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阿富汗的教与法:“帝国坟场”为何从未被征服

时间:2021-08-22 07:40:00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曹然

 

 

19世纪以来,阿富汗在三次英阿战争、苏联入侵和美国入侵间艰难建国。英国画家巴特勒夫人的著名油画《残兵败将》描绘了第一次英阿战争的图景:精疲力竭的英国军医布莱登骑着濒死的瘦马抵达贾拉拉巴德城,在阿富汗人沿途追杀的3000多英军官兵中,他是唯一的生还者。

 

 

苏联入侵的历史痕迹也依然清晰可见。苏军遗弃的坦克残骸和被“毒刺”导弹击落的直升机残骸,散布在兴都库什山的角角落落。

 

 

如今,美军又贡献了现代阿富汗最新的史诗图景:美国空军C-17运输机在喀布尔机场起飞后,一些拼命攀爬的阿富汗人从空中坠落。

 

 

在阿富汗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阿里神殿已有1000多年历史。图/视觉中国

 

 

阿富汗有个代名词——“帝国坟场”。布莱登提出的疑问在最近一百余年被反复提及:这些国家“在阿富汗一方面耗尽金库,另一方面让军队颜面尽失,除此之外,还能有怎样的回报?”

 

 

在这里,西方国家不曾胜利,但阿富汗人也从未实现最基本的独立与和平愿望。一位阿富汗难民救援组织负责人说:“充满悲伤的心,充满痛苦的身体,是这片土地留给其人民与过客的纪念品。”

 

 

战争与国家

 

 

阿卜杜尔·拉赫曼想建立一个“国家”。他不确定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身为“埃米尔”的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1892年,两次英阿战争和绵延数十年的内战刚结束。拉赫曼是逊尼派穆斯林普什图人及周边地区名义上的最高领袖,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地盘有多大,也不确定自己能否终结部落间的战争及各方对王室权力的觊觎。那时,阿富汗还不是一个国名,只是一个地理概念。

 

 

对内,拉赫曼无权干预部落事务,每个部落有自发产生的民兵与毛拉。他的祖父、阿富汗历史上最有名的领袖多斯特大王曾和各部落保持传统的政治联盟关系,但各部落派遣武装盘踞山口,划分势力范围,对喀布尔的指令毫无反馈。对外,英国政府的印度殖民当局代理这片土地的所有外交事务。

 

 

拉赫曼决定和英国人聊聊。他的权力是英国人赋予的,对方撤军前承诺赋予他“绝对权力”,但实际上只是给了他一座喀布尔城。那是“大博弈”衰微、主权概念兴起的时期,英国印度总督寇松倡导一种全新的“科学疆界”概念,认定伦敦的统治不应扩展到无法实施有效控制的区域。

 

 

今天,一些阿富汗人自嘲而骄傲地接受了“帝国坟场”的称呼,但这饱受历史学家的质疑:先是雅利安人征服了这片土地,留下了波斯语;然后阿拉伯人征服了这里,留下了伊斯兰教;再后来是希腊王国、莫卧儿帝国、一扫而过的蒙古大军……被抹去的都成了过往。

 

 

近代以来,阿富汗未被帝国征服,是因为阿富汗人的英勇善战与不屈精神,还是因为帝国自身的战略考量?

 

 

2017年7月,阿富汗喀布尔,人们在Wazir山上的公园内吸水烟。图/视觉中国

 

 

一种观点指出,19世纪末,认为中亚可能成为新兴帝国崛起地的“心脏地带”理论被马汉的海权理论取代,他将从土耳其到中国之间的地带视为俄罗斯与海洋强国间的“边缘无人区”。正因为如此,英国选择主动将权力移交给拉赫曼。

 

 

此后,阿富汗处于英国与沙皇俄国在亚洲势力延伸的交汇点,伦敦与圣彼得堡都试图通过资助本地人以避免对方控制这片缓冲地带。1980年,前苏联出兵侵入“这个社会主义盟国”,阻止“不听话的阿明”在美苏冷战中寻找平衡。当年,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因病怠政,冷战的天平缓慢倾斜。前任美国国务院阿富汗事务特使辛格曾写道,一些阿富汗周边大国意图在阿支持代理人战争,目的不是征服,而是为了本国利益最大化。

