问题了。如果别的人能够当选,我们就会把这个教训铭记在心。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