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人的处境不是欢喜而是烦恼,是不把人当人 ​

时间:2020-09-08 09:14:12 来源:


  
      反思文明生成的种种“烦恼”,人的处境在进化梯度上不是进步,不是自由舒服而是每况逾下,也即越来越不把人当人。前现代认为天地皆属神造,人居其间,是万物的尺度;达尔文说猴子变人,弗洛伊德则认定人的动力根基来自“利必多”;现代更丧气,说人就是一个大分子编码,所有人间悲喜,社会文化都是基因图谱上的“沙盘推演”,人不过是“基因载具”,按指令行事而已,既没有自由意志,也无所谓心智发明,恰如预装“电脑程序”,随机应用罢了。
  由此推论,文明就是人对人的惩诫与规驯,早期托身祭司巫术,现代诉诸科学技术和观念塑型,叫法套路不同,实则都是由上到下,多数服从少数的知识编码。由此可见,所谓意识形态,上层建筑都不出相由心造,或尤瓦尔.赫拉利说的“讲故事”范畴,无非是接引众生为人处世的精神图腾。尽管修辞都很好,但在功能上都是基于秩序整顿的文化策略。故一旦发育成型或成熟,则其保守,甚至反动而不容“异端”都属常态,叫什么都行,本质上都是“是维护统合的御人心法。这很在理,也很普遍,古今中外概无例外。
  尤其当下,基于私有化,“主权正确”派生的一切想法和做法,大体都同意“占别人便宜,让自己伟大”(特朗普语,有些文人不喜欢,但更像是事实),都在捍卫诸如国家、族群结构的统一性,拒绝共同体散架以确保财政“供养”,福利多多。因此,只要短期内没有技术迭代提高生产力,或有机会“损不足而奉有余”,向下位者转移代价(科斯说这叫交易成本),则人类群体中各“主权”单元之间斗智斗勇,甚至合纵连横,发狠“使坏”都是大概率事件!
  从现有趋势看,资本为王,以等价交换和市场驱动的发展主义,在逻辑上都是解构而非建构,因而都会躲避崇高,鼓励低级趣味,激活消费主义,也即“以毒攻毒”制造新问题,掩盖旧问题而后留下更多坏问题。所以,聪明的制度设计就是撂挑子,提倡“无为而治”,弃权免责让人民当家作主,自负盈亏。就算是听起来舒服的民主政治,看上去像是好社会,也很“理想”而令人心花怒放(文人多半都有这样的幻觉),实则却是资本增殖和国家有钱有势的结果而非原因,是基于实力相当,权利均衡的有限责任与股份合作,是谁也搞不定谁,而后相互妥协的制度安排。
  就因果关系而言,更像是日子好过了的公共游戏,其运行机理不过是方法、手段和权力驾驭术而非价值本身(殊知,古今中外,唯有“真善美”才是价值),只不过被一些人误读曲解,才被神学化而错当成了信仰,成为不容讨论的教条主义。
  列宁说过,理论不讲利益就会出丑,由此反推,支撑人的价值体系一旦被唯心论取代,所谓真理和事实,以致客观立场的描述肯定会被诉诸好恶所左右,这时候,影响公众兴趣的将不是真理和美德,也无涉是非对错,而是投其所好的利好承诺,是不负责任的魅惑性“实惠”招抚。据此,自由就意味着开放搞活,就意味着阿Q式的“想要什么有什么”,一切都可以随机定义,从而不必纠缠于严肃的问题,也无所谓边界禁忌和意义探讨。
  由此审观,所谓文明先进,其实就是对人的自足德性作减化处置,并将其“格式化”为科学,变现为不动声色的法律概念和资产价格表,进而剪除其内存中的自然编码和“原装程序”,然后把人当动物打理,当“宠物”圈养。基于此,独身主义、丁克、同性婚姻、雌雄同体……。凡此种种,人活着的价值和目的便简化、退化为“贪、嗔、痴”正名,然后借助货币标注得失,批发量产,从而就可以幸福,就可以虚掷光阴,“无趣而居”!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