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德国铁娘子,不愿当“欧洲女王”!透视默克尔的成长史及欧洲观

时间:2020-09-10 14:00:36编辑:wen


  一次外交场合上,俄罗斯总统普京说了一个俄罗斯荤笑话:
  “洞房花烛夜,不管做什么,结果都一样。”
  没等翻译翻译完,坐在一旁的默克尔,朝普京翻了一个白眼。
  精通俄语的她,当然知道普京的言下之意:克里米亚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欧洲和德国不可能改变什么。
  这位生于东德、叱咤欧洲的女领导人,牢牢记住了俄罗斯的羞辱,并在之后,以欧洲共主的姿态、和美国联手,操纵了对卢布的绝地狙击。
  
  隐藏在默克尔温和形象之下的,是一颗政治家杀伐果断之心。
  因为与俄罗斯的纠葛,人们将她比作新世纪的叶卡捷琳娜大帝——这位德国公主,在沙俄缔造了不世的功绩;而默克尔这位前苏联“遗少”,创造了女性领导德国的新历史。
  因为女性领导人的身份,人们也将她比作欧洲女王——既一千年前神圣罗马帝国的狄奥凡诺皇后之后,又一位领导日耳曼的“女王”——她带领欧盟,应对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收获巨大的政治声望。
  面对突发疫情,默克尔抛弃了欧洲、大搞德国保护主义,截胡瑞士、意大利诸国的医疗物资,并拒绝向东欧国家医疗支援、拒绝欧盟国家的欧元债券请求。
  一时间,国际与国内对其评价迅速分化,欧盟内部反默克尔之声骤起,而德国内部其支持率下滑态势却又迅速扭转。“欧洲女王”,是在迎合德国国内的民粹情绪,还是真的不爱欧洲?
  就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个欧洲女王的人生。
 
  提到汉堡你会想到什么?
  一款风靡全球的食物。
  而少有人知的是,这款食物是以它的发源地——德国城市汉堡命名的。
  早在830年,神圣罗马帝国便在此建镇,4年后,这里被基督教“北方使徒”主教选为主教座堂所在地。13世纪,该城与北德各港口城市建立自由贸易联盟——汉萨同盟。这个“汉”字便取自汉堡。
  但这1200多年,始终没有人或物能排在汉堡包前面,称为汉堡的第一名片,直至她的出现。
  1954年,在汉堡一位路德教会牧师家里,传来了一声女婴的啼哭。安格拉·多罗特娅·卡斯纳出生。50多年后,汉堡人在介绍家乡时,会把她摆在汉堡这款世界食物前面。
  不过,人们并不会称她的全名,而更习惯称她为:
  默克尔。
  
  与撒切尔夫人一样,默克尔的这个姓氏,来自于丈夫。这是她第一任丈夫乌尔里希·默克尔的姓氏。人们不称呼其为默克尔夫人,因为两人在1982年便已离婚——当然,那时,她的前夫也不会想到,日后默克尔这一姓氏,会成为德国的代名词。
  从出生到大学,因长相普通、身材偏胖,默克尔一直隐没在人群中,平平无奇。在高中同学们的印象里,默克尔从未有过男友,属于“没被吻过的一族”。她衣着的色彩总是浅色调,以致曾有同学讥笑她是“灰老鼠”。
  其实,“学霸”默克尔并不在意那些。她威严的牧师父亲,自她很小的时候起就向她灌输了一种观念:必须永远比同龄人更出色。这个信条成了默克尔毕生的座右铭,也埋下了她“创造历史”的志向。
  在东柏林以北80公里的滕普林,她完成了初等教育。她有惊人的语言天赋,八年级时就破格获准参加全国俄文竞赛,并获得俄文最佳女学生。1973年,她考入莱比锡大学物理系。1974年,默克尔与同学去苏联参加青少年交流活动,并在与俄国物理系同学聚会中,认识了第一任丈夫乌尔里希·默克尔。1977年,他们结了婚,她冠上夫姓“默克尔”。默克尔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1978年,默克尔大学毕业。之后在科学院物理化学中央学会工作学习12年,她的研究领域是量子化学,获得了博士学位。
  
  从1954年到1990年的36年时间里,默克尔的人生与其他苏联科学家的成长之路,并无不同。除了1982年,她与前夫闪电离婚,随后与她的博士生导师、量子化学家绍尔交往。这与人们印象中的温吞小女人形象大相径庭。
  不过,后来默克尔坦言,她前36年只做了一件事儿:伪装。
  作为牧师的女儿,她从小被提醒,在每间屋子都可能存在东德警察、告密者。这种特别的身份,使得她养成了掩饰或控制情绪的能力。或者可以说,前36年,她都在扮演自己,“给性格化妆”。而让她卸妆的事件,便是1989年5月发生的柏林墙倒塌,东欧,剧变了。
  这一年,默克尔撕掉伪装,开始投身民主运动。1989年底她加入新党“民主觉醒”。彼时,苏联还未解体,德国的局势是否会发生逆转犹未可知,但默克尔显露出政治家本色,毅然进行了这次政治冒险。她赶上了东德最后一届政府的末班车,成为德·梅齐埃总理的副发言人。自此,化学家默克尔踏上了仕途,开启了自小立下的“改变历史”的征程。
  1990年,默克尔所在的“民主崛起”与基民盟在东德地区的组织合并,默克尔随之成为基民盟党员。1990年底,在两德统一后的第一次大选中,默克尔成功地获得了斯特拉尔松·吕根·格里门选区的直选席位,成为联邦议员。不久,又被赫尔穆特·科尔纳入内阁,任职妇女青年部部长。
  初入仕途的默克尔,给科尔留下的是矜持和不苟言笑,有时甚至显得有些拘谨和腼腆。科尔对其很是欣赏,也不遗余力地大加拔擢,在政治导师的关照下,默克尔很快地成长起来,在基民盟内平步青云。德国政坛都将她称为“科尔的小女孩”,科尔也默许这一政治谱系,只是科尔也没想到,8年后,自己的“小女孩”竟会拿自己开刀祭旗。
  
  在科尔的提携下,默克尔的仕途顺风顺水。1994年,她出任环境和核能安全部长,1993年6月至1998年任基民盟副主席,成为德国政坛的一极。1998年,科尔领导的中间偏右联合政府在选举中失利,社民党相隔十六年再次执政。1999年底,基民盟在科尔时期收受政党捐款的“黑金案”被揭露,全德震惊。科尔成为众矢之的,整个德国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也包括“科尔的小女孩”——默克尔。
  2000年4月,默克尔公开声明与科尔等人划清界限,随后,参选基民盟主席。在埃森党代会上,她高票当选,登上基民盟的权力巅峰。基民盟,这个被认为是传统保守派及天主教背景的政党,迎来了一位女性当家人。
  2002年,默克尔不顾民意反对,公开赞成伊拉克战争,声称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导致她领导的基民盟在联邦选举中落败。不过,这并意外,这是她在国际舞台上纳下的透明状——因为她赢得了伊拉克战争始作俑者美国的支持。
  蛰伏3年后,2005年5月30日,她正式代表基民盟,在9月18日提前举行的联邦选举中与时任总理施罗德角逐下任总理。10月10日,大选中几乎打成平手的基民盟与社民党,经过两个月的联合组阁谈判,在美国的斡旋下取得共识,确认由默克尔出任联邦总理。
  
  这个善于伪装的女人,终于,拿到了实实在在的德国第一权柄。
  其后十数年,她带领德国书写了新世纪的崛起,直至2015年,被一张照片,撕掉了她新的伪装。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