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三星堆之惊世骇俗:竟能破除世界“三大中心论”

时间:2021-04-09 17:39:01 作者:杜钢建来源:大同思想网



  三星堆考古发现的惊世之处在于有利于破除三大中心论。我在《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一书中强调,揭示世界文明起源的真相,需要破除三大中心论,即西方中心论、北方中心论和黄人中心论。三星堆考古发现惊动各界的原因在于有利于破除文明起源问题上的这三大中心论。

      三星堆考古发现引发的思考将是长期的,并且具有世界意义。过去百年,中国经历了革命时代和开放时代。今后百年还要经历认祖时代和归宗时代。认祖归宗不仅是中华民族发展的大问题,也是世界各民族发展的大问题。大陆新儒家要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必须在古代历史文化研究方面,既要破除“北方中心论”和“西方中心论”,也要破除“黄人中心论”。

  三星堆考古发现直接引发对人种文明起源的探索。今人一说到炎黄祖先,就以为炎黄后裔都是黄种人。这是大错特错的认识。黄帝之黄不是指肤色黄,而是土德之黄。今人习惯于说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都是黄皮肤,黑头发。我在新疆和北京等多种场合听到,新疆白人很困惑,新疆领导也很困惑。你们黄种人都说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是黄皮肤黑头发。按照这种说法我们新疆白人就不是中国人。其实,新疆少数民族中的白种人也是炎黄后裔。无论是维吾尔族人,还是哈萨克族人,抑或是俄罗斯人、吉尔吉斯人等,都是炎黄后裔。包括长颅突厥人的后裔中也有人按照今人流行的错误认识不认为自己是炎黄后裔。这样走下去,对于中华民族的发展来说十分危险。在民族情感上自觉或不自觉地被排除在“中国人”以外的有关华夏民族将来很容易走向闹独立和分裂。“中国人就是黄种人”的错误认识将非常不利于华夏民族的大团结,而且完全不符合华夏各民族的发展历史。此种“黄人中心论”必须破除。三星堆遗址明确告诉世人,先夏和夏商时期大湘西地区的华夏族群以非黄人为主。

  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现之所以震惊世人,因为古代中国白人多的历史真相已经被学术界、政界和其他社会各界所普遍忘记。可以说古代中国在先夏以前,华夏白人占绝大多数。夏朝时期白人依然占大多数。在先夏和夏朝时期,大量华夏白人族群移居西方。到商朝与西周时期,中国白人与黄人族群大致各占一半。春秋战国时期,随着对白狄赤狄等白人民族的追杀,中国境内白人急剧减少,且大规模移民西方。汉代以后黄人族群才开始逐渐占绝大多数。汉代以后中国白种人的政权依然还有许多。

     三星堆考古发现证明大湘西地区的创世纪传说是真实不虚的。根据大湘西地区诸多民族的创世纪传说,人类各色人种均起源于中国,起源于大湘西地区。自古华夏由多种肤色族群组成,中国人的概念无论在西方人看来,还是东方人看来,都是由多民族组成的,是由多肤色族群组成的。三星堆考古发现证明但是,随着西方种族主义陷阱设下以后,中国人的形象被变成黄种人。

  三星堆考古发现证明白人、红人和黄人都起源于大湘西地区。根据古代彝族《创世经书》,天地开辟之际,各色人种逐渐产生,后来又逐渐相继衰亡。第一种说法先是红色人出现,然后是黄色人出现,再次是白色人出现。红人、黄人和白人的这一先后产生顺序是一种说法。第二种说法是黄人在先,然后是黑人,继而是杂色人,白人之后是红人。第三种说法是黄人、红人、白人、黑人、杂色人陆续出现。根据这三种说法,黄人都在白人和黑人之前出现。这几种人所在的方位有所不同。根据古代彝族的地理位置,大致白人在东方,黑人在西方,黄人在北方,棕人在南方。按照马长寿先生的解释,这四色人的分布都在彝族附近。东方白人主要是指从湖湘到四川贵州的僰人。西方黑人主要指印度缅甸的黑人。北方黄人指川藏地区北部的黄人。南方棕人应该指南洋的马来人种。简言之,四色人种都产生在中国南方大湘西地区。

