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讲清楚|为什么西方选择选举民主,而中国选择协商民主?

时间:2021-03-05 11:41:52 作者:林尚立来源:北京日报



  为什么需要民主?

  民主问题搞不清楚,协商民主也就搞不清楚。今天与任何一个人讲,不给你民主,我想没有一个人能够接受,但人为什么需要民主呢?我们必须回到原点来看。

  人和一般的动物最根本的不同在于人是追求自我发展的,既受本能控制,但又力图从本能出发,去创造新的生命意义,因为人有意识。人的意识使人的欲望变成力图创造无限可能的生命意志。

  这种生命意志在现实中就是要追求自由。你要追求自由,我也要追求自由,人如何共存在一起组成社会呢?这就需要规则,而这个规则就构成了社会的基本制度。

  人是要追求自由发展的,人的发展是离不开社会的,而社会的使命是要使人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因而这个社会应该是有序的。而有序的社会是应该根据人们共同的意志来达成的,这就是民主的最直接表达形式,所以民主本意就是人们自我组织、自我管理,就是自治。自治在小范围是能够实现的,当社会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随着多元性和复杂性的增加,完全自治就非常困难,这时候人们就想出一个办法,找一个中介力量或者说第三方的力量,这个力量就是公共权力。

  公共权力要得到运行,就必须委托具体的人,让其掌握公共权力,并建构公共权力运行所需要的规则和组织,从而使得一定规模的社会依然能够保持在秩序的状态。公共权力及其衍生出来的制度和组织,共同构成一个虚幻的政治共同体,我们称之为“国家”。

  

  但问题随之而来,掌握公共权力的人不是神,而是人,因而他也有自己的利益和想法,于是人们就提出一个问题,如何使掌握公共权力的人不会变成奴役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真正帮助每一个人实现自由而健康的发展?对于这个问题,人们最终形成的想法是:公共权力确实是这个国家需要的,但是这个国家的公共权力必须是能够被我们所掌握、所监控的。因而国家权力应该掌握在创造国家的每个人的手里,这就产生了民主的政治意义:民主就是人民统治。

  因此,人们之所以需要民主,是因为人们离不开社会,也离不开国家,而社会和国家要真正成为帮助人们实现自我发展的有效的和正当的力量,其运行所需要的公共权力就必须掌握在人民手中。民主的本质就在此,最直接的表达就是自我管理,其政治表达方式就是把国家控制在人民手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民主没有什么玄奥的地方,因社会和国家的组织和治理而起,其出发点和归宿点都是落实于人的自我发展。没有社会和国家,也就无所谓民主。

  民主的原生态是选举还是协商?

  民主的本质就是人民做主。人民做主的核心是什么呢?最为直接的表现形式是什么?就是共议,有什么问题大家一起来讨论,秩序是共同维护的,目的就是实现你我共存在一起。很多时候,自治的方式往往会采用乡规民约的方式来实现,这也是一种民主。

  美国人比较自豪的一点是,它的民主是从“根”里长出来的,这个“根”是什么?就是从自治慢慢长出,然后变成地方政治,最后形成国家政治。因而,美国是自治政治生成地方政治,地方政治再生成国家政治。但美国今天两党竞争的选举政治已大大偏离其原点与初衷。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与选举相比,协商是更为直接的民主呈现方式,民主的原生态不是选举,而是共议和协商。所以,不要认为中国是因为搞不了选举民主而采取协商民主的方式,中国选择协商民主,是力图从民主的原生态来开发适合中国发展的新型民主。

  从协商这一原生态的民主方式去发展中国民主,到底要走多长的路,今天不好说,但是这个方向没错,符合民主的本意,符合民主的真谛。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中国搞协商民主不论从理论还是实践来看,没有理由提出质疑,相反应该促其积极成长和健康发展。

  中国确定了协商民主,并且将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相配合,这仅仅是开始,我们后面面临的重要任务是如何使协商民主完善起来,系统化、程序化、规范化,使它真正发挥作用,使它真正呈现给世界一种有效的、全新的民主文明。

  为什么民主构建要考虑两维?

