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贺雪峰:教条主义与经验主义

时间:2020-09-07 14:09:20编辑:wen


  一、
  我常讲的一句话:我们不仅要有想词的能力,而且要有想事的能力。想词的能力就是使用理论和概念进行思考的能力。理论和概念具有高度概括性与一般性,是从经验中抽象出来又高于经验的,想词的能力让我们拥有一把相当锋利的思维之刀,可以对各种现象进行解释,可以理解各种经验。想事的能力则是对经验内在逻辑的把握能力,懂得经验的特殊性,可以沿着经验的逻辑向前走,尊重经验规律,揭示经验规律。想事的能力来自于长期的经验浸泡。
  理论和概念是从经验中抽象出来的,也是脱离了特殊经验的。通过学习理论和概念,可以较快掌握脱离具体经验的一般规律,从而具备想词的能力。理论与概念脱离了具体经验,又可以指导对各种具体经验的认识,增加对具体经验的认识能力。想词的能力就十分重要。不过,如果把握不当,理论与概念就可能误植到不适合的经验中,就会误解具体经验,甚至变成教条主义。
  能打通经验,真正懂得具体经验的发展逻辑,就是想事的能力。想事的能力总是想具体的事,总是在具体经验中想事,在特殊实践中想事,这样的想事必然会有局限性。如果只将特殊经验中形成的想事能力单间套用到其他经验中,就容易犯经验主义错误。
  二、
  理论和概念是无数学者在具体研究中形成的一般概括,是对社会一般规律的揭示。不同的理论和概念揭示了社会一般规律的不同侧面。且理论与概念中也有很多超越特殊性的规律,比如社会科学方法。通过学习理论来学会社会科学分析方法是十分重要的,长期学习理论,将理论内在逻辑打造的更加严谨,这当然是重要的。更一般且往往更重要的是运用理论和概念去认识具体经验和正在发生的实践。经验和实践往往具有无比的复杂性,理论和概念则从来都是有适用范围、有运用预设和使用前提的。
  在具体经验中运用理论和概念,因为有了具体时空条件,理论和概念的所指就可以相对确定。一个具有想事能力的人,可以在这种具体语境中确定地掌握理论与概念的所指,或者说可以赋予理论与概念更加具体的涵义。在具体经验中的,概念的涵义也变得具体起来,或在具体语境中,不同词的相同涵义或逻辑或同一个词的不同涵义或逻辑都可以展开来。一般化的主要由书本来的理论与概念就在具体经验中落地,展开了理论和概念在具体经验中的特殊机制和具体逻辑,并因此形成了具体的对经验的一般化理解。这个过程就是马列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结合的过程,在这样的结合过程中就逐步再产生出基于想事能力的一般化的理论和概念。
  三、
  缺少理论训练的人也可以在长期实践中具备想事的能力,却往往缺少将这种想事能力一般化为普遍规律的能力,因此就容易成为经验主义者。长期从事理论研究却较少接触实践的人,因为过于依靠理论和概念,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懂,任何问题都可以分析,却很可能脱离实践,成为教条主义。
  大学学习理论知识比较多,如果长期不接触经验,他们就可能嘴上一套一套理论,都是新鲜概念,却完全脱离实践,甚至误导实践。缺少对经验的深刻理解,教条主义就可能误导国家政策。当前时期的一大问题在于,几乎所有政策官员都是由校门到政府部门,缺少真正经验与实践的历练,他们制定的政策就很难切合实际。仅从三农政策来看,最近几年三农政策教条主义十分严重,当与此有关。
  没有理论和概念,只局限在具体经验中,即使具有想事的能力,也只能在有限的经验层面想事,也就很容易变成狭隘的经验主义。
  四、
  带着理论和概念到经验中进行饱合经验训练,在不断将概念与经验结合起来、不断借理论来理解实践又借实践来内化理论的过程中,产生经验的质感也形成理论的质感,这个时候,想词的能力与想事的能力就结合起来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成为一种内在能力。这个时候就可以形成理论与经验之间、想词与想事之间的打通。
  缺少想词能力和缺少想事能力都不能做出好的社会科学研究。好的社会科学研究来自于想词和想事能力的结合,来自于理论与经验的结合,来自于研究者在长期理论思考和田野经验中的打通与平衡。想事就是能抓住事物特殊性,常常想事,通过归纳,从特殊中发现一般,用概念和理论总结出来,就抓住了特殊背后的普遍性的东西。将想词与想事结合起来,打通矛盾的特殊性与一般性,就是毛主席所强调的实践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