 

 

即便在今天,一个多方角力、动荡难安的阿富汗,甚至依然是一些地缘大国的目标。至少,在塔利班进抵喀布尔时,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轻松地说:“不论这场战争如何延续,都不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

 

 

教与法

 

 

回到1892年,伦敦将阿富汗交给本地的旧王族拉赫曼,并不意味着承认这位“铁血埃米尔”的独立地位。英国政府拒绝与拉赫曼谈判,他只能与印度殖民当局对等。1893年11月,印度当局外交部长杜兰德本着“分而治之”的原则,在普什图人最重要的聚居地白沙瓦和喀布尔之间划了一条线,将协议呈给拉赫曼。

 

 

这不是一个好协议,而且遗患至今。喀布尔以东的部落被人为划线劈开,近半数普什图人成为“印度居民”。划界工作历时30年才完成,因为不承认边境的部落武装多次烧毁划界工地。2001年美军入侵阿富汗后,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正是越过这条线进入巴基斯坦躲避。北约联军指挥官曾愤怒指责杜兰德线“划在水上”,“除了我们的GPS,根本没人承认这里有边界”。

 

 

但拉赫曼没有选择。之后8年,他要通过30多次部落战争征服域内的所有地方势力,强迫他们迁徙,以建立自己的垂直政权。虽然没有余力和英国开战,但深受屈辱的拉赫曼随即决定闭关锁国,禁止外国旅行者进入,禁止开建铁路,严格限制外国商品进口。同时,为了表现得比被他清洗的部落毛拉更为虔诚,他设立了宗教警察与严酷的刑罚,每天在街上鞭笞没有戴面纱的妇女,还将什叶派穆斯林哈扎拉人划为奴隶阶级。

 

 

开倒车式的“现代建国”,直到杜兰德线划界工作完成才停下。踩下刹车的是在父亲莫名遇刺身亡后意外上台的国王阿曼努拉。1923年,他宣布要颁布一部“秩序之书”,后世将此视为阿富汗历史上的第一部宪法。

 

 

拉赫特的划界与建国没有同任何部落协商,而阿曼努拉召开了所有部落首领参加的支尔格大会。此后直到2002年反塔利班统一战线召开的支尔格大会,部落首领一次次成为阿富汗历次制宪会议的主要参与者。执行社会秩序的是神职人员而非部落首领,但阿曼努拉没有邀请他们参会,也没有告诉他们新宪法是否会取代神职人员执行的沙里亚法。自此,支尔格大会负责立宪成为阿富汗的政治传统。

 

 

后世学者将阿曼努拉视为现代阿富汗第一位“改革派”国王,但无法确定他选择支尔格大会是否为了“政教分离”。很可能只是他自信地觉得部落首领对改革的抵触情绪较少,而自己刚刚因领导第三次英阿战争,在这些“老战士”心中颇具威望。

 

 

一百年来,每部阿富汗宪法都承袭了1923年宪法的大致框架与内容,但其中一些条款至今没怎么得到落实:它保障所有阿富汗“臣民”根据伊斯兰教法和国家法律享有平等权利,确保什叶派乃至犹太教、基督教人士有权得到保护,废除了酷刑与劳役,将初等教育设为公民教育,并改变了女性“二等穆斯林”(阿曼努拉语)的地位。在随后发布的一系列民事政令中,阿曼努拉废除了一夫多妻制,禁止将女性作为物品交易,并允许女孩上学。

 

 

2015年10月,阿富汗喀布尔,身披布尔卡的女性在街头乞讨。图/视觉中国

 

 

但另一方面,这也是一部神权宪法,规定所有案件都要同时根据伊斯兰教法和法律审理。即使如此,反对宪法的起义很快蔓延全国,直到阿曼努拉调动阿富汗人不曾见过的空军飞机盘旋在喀布尔近郊吓跑他们。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