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乐元圣:防止战略误判,重建世界秩序——开创人类未来100年的文明大势(下篇)

时间:2020-04-20 15:54:33编辑:admin来源:中国治理网


    中国能复兴,不仅靠生产力的进步,更是现代价值观确立的结果,即尊重个人权利,释放积极性和创造性。这一定需要一个改革、开放、稳定、激活的大环境才行。

  中国是自苏联解体以来第三波全球化过程中受益最大的国家,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全部成就,都来自全球化补课、市场化补课、城市化补课,对此,一定要保持100%的头脑清醒言语谦逊行动谨慎。我们不仅不应该妄想与世界脱钩,更要担心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主动与我们“脱钩”。中华古训:“以利交者,利尽则散;以势交者,势倾则绝;以德交者,地久天长;以道交者,地老天荒"。今之人,当念念不忘此古训。不要刚刚有了几个小钱,就得意忘形不知所以,忘了自己的来路和归程。庚子年全球瘟疫危机其实是一次全人类都看在眼里的全球总动员。遇到危机,各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民都在看着自己国家会怎么做,也都在期待来自所在国家的保护。不论钻石公主号也好,最初的疫情暴发中心武汉也好,那些撤侨最早、撤侨条件最低的国家和地区,总是给人更多的安全感,总是更令人羡慕。以后的人们寻找安全的时候,优先考虑的就是这些国家和地区。还有,一个人,总是倾向于到最能发挥自己才能的地方,或者发挥同样的能力,取得回报最高的地方——后者,只能是全球化程度高的地方,因为只有那样,才可以服务更多人,进而取得更多回报。

  也就是说,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有点像保险公司和投保人的关系。投保人希望用最低的保费(税收)获得最高的保障。这就是低税收国家和地区有更多的有钱人涌入、有更多的公司开业(交税、交“保”费的人多)的原因。Google是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公司,多元文化,兼容并包。现代社会,工农业生产已经退居从属地位,不需要多少土地和资源,就能成就了不起的现代城市和国家。在此基础上,争夺人才、智力和有钱人的游戏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这便是亚洲五小龙在二战后脱颖而出、在本次新冠病毒疫情中的表现,也格外杰出且迥异于传统的威权国家,也迥异于老牌欧美民主国家的原因。

  以现在疫情的传播效率,整个人类社会将经历多大的剧变或危机?当生命消逝、企业倒闭、失业大潮汹涌而来,这场危机会改变多少人的人生轨迹或者国家的进程?危机应对是人类永恒的大问题。对个人而言,危机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成长轨迹。对国家而言,危机可以使一个国家走向崩溃,解体,甚至被吞并或者消失。而对人类社会而言,危机可以使一种文明衰落,使一个时代终结。这次疫情真正的挑战在于,在危机中的个人或国家需要取舍,分清哪些部分运作良好,不需要改变,哪些部分不再可行,需要改变。在压力之下,个人或国家必须直面自身的能力和价值。一方面,我们必须判断出自身的哪些方面仍然适用,从而将其保留。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鼓足勇气识别那些必须改变的方面。这就要求个人或国家找到符合自身能力和自身条件的应对危机的新方法。与此同时,要划清界限,明确那些对其身份认同至关重要、绝不可以改变的元素。

  从我三十年来搞世界格局的战略研究的思想维度分折,我是尊循中华上古《易经》、《黄帝内经》的哲学原理基础上,从二战以来决定世界秩序的波茨坦会议,开罗会议,德黑兰会议,雅尔塔会议等重大会议的文件资料开始研究,一直到今天各届联大会议、各种国际组织会议的文件、宣言、框架议定书、契约文件,法律框架等以及五大常任理事国各届政府的重大国家战略、法律变化、政策变化,政治首脑的信仰背景、家族成长背景等等趋势进行战略研究,目前,我们身处世界格局大分野的巅峰时期,粤港澳在2035前会成为世界新秩序的世界文明中心,这是文化人类学的世界发展选择。从我几十年和社会各界、企业以及公务员的交流看,大家都深深热爱自己的国家,珍惜国运,希望不折腾不摇摆,一直向前走。中国能复兴,不仅靠生产力的进步,更是现代价值观确立的结果,即尊重个人权利,释放积极性和创造性。这一定需要一个改革、开放、稳定、激活的大环境才行。

  最近看到社交媒体上的很多污名、攻击、仇视,以及对复杂、专业问题随意的、不加思考的乱议,南辕北辙,我深感担心。很多人说,美国社交媒体上仇视中国的声音很多,我想说,美国一些人把自己命运的沉浮归咎于中国这个“假想敌”,这不是明智的表现,而是下沉的表征。不值得仿效。

  同时要看到,美国始终也有严肃的自我批判的声音,促使其校正。对这个美利坚民族内蓄的力量,千万不要有丝毫低估。总之,我们不必在这方面消耗太多精力,中国要做的事太多,要补的短板也很多,如果让“口水”影响政策,声音越极端越有市场,绝非国家的福音。

  中国要光荣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需要对世界做出更大贡献,包括科技、文化、教育、商业创新等等。只有在文明意义上得到世界认可,我们才算真正实现了复兴。

  美国近年来的软实力一直在流失,但美国当初能成为“二战”后世界秩序的主要推动建立者,软实力是发挥过重要作用的。早在“一战”后,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就到欧洲,力图推行“理想主义”外交,他推崇普济主义和个人理性,但他提出的外交公开、航海自由、民族自决、门户开放等国际新秩序(“十四点和平原则”),与英法等国的秘密外交、殖民统治、海上霸权、肢解德国等特权政治思想存在深刻矛盾,最后被英法拒绝。

  “二战”爆发后,罗斯福承袭了威尔逊的集体安全思想,并加上了大国责任、权力和协调一致的考虑,最后美国推动在战后建立了联合国安理会、大国否决权等机制,以及布雷顿森林体系和世界贸易体系。和“一战”后对德国的残酷打击不同,“二战”后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支持了德国的经济复兴。回顾历史,美国之所以能超越英国等老牌国家的旧秩序,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代表了更加开放和平等的价值观,所以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的认可。

  今天中国的文明崛起以及新型领导力的确立,仍需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不过有一点很明确,我们只有向世界证明,中国道路和中国价值是更具友好性、建设性、正外部性的,才能得人心,拥抱世界。这对我们整个民族的心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的历史所形成的基因,既有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一面,也有愚昧的一面。我们有过很多教训。所以一点也不能浮躁,不能浅薄,不能轻狂,不能内心焦躁又脆弱,那样看到的世界全都是浮云迷雾。“有为者,譬若掘井,掘井九仞,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也。”路还长,要沉住气,和时间为友,与宇宙的规律、同世界的定律相伴,坚定不移的走和平发展道路,"为人民谋福祉、为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以协和万邦的精神推动全球治理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事业,积极主动参与世界新秩序建设,为人类文明的"健康、财富、幸福"事业做出持续的贡献。

  “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灵魂与思想。”

广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