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北魏王朝皇帝短命的因果揭秘 ——兼论中华道德根文化助力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文化取向

时间:2020-04-03 15:45:02编辑:admin


在当今新时代,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深度回溯历史文化进行反思研究、着力复兴伟大中国梦、擘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2020年一场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的战“疫”,把整个世界人类推向了深切领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实内涵:生命在宇宙大自然中的共存共荣、和谐协同、休戚与共,以及顺者昌、背则亡的天道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性。此役因我中华民族具有深厚文明文化底蕴,故而打好了一场抗“疫”的人民战、总体战、阻击战,最终必将赢得伟大胜利,同时进一步参与帮助世界其他各国赢得全球抗“疫”的胜利。

在东西方、南北方,东西南北中,全方位,立体式,构建并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生命健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也被提到了更高的境界和位置。

有鉴于此,在这全球特殊的庚子抗“疫”之年,对于生命健康、存在短暂、幸福快乐的思考,不由得想起了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时的血雨腥风。特别是,这血雨腥风中两朝北强、独占优势的北魏王朝,也未因此强大而皇帝天子变得生活幸福、快乐自在、舒服悠闲、安逸长寿,反而是北魏王朝皇帝短命、闹心、悲惨尤甚。

    那么,在北魏朝廷皇宫搭建了一个怎样的命运共同体呢,导致他们本人及其相关继任者是短命的结局呢?

下面,就北魏王朝皇帝短命现象及其带有的普遍规律性进行简要分析,以供珍惜生命、关注命运、理解命运共同体的深刻内涵、伟大意义,从而走进中华道德根之中,汲取文明文化营养,推进世界步入崇尚人道、呼唤德道、倡导文明时代的早日到来!

首先:总揽帝王短命情,拓跋北魏最惊心。

在距今一千五百年前的南北朝时,从386年开始北魏鲜卑族拓跋珪道武帝建立北魏算起,到北魏出帝至534年被宇文泰所杀,前后历经了14帝。剔出拓跋晃、南安王拓跋余(?-452年)被杀而生年不详忽略不计外,仅13位生存年龄平均只有28岁多一点。

如果把在献文帝、孝文帝时期数度临朝辅政、称制、执政过的文明太后冯氏也计算在内的话,为14帝1后。由于文明太后,她寿终正寝而寿命达到49岁至51岁,是北魏执政者中,年龄最长者。那么再剔除3位按照12位算,平均年龄放宽也只有30岁而已。

我们再看,在14位皇帝中,被杀而死的,包括道武帝、太武帝在内,则至少7位;包括明元帝、孝文帝、宣武帝3个病死,1位拓跋晃气死的,其他也是短命而早逝。其中,被杀而死的太武帝拓跋焘,寿命最长也只45岁;最小的孝明,在位12年,也是19岁时病死。这究竟大约是啥原因呢?

其次:危亡祸在有七杀,历史镜子借鉴它!

一、“杀牲”:游牧渔猎杀戮多、生活习性躲不过。

北方少数民族,由于地理位置处于高纬度,气候严寒、环境恶劣,天然地不像中原一带四季分明一样,具有以农耕为主的生产生活习惯,善于、乐于修心养性而寿命绵长,享受“农耕文明”带来的“天人合一”文化滋润。

因此,到汉末的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抑或是天地自然变化、抑或是宇宙能量影响、抑或是人性能量不足而骚动不安之故,中原先是汉末乱、三国战、两晋分、八王闹,北方是五胡十六国、相互吞并、争夺主权,这样整个中华大地都处于了一种相互的吞并、战争、融合局面之中。

 21.jpg

而鲜卑族带着既有“游牧”特征——“鲜”字右有羊,又兼带“渔猎”特性——“鲜”字左有鱼,为生存而习惯于杀戮陆地动物、河流海洋生物为生的拓跋氏鲜卑族,应势而出、顺势在北方统一整合。经过了两晋代理戍守北方之责——代国,经历了南北朝回归大汉中华主体的志愿——大魏,历经了大鲜卑山、东木根山、盛乐、平城、洛阳的变迁,终于以自我牺牲的精神,重新回到了黄帝黄河文化中心的中原洛阳,并以鲜卑拓跋之姓——回归改称黄帝之元姓,最终重新化入中华大家庭,客观上从意识文化、智识文化的角度完成了一次文明文化的化胡之盛举!仿佛是模仿了一次两千五百年前老子在慧识、性识文化领域西出化胡之堂奥!

