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美国之国性与中美关系之走势(提纲)

时间:2020-05-19 15:45:07编辑:admin


姚中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历史政治学研究中心主任。本文系作者2020年5月16日在华本企业家俱乐部的讲座提纲。

疫情冲击之下,中美关系将加速变坏,中美间全方位的斗争日趋激烈,“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加速展开。

一、美国的国性

疫情揭示了真实的美国,需穿透意识形态迷雾,更准确地认识美国。以历史看美国,可见其有如下国性:

第一,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大多数人为追求财富而移民,以利相合,是一个追逐利益的商业共和国。因此,美国人有务实精神。

第二,清教是极端狂热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美国人以为自己是神的选民,由此塑造了其对待世界的两种相反态度:既有领导世界的自负,又有逃避旧世界的清高,总体都是傲慢。

第三,美国是一个种族等级制国家,又形成了财产等级制。美国人想象的世界也是等级制的,当然美国居于顶端。

第四,在新大陆,美国一直拥有广阔拓展空间,因而普通民众普遍信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也即社会达尔文主义。因此,美国的人心是冷酷的。

简单地说,美国人在宗教、意识形态狂热的理想主义与冷酷追逐利益的现实主义之间摇摆。

二、中美关系的转折

中美关系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大约每20年为一个周期,中美关系破冰之后经历了三个阶段:

1、1971年基辛格第一次到中国到1989年,基于共同对付苏联的现实主义战略,双方进行合作。

2、1991年-2008年,美国取得冷战胜利,充满信心,准备把中国融入其世界体系中,甚至接纳中国于2001年底入世。这是理想主义战略,美国人希望通过接触,诱导中国皈依美国。

3、2008年是个转折点,美国自信心下降,中国兴起,美国乃于2009年提出重返亚太,再度转向现实主义战略,遏制打击中国。原因在于,美国大体是一个军事金融帝国,从全世界获取霸权租金,而中国兴起让这一模式难以为继。

2017年又是这一20年周期的转折点,因为中国复兴势头强劲,美国精英群体危机感加剧。故特朗普上台,其内部逐渐达成共识,确立对中国的大国竞争战略。美国抓住最后可能的机会,遏制中国的兴起。

2018年,通过宪法修订,中国明确了走自己道路的决心。

这样,中美关系进入以斗争为主的阶段,斗争是全面而激烈的,包括意识形态战、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政治战等。

这次全球抗疫竞赛中,中国加分,美国丢分,其世界形象崩溃,其全球领导力急剧下降。因而,美国更加焦虑,必然加紧进攻中国。

因此,未来若干年,中美关系以斗争为主,即便偶尔缓和,也是暂时的、策略性的。

三、中美斗争前景与个人选择

但是,中美大概率不会爆发战争:美国毕竟有商业共和国的底子,有务实精神。更重要的是,中国文化有天下情怀,和而不同的价值观,因而双方将会处在斗而不破的调适过程中。

2012年底,我提出“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命题,大约在2014年,以PPP计价的中国GDP已超美国;2019年,中国的名义GDP正好是美国的2/3,大多数国际机构预测,中国将于2030年前后超过美国。

此时,美国将被迫接受中国,双方斗争趋于缓和,在另一平衡点上达到妥协。但由今天到这个平衡点中间的若干年将是一个激烈斗争时期。这句话很正确: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是艰难的。

国民必须要做出选择,其实,无可选择:在一战前的英式全球化中,出现世界公民概念,然而一战爆发,立刻破灭;过去几十年的美式全球化,似乎也让一些人有了全球公民概念,但事实已经证明,这不过是个幻想。华为之罪,只在于它是中国企业;孟晚舟被羁押,仅仅因为她是个中国人。

国家是以政治和文化为纽带的最重要、最稳定的大规模共同体,个人的生死、个体改善生活的效率,归根到底都由国家决定。在中美大斗争阶段,你无可选择。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