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疫情将导致西方出现最高级别的危机:文明危机

时间:2020-04-29 15:45:03 作者:admin来源:中国治理网


21.jpg

无疑,业已失控的疫情将会在西方引发经济和金融危机,但是,疫情带给西方的,绝不止是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甚至也不止是制度危机、社会危机。

对欧美世界的千百万芸芸众生,他们随时可能失去健康,甚至失去生命,他们面临的是生命危机,群体性的生命危机。对于连都不保的群体和人们,生命之外的一切一切,都是浮云。

如果这个世界仅有西方存在,仅有西方的社会形态和文明形态,那么,西方的危机止步于社会危机,而不会遭遇文明危机。大量的人失去健康和生命,社会的正常功能当然会停滞和崩溃。但是,疫情终究会过去,活下来的人们依然会按照原先的文明形态去重建社会。

中世纪历经黑死病的西欧就是这样。黑死病让当时的西欧人口减少了一半,不可谓不悲惨,但疫情结束后,西欧社会依然按此前的方式重建和继续。

但是,这次疫情显然与黑死病不同,其在西方的失控则比较戏剧和讽刺,也让人痛心疾首。

当疫情首先在中国爆发时,西方一直对中国抗疫举措冷嘲热讽、颐指气使,对中国和WHO的关于病毒感染风险的苦口婆心的警告置若罔闻。所做的疫情应对工作的全部就是迅速从中国撤侨,对中国封关,与中国划清界限。很快疫情形势出现全球性的大反转,出现中西大反转,当在中国迅速被控制住的同时,却不觉间已在欧美恶化和失控。

目前,欧洲和美国的严重程度都远超中国。更令人绝望的是,目前依然看不到尽头,还有更严重的局面在前面等待他们。而此时的中国却成为病毒无法攻入的净土和乐园。

这的确让人很震惊,号称最发达国家的欧美社会,面对这次疫情表现得如此的无能和脆弱。显然,这不是粗心大意的事,不是某些官员不负责任的事,而是西方社会、西方文明存在系统性问题、系统性缺陷,导致他们在新冠肺炎级别的疫情面前成待宰羔羊,而无情地任由老百姓被病毒攻击,死去。

毫无疑问,如果没有中国,对病毒完全放任的“群体免疫”将是世界抗疫的标准版本。

然而,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个中国,在那里,却迅速地把疫情彻底战胜了。中国社会的模式、文明形态与西方迥然不同,而疫情之前,西方一直把中国的不同视作落后。显然,正是这些被西方视作落后的因素,导致中国和西方的抗疫能力出现差异,天渊之别的差异。

    因此,疫情结束之后,抗疫能力为何远远低于中国,为何整个西方在新冠病毒面前不堪一击,将是欧美有识之士们、思想领袖们亟需回答的问题。他们将不得不重新认识中国,重新认识中国社会和中国文明中那些被视作落后的因素。

这将引发西方出现第二次启蒙运动。

西方在18世纪出现了所谓启蒙运动,所出现的新思想对西方的基督教文明形态进行否定,形成了所谓现代文明。这是第一次启蒙运动。当现代文明对基督教文明进行替代时,意味着启蒙运动导致了基督教文明的大危机。

那么是谁启蒙了西欧?答案是中国。启蒙运动,以及此前的近代哲学革命、思想革命,都是受中国的影响和冲击而发生的。这个及其重要的背景在现代主流学术中却无视和忽略了,近代哲学、启蒙运动被歪曲成西方启蒙思想家的思想创新的结果。

其实,那些所谓的思想家,不过是思想和文化的搬运工,从中国到西欧。而且是憋足的搬运工,因为就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来说,他们所接触的中国文化都是二手的,一手的搬运工则是16世纪以来陆续到中国传教的耶稣会士们。

当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时,“知识”实际是特指的来自中国的知识,是“指南针、火药、印刷术”中所包含的知识。当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时,其实是受到中国儒家心性学的启迪,而意识到人的心性的独立存在,意识到思考的独立存在。思考是心性的功能。

    康德被认为是启蒙运动的主将,而他的师爷沃尔夫则是个中国文化迷,甚至因传播儒家文化而被驱逐出境。康德主张的理性其实就是儒家心性的修正版,康德也是受中国道德形态的影响,而提出“道德自律”。

在西方的背景下,这些都使得康德足够伟大。但是,以原版儒家思想的标准,康德依然是个半桶水,学的不伦不类。康德的水平介于基督教和儒家之间,是儒家和基督教的拼接。

    到了19世纪下半期,康德被抛弃,西方转向唯物主义,转向科学,这也导致了此后所出现的“现代文明”存在一个固有缺陷:不讲道德,只讲利益。

历史地看,凡是不讲道德的文明和帝国,都不可长久,都注定是临时的,终将崩溃和消失。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都是如此,亚述帝国、波斯帝国、罗马帝国、秦帝国、苏联帝国,概莫能外。下一个即将倒下的就是美帝国,因为支撑美帝国的现代文明也缺乏道德、道义,而只讲利益。现代文明将与美帝国同命运、同崩溃。

文明的危机,都是来自文明之外。文明内部的危机再大,都不可能导致文明本身的危机。但是,当文明之外存在更好的文明,而且被文明之内的人们发现时,文明的危机就开始了。即文明的危机一定是它之外的更优秀的文明所带来的,是文明的冲突。

因此,导致基督教文明危机的,并非什么近代哲学、启蒙运动,而是更优秀的中国文明。是中国文明导致西方出现近代哲学、启蒙运动,并最终使得基督教文明出现崩溃。

现代文明即将面临的危机,也同样来自中国文明,因为中国文明比现代文明更有意愿和能力,去拯救百姓人民的生命。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