有此可以想象,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处于那样第一地理位置,要完成这样统一北方大业,必然会在“游牧”、“渔猎”的生活习性中,因供给和日常生活的急需,去杀大量的动物、破坏了大量植物,站在万物有灵、动物植物有命而论,杀牲的代价,自然会波及于北魏在统一过程中的主导者。

但好在,终究在历史上为“游牧文明”、“渔猎文明”向原本老祖宗的“农耕文明”融合一体,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果报之力,尚可弥私,天道有佑。最终“鲜卑”民族也融合于中华文明文化之中,既不“羊”、也不“鱼”、更不“卑”了,没有了“鲜卑”存在,而是尊道贵德之“尊贵”矣!

 22.jpg

二是、“杀人”:兵戈铁马践踏多、征战五胡十六国。

不仅动物、生物、植物生命是尊贵的,人的生命更是尊贵的。处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的人民,我们的祖先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

先看北魏开国。道武帝(太祖)(386─409),即拓跋硅,作为北魏开国皇帝,什翼健孙。在魏先世代国376年被前秦苻坚所灭之后,又于前秦亡后于386年由拓跋硅重建代国,旋改才改国号为魏。代,也是代理,为中原王朝代理戍边之意;魏,也是鬼而归之意,接受委托、委派进行治理之意。395年参合陂之战击败后燕,使燕归南;398年建都平城,更取意“天下太平”,即如今我们山西大同。

仅就道武帝而言,虽然站在武力统一论,大有功矣。但是,就个人生命而看,也正是在这多年征战中,杀伐忘了情、残暴没了性,兵戈铁马践踏多、征战习性多杀人。结果,终因性情暴虐,埋下祸患。409年十月,39岁的道武帝,被自己的一个16岁的儿子拓跋绍为争夺继位之权所弑。弑父者,终又被自己的兄长拓跋嗣所杀,因果循环。

拓跋嗣开启了永兴纪元,成为第二代皇帝(409─423)、史称明元帝(太宗)。然而,遗憾的是也终因御驾亲征,杀伐众多,积劳成疾,在继位15年后,32岁病死。

这仅仅是皇帝的结果,而那时北方五胡十六国的人民、郡王,又被杀了多少呢,天才晓得啊!可见,武力统一带来之害,何处深!

 23.jpg

三是、“杀精”:精神能量流失多、黄帝内经没把握。

古来圣人贵精、贤人尚志、庶人重财。然而,到了那个乱的时候,就连号称、标榜圣君之治的帝王们,却不爱惜自己有限的精宝,杀精取卵、早点儿完蛋。

例如:文成帝拓拔浚(440-465),太武帝嫡孙,452年12岁时即位,十来岁便有了性生活,12岁时就生子献文帝,在位14年后的26岁就病死啦。

而献文帝拓拔弘(454-476)465年即位,在位7年。18岁时就让位给4岁的太子孝文帝。13岁多就生了儿子孝文帝,只活23岁就有7男4女。

再看孝文帝拓拔宏(467-499),献文帝子,471年即位,在位29年。494年,迁都洛阳,推广汉化,并带头将姓改为“元”。死于499年,时年33岁。计算则是482年左右生长子拓跋恂,也就14岁就产育了。他只活了33岁就有7男10女。

在这三位皇帝正值北魏中兴时期,基本在山西大同的平城时期,大有“安逸而思淫欲、温饱思淫欲、富贵思淫欲”的人性弱点,所带来的悲惨命运!

这个极大地违背了《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篇第一》(熊春锦主编)所揭示的男性数八、十六岁成熟、到八八六十四岁基本不能生育,女性数七、十四岁天癸至、到七七四十九岁绝经的普遍规律。男性没有达到16岁精满则溢时,而且仓库还没有储备能量充足时,就流失了肾精之物,如何能够健康长寿呢?!悲哉!哀哉!