  我们说,民主最重要的是要维系人民的统治或者人民做主,之所以强调这点,是因为我们必须生活在国家这个共同体里面,没有国家,社会没办法延续,因而所要建构的一种人民统治,不仅要使每个人得到自由发展,而且要使得自由发展所离不开的国家共同体能够保存。共同体是安全的、和谐的,每个人自由发展就是有保障的,因此真正的民主建构,既要能保证每个人的发展,还应该保障这个国家的共同体是稳定、有序、可持续的。所以,任何国家的民主的建构不能只考虑一维,一定要考虑两维,一维是人,一维是国家,两者要平衡在一起。

  邓小平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的关于评价政治体制的三个标准是正确的。好的政治就是要解决三个问题:人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国家的稳定。现在很多人考虑民主只考虑人,不考虑能否解决社会的进步问题,不考虑能否解决国家稳定的问题,这是错误的,这三者要统一在一起,不统一在一起的民主是有形式而没有质量的,我们称之为“劣质民主”。劣质民主既不能创造社会进步,也不能创造国家稳定,最后贻害的是所谓有自由但没有生存能力的人。劣质民主给了人民所谓的自由,但是无法保证他们生存与发展。所以民主一定要平衡在人、社会与国家三者共同发展基础之上。当然其立足点和出发点在人,不在国家,但不能因此否定民主必须去平衡这三者关系,必须在这种平衡的基础上发展。

  为什么西方搞选举民主?

  很多人可能会问,你既然是讲民主,为什么西方选择的是选举民主,而我们最后会选择协商民主?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问题。实际上,在古希腊,民主政体不是最好的选项,因为,古希腊政体的选择是基于维护城邦的需要,基于城邦的结构来选择政体。

  比如,如果社会结构中贵族力量比较强,就选择贵族政体形式。政体的好坏,取决于是否符合城邦的内在需要,是否维护公共利益。所以,西方将古希腊的民主称为“古典民主”。现代民主从哪一点出发呢?现代民主从另外一个维度出发,也就是从人出发,从人的发展出发。

  为什么现代民主从人的发展出发呢?马克思认为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要追求自由发展。但是人的发展就像一个婴儿,在年幼的时候是依赖于母体的,依赖于他人的,因而人最初的时候是作为共同体一员而存在的,马克思把这种人称为“共同体的人”,类似我们说的“单位人”,只有隶属一个阶级或共同体才能在社会中存在,但是人的发展和对自由的追求让他们逐渐摆脱对共同体的依赖,寻求独立和解放。

  寻求独立和解放的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人从单位人、共同体的人变化为独立的个人,这个独立个人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重大的变化,在马克思看来,这是类本质的变化,这个变化产生了一场重大的历史运动,这个历史运动就是现代化。

  今天西方所谓的现代民主是在这个基础上展开的,从人的个体权利出发构建现代民主,西方就是由此构建出现代民主形式的。尤其是到了20世纪普选的时代,民主制度与以个人为主体的权利政治衔接在一起,就形成了今天所说的代议民主。这种衔接仅仅是强调个人权利的神圣性,国家要保障个人权利,国家是保证每一个人发展的重要工具,但西方最初的代议制以及与之相伴的选举制,并不是以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为前提的,当时就有“两票制”,强调富人应该比穷人有更大的决定权。

  到了上世纪末,西方在代议民主之外,兴起协商民主,其原因就出在代议上。因为,既然是代议的,那么作为权利主体的选民选举议员,议员凭借委托的权力进行决策,因此人们委托给议员的实际是决策权力,议员拿到这个权力之后就进行运作。人们能够控制议员任职期间的决策行为吗?不能,人们只能通过定期选举更换议员来监控,因而这种监控是对人的监控,对议员在任职期间的权力和运作是不能监控的,可以表达但不能监控。

  因此西方代议民主运行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选民选举议员,议员看起来能够听取选民意见,但选民的意志无法进入到政治过程当中。在政治过程中运行的意志实际上是议员本身的意志,很多的公共事务是与选民直接相关的,而选民却不能直接参与其中。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