31.jpg 

四是、“杀亲”:学得汉武霸治多、子贵母死变冤家。

所谓“子贵母死”,是北魏道武帝借鉴学习西汉武帝杀“钩弋夫人”而防母后干政的残忍霸治做法,即在立太子之前,先赐死其生母的做法,并开始成为易代之际的惯例。这一“子贵母死”残忍祖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导致其短命的重要原因之一。

例如:拓跋珪欲立其长子拓跋嗣为太子,为了消除拓跋嗣生母的部族将来可能带来的威胁,先行处死了拓跋嗣的生母——来自独孤氏的刘贵人。当拓跋珪向拓跋嗣解释为什么处死其生母刘贵人时,拓跋嗣痛哭流涕,表示完全无法接受他父亲的奇葩理由,之后因担心拓跋珪一怒之下把他给砍了,决定先出去避避风头,溜走了。

拓跋珪在拓跋嗣失踪后,决定改立拓跋绍为太子,于是将拓跋绍的母亲贺氏囚禁,准备处死,当日由于时辰已晚,便暂缓执行。

来自贺兰氏的贺夫人被囚禁后并没有放弃希望束手待毙,于是密告她的儿子拓跋绍,你母亲我都要被杀了,你这个不孝子打算怎么救我啊(贺氏密告绍曰:“汝将何以救吾?”)。当夜,拓跋绍带着自己帐下的几个武士和宦官,闯入禁宫,天安殿的御前侍卫发现后大呼,有刺客。道武帝在睡梦中被惊醒后,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腰刀和弓箭,在混乱中被拓跋绍一行人杀死。(绍乃夜与帐下及宦者数人,逾宫犯禁。左右侍御者呼曰:“贼至!”太祖惊起,求弓刀不获,遂暴崩。)

 25.jpg

拓跋珪死后,之前表示无法接受“子贵母死”制度而逃跑失踪的拓跋嗣又趁机回朝,并在其堂伯父拓跋烈的辅助下成功登极帝位,拓跋嗣登基后便立即处死了拓跋绍及其生母贺夫人。

根据《魏书.皇后传》中关于“子贵母死”现象的记载:“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后生明元……后以旧法薨;明元密皇后杜氏,……生太武……泰常五年薨;太武敬哀皇后贺氏,……生景穆,神麚元年薨;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生文成皇帝而薨;文成元皇后李氏,生献文,……依故事……薨;献文思皇后李氏,……生孝文帝,皇兴三年薨;孝文贞皇后林氏,生皇子恂……后依旧制薨;孝文文昭皇后高氏,后生宣武……暴薨”。

“子贵母死”制度始于北魏天赐六年(409),止于延昌元年(512),在北魏时期沿袭七代,历经一百多年。

当然,凡事具有两面性,那个特殊历史时期,这个残酷祖制,有观点认为:北魏在实行“子贵母死”制度的一百多年的时间内,一直国力强盛,政权稳固,然而巧合的是该制度一经废除,北魏的国力便由盛转衰,最终因叛乱分裂成东西魏。

五是、“杀鸡”:太监制度残害多、宗爱为害因鸡杀。

宦官制度始于周朝,《周礼•天官冢宰》有「寺人」,也叫「阉人」、「宦者」,由阉割生殖器的男性充当宫廷内侍,服务帝王及其后妃嫔御。至明朝,「太监」成为宦官的专称,到清朝末代皇帝后废除。为在这里形象表达之需,姑且用“杀鸡”代替这种制度的残酷之意。

分析之,这是在人心欲望膨胀、无法约束自己的意识妄动之后,进入商末周初之后封建社会的产物。即为了保障皇帝血脉系统的纯正,避免宫廷妇女被其他男性所染指,出现了太监制度。因而,残酷阉割男人生殖器官,也就似乎成了一种霸治帝王时期的一种合理选择。

    也正是这种看似合理,却总会出报复、专权、复仇、乱政的太监事件,史不绝书。

北魏同样,在太武帝不仅因灭佛而遭四十五岁寿命之报,更受到了的是宗爱联合太监们,掐住生殖器官和蛋蛋而憋死的,因果报应之征。这叫你杀我鸡,我也掐你鸡的恶报!

据说,宗爱十一二岁进宫时,就懂得了男女之事,而被阉割在他心理留下了痛苦而羞耻的影子,一旦羽翼丰满,便会寻机复仇,所以,他利用了一切机会发财、发展、得势,而拉拢、纠结自己的党羽,才终至为祸于北魏朝廷皇帝。

同时,连带宫廷政变,452年即位的南安王拓拔余,即太武帝子,在位仅8个月,也是被宗爱太监宦官们所杀。

据考,文明太后冯氏的父亲冯朗,满门抄斩,灭五族,也是宗爱诬陷之故,可见,一旦心理扭曲,祸患何止连连。可见宦官、太监、阉人,被杀鸡者,为害多矣。

六是、“杀王”:争权夺利榜样多、有了皇位难保坐。

北魏孝明帝元诩 (515-528)(肃宗),母胡太后称制,折腾,六镇乱,魏始衰。太后弑帝。尔朱荣举兵晋阳,另立

孝庄帝,沉胡后于河淹死。

孝庄帝(507-530)528年即位,在位2年。孝庄帝元子攸,528年被拥为帝,在位2年被杀,时年24岁。

531年即位的后废帝(513-532)元朗,章武王子,在位半年,被高欢(北齐文宣王之父)所杀,是年只19岁。

532年即位的出帝,在位3年,被高欢拥立为帝,534年逃出洛阳,投奔宇文泰,被宇文泰所杀,时年25岁。

长广王(-531)530年即位在位1年长广王元晔,咸阳王元禧子,在位半年被杀。

北魏节闵帝(531─532),即元恭。531年尔朱兆、尔朱世隆等废长广王元晔,立恭以为帝,年号普泰。532年四月为高欢所废,后被鸩杀。

北魏废帝(531─532),即元朗。章武王元融之子。531年高欢起兵讨尔朱氏,十月元朗为帝。532年四月,废以为安定郡王,十一月被杀。

这种种、这多多、这件件,皇帝被杀、王者被杀的事例,在中国两千来年的历史上过程中,北魏皇帝们真是奇怪。

难怪乎,在太上的东西南北中的《五斗经•东斗经》中有云:“北都万鬼,遏人年龄”之说啊!

七是、“杀僧”:虽然拜佛求神多、敬佛心中不见佛。

历史上,有“三武灭佛”事件,就始于北魏的拓跋焘。因而,也应了佛家因果报应之说。在周思源《风华绝代•冯太后》一书中的有关考证研究中,很值得回味、想象、反思描述一番这个过程和细节,以便更深切感知其错。

鲜卑族原来也是像许多氏族社会那样,认为万物有灵,流行多神崇拜,尤信萨满教。萨满为通古斯语言译,意为“因兴奋而狂舞者”。每遇大事,就由萨满即巫师跳神驱邪,萨满几乎都为女性,或者男扮女装。道武帝天兴二年(399)祭祀上帝,陪祭的各种神灵,竟多达一千零七十四位。这是因为各个氏族甚至部族,都有自己的神灵之故,合并到鲜卑族中来之后,就将自己的神灵也带过来了。

迁都平城(大同)以后,鲜卑族大大加速了与汉族的融合。当时,佛教正在各地传播,魏朝皇室崇尚佛教,故大为流行,佛教几成国教。不过,不少人包括皇室成员,又同时信奉新兴的道教(北天师道寇谦之乃被奉为国师),拓跋焘尤然。太平真君七年(446)一向身强力壮,从不生病的拓跋焘,突然大病一场,头晕目眩,步履不稳,也多盗汗,噩梦连连,饮食锐减,旬月之间就明显地消瘦下来,最后虚弱到了移步就喘的地步,以至于他已经暗自安排后事,手书了一份遗诏。

这时,一个洛阳来的游方僧人,揭了悬赏精通医道者的皇榜。他给皇帝望闻问切之后说,皇帝乃被无数男女老幼冤魂缠身,身上还有九五四十五根绳索,第四十五根最粗,已经勒住喉头。拓跋焘听到这里“啊”地大叫一声,“噌”地一下竟从塌上坐了起来,瞪圆了惊恐的眼睛,颤抖地说:“圣僧救朕”。

原来,几个月前他征讨陇西归来时,路过长安(今陕西西安)附近,看见一座寺庙,想进去歇息。庙中僧人表示欢迎,但说佛门清净之地,马匹兵器不可入内。随从奏请皇帝后说,马匹不可入内,但此乃大魏皇帝,侍卫兵器不可离身。老方丈竟然非要坚持兵器留于外的寺规。拓跋焘大怒,下令将庙中僧人统统捆绑于殿前,架起柴堆,一把大火,连同寺庙烧成灰烬。当时,还下令在全国毁寺排佛。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太武帝灭佛”事件。

此庙,僧人总共四十五人,大火熊熊之中老方丈叫:“拓跋焘,你烧毁寺庙,滥杀无辜,残害僧人,必遭报应!你不得好死!”啊,可不是四十五嘛!四十五!四十五!

于是,拓跋焘遵照那位游方僧人的医嘱,帝戒四十五日,为多年来枉死的亡灵做四十五天法事,在西宫建一座高四十五尺的浮屠,在被毁的寺庙原址重建宝刹,四时祭奠亡灵。那僧人又开了些草药煎服,无非是党参、生茋、远志、山药、内金、砂仁、生磁石之类。服药三日后拓跋焘明显好转,不久痊愈,四时五日水陆法事做毕,便健壮如初。他十分庆幸当时留守平城监国的太子拓跋晃,没有忠实执行他的毁寺排佛之诏,留有很大的余地,更不曾滥杀僧尼,否则,自己说不定就难以康复。但他的暴薨之后,民间还是纷纷传说那是“报应”,因为他不但死于非命,而且终年不多不少,恰恰就是四十五岁!

此说,虽按我们现代人的所为科学观点,难以理解,有些匪夷所思。但信者,信之;不信者,姑妄听之吧。

 26.jpg

第三:历史惊醒梦中人,构建和谐回大同!

通过简要归类分析北魏王朝14帝不同程度所出现的“七杀”现象——杀牲、杀人、杀精、杀亲、杀鸡、杀王、杀僧,而导致在霸治环境、霸治潮流、霸治意识下呈现出的危、亡之治的命运,悲惨短暂生命之恶果,我们不禁唏嘘无奈,更要面向未来汲取教益,进行历史反思。

因此,我们借用唐朝明君唐太宗对魏徴评价中提出的“三面镜子”的思想:“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来对北魏皇帝短命之症,这里进行一番道德文化的治理提示。

一是东方之木找到根、道德文化扎得深!

寻根问祖,道德呼唤,其实一直是两千年多年来,各个朝代的共同心愿。其中北魏也不例外,且尤为典型。不仅孝文帝由山西大同的平城京畿之地、迁都中原黄河流域的中原洛阳后,从拓跋氏改回黄帝之后的元姓,拓跋宏而改称元宏的全面汉姓改革,可见一斑。就是在西晋分而成东晋之时北魏前身的代国,更是以回归东方龙文化(象喻东方青龙之木)的根基为象喻,筑城于东木根山,止于东方木之根,以归顺众部之心。

《魏书•序纪》:东晋太宁二年(324),惠皇帝拓拔贺傉 “以诸部人情未患款顺,乃筑城于东木根山,徙都之”。

《资治通鉴》:东晋太宁二年(324年),“代王贺傉(nù)始亲国政,以诸部多未服,乃筑城于东木根山,徙居之”。

只是 ,时机未及如今新时代,复兴伟大中国梦、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体已经成为天地、宇宙、万物、人类共同的时空潮流、大势所趋,更加有利!

然而,这“晋之代”、“汉之魏”、“北之鬼(归)”、“天之委”、“朔之回”的“东木根”之艰辛探索、历史轨迹、梦想憧憬、千年呼唤,依然来临、文明清晰,仍然有回归如今概括并称谓的中华道德根文化的痕迹与天命意象。这就是为民族、为国家、为人类,找回了黄帝后裔拓跋鲜卑孜孜以求的“东木根”之中华“道德根”。

这个“根”所代表、象喻、揭示的文化,就是中华“道德根”文化。

这个当今新时代的“东木根”之东方“道德根”文化体系,是由当代国学名家熊春锦先生,在继承、弘扬、诠释、梳理、倡导的以伏羲易道文化、黄帝法道文化、老子德道文化为主根,以释家佛学和孔子原儒为辅根的、充满道德仁义礼智信、饱含人类命运共同体、达成实现人人健康智慧和幸福快乐的文明文化,就是天人合一的文明文化。我们在新时代,走进道德根文化中学、悟、修、治,则为君者圣、为民者康!

 27.jpg

若然,北魏那时皇帝们治理国家、大兴汉化,学习到了这样的根文化,那样的话,杀戮带来的你杀我、我杀你,抑或就没有那严重的后果了。历史上的蒙古成吉思汗,不就是在邀请了道家龙门派的邱处机后,而转变观念的吗!

    二是生命能量精气神、精神饱满得长生!

北魏皇帝之于男12、女14之生育婚俗,这是一明一暗、一清醒一糊涂是也。明的、清醒的是女性14可生可育。因为她符合常道人生之精满则溢的天癸至的天道自然赋予人的衍生本能。暗的、糊涂的是男性不符合精满则溢的天癸至的规律,而错把十二属相完成一轮是圆锁圆岁、一年四季完成十二个月的五运六气自然规律,当做了天人合一文明文化的人生规律对待。

这个规律,一则在《易经》有所揭。《易经》384爻,就类似于古秤十六辆制一斤,384铢就是一斤之数。人体一生在男性16岁时、女性14岁时,才储备够足额384铢一斤的的肾炁元精能量,才可在精满则溢、经满则来的男女生儿育女之用,而不是为了损命耗尽而活。

 28.jpg

二则在《内经》有揭示。《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篇第一》明确予以揭示了男性八之能量定数、女性七能量定数。

三则在《道医学》有揭示。被称谓当代黄帝内经的《道医学》,是熊春锦先生所披露的古代道医、中医和当今西方西学,有机结合而论古老绝学的医学。

《道医学》以老子《德道经》、黄帝内经》、《易经》和西方医学揭示应征的DNI细胞医学为研究对象,从十二消息卦,揭示了生命能量规律。

 29.jpg

北魏皇帝诸如文成拓跋浚皇帝、献文拓跋弘皇帝、孝文拓跋宏元宏皇帝,他们都十一二岁、十三四岁,早就开始了性生活,不仅过早地大量耗泄命宝精气,而且女人妃子众多、频繁使性,岂有不早丧命之理。

 30.jpg

三是自然因果要记清、德慧智中导航明!

天地自然皆有因果而论,然而几十年来,人们好像被物欲知识灌输的忘记了似的。只明白在作文论述、说理辨证时,常用“因为……所以……”的假设判断,而一到生命精神领域,他又忽视忘记了。其实,无论你忘记也好,还是忽视也罢,哪怕是你有意回避也成。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天经地义。祂总是要回报你的。如上,北魏时诸多皇帝所带来的后果,不就是有因果存在的事实吗?!

这个开启解决北魏皇帝短命之药方,打开因果链环的金钥匙,就在《木兰辞》“两兔傍地走,谁能识我是雄雌?!”的理想境界之中,就在揭示全面密码的《道德复兴贵修身》、《道德教育贵修身》书籍之中,就在东西方即将深度融合的科学与幾学有机结合的东方古老幾学之中,就在这些具有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阐释和文明交流互鉴之中,就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部道德思想之中。

如今新时代,北斗上了天、嫦娥奔了月、玉兔上了月、悟空墨子飞了天、天眼开了眼……这些科学的揭示,已无边界,从狭隘的机械唯物主义、走向道德大唯物主义,从唯物辩证法、走向唯德辩证法,从现代唯金钱至上、走向心灵精神,从公民道德建设新纲要、走向道德复兴光明路,从意识文化,走向智识文化、慧识文化、德道文化的德慧智教育文化,将是我们在2020年全球抗疫中,乃至今后务必需要急切跟进的复兴伟大中国梦、实现五个文明、构建和谐大同世界的必由之路。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