  上古几色人种主要是在不同时期产生于大湖湘地区。古代彝族《创世经书》记载的各色人种是在过去三百万年间陆续出现的。古代彝族《创世经书》记载的东方白人是指聚集于大湖湘地区的白人。直到炎黄时期湖湘地区聚集的人种中最多的是长颅白人。湘西索人是长颅白人,伏羲族后裔的蛇人是长颅白人,炎帝族人是长颅白人,轩辕族人是长颅白人,少昊族的鸟翼羽人是长颅白人,颛顼族人是长颅白人,犬戎族人是长颅白人,伯夷父后裔的羌族人是长颅白人等。

  把中国人换成黄种人的陷阱是一场巨大的阴谋。瑞典生物学家林奈的《自然体系》把人类分为四种,包括欧罗巴白种人、美洲印第安红种人、非洲黑种人和亚洲黄种人。林奈的瑞典文原名是Carl von Linné即卡尔·冯·林奈,生卒年为1707年5月23日—1778年1月10日,享年70岁。林奈于1735年《自然系统》(SystemaNaturae)一书,开始对亚洲人的肤色人种进行定义。林奈在《自然系统》中一个拉丁词fuscus指代亚洲人的肤色。拉丁词fuscus可以理解为深色或棕色。该词所指代的颜色并不确定。于是在《自然系统》1740年的德文译本中,拉丁词fuscus被译为德语的gelblich“微黄”。

  林奈后来进一步明确地用贬义词来描述亚洲人。在1758-1759年出版《自然系统》第十版时,林奈明确地把亚洲人的颜色由fuscus改为luridus。Luridus一词在语义上具有明显的贬义色彩,含有苍黄、蜡黄、死灰般颜色等含义。林奈说植物呈现luridus颜色就意味着悲伤和可疑。他用暗示病态和不健康的Luridus一词描述亚洲人,已经不是一般的客观学术研究。林奈对亚洲人的态度迎合了西方种族主义崛起的需要。由于林奈在生物学界享有崇高威望,他提出的Luridus黄种人概念迅速传播开来。为纪念林奈,1788年在伦敦建立了林奈学会。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内还塑有林奈的雕像。

  在林奈之后,种族主义人类学家布鲁门巴哈(1752-1840)进一步用蒙古人种和黄色人种相结合的方法将东亚人设定为黄种人。德国解剖学家约翰·弗里德里希·布鲁门巴赫是现代种族主义人类学奠基人之一。布鲁门巴哈生于哥达,毕业于于耶拿大学和格丁根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1776年开始任格丁根大学教授。布鲁门巴哈根据颅骨形态把人类分成五大种系,即高加索人种(白色人种)、蒙古人种(黄色人种)、马来亚人种(棕色人种)、尼格罗人种(黑色人种)、亚美利加人种(红色人种)。布鲁门巴哈著有《比较解剖学和生理学导论》(1804年)、《自然史导论》(1790—1811)等。黄色蒙古人种的概念出现以后,似乎更具有科学性,从此东亚人就被贴上蒙古人种与黄色皮肤的双重标签。布鲁门巴哈时代是德国各个领域种族主义快速发展的时代。

  西方种族主义学者在前述黑色蒙古人种的概念确定以后,进一步研究证明蒙古人种的“蒙古人病”,以表示东亚人的种族低下的遗传性传统。“蒙古人病”十九世纪后期英国医生JohnL.Down发明的。“蒙古人病”也即 “唐氏综合征”。这是一种由于染色体变异造成的遗传性智障疾病。该病症起先只在欧洲人中发现。因为患者面容眼睛小,与东亚人面部相似,被JohnL.Down等种族主义学者称为 “蒙古人病”或“蒙古傻子”。东亚人由黄色人种+蒙古人种+蒙古人病,东亚病夫的种族主义概念从此固定下来。这就是科学种族论的形成。

  三星堆考古发现表明当时中国南方的冶金技艺比北方的冶金技艺发达得多,并且在世界上也是最发达的。在西方中心论的影响下,中国学术界普遍接受青铜器和铁器制作发明于西方的观点。赫梯国的强大来自常备军队规模大和武器先进。赫梯国长期保有一支人数多达30万的军队。赫梯军队习惯于使用短斧、利剑和弓箭。赫梯的这些武器之所以先进与使用铁器有关。赫梯在世界范围内被普遍认为是最先发明使用铁器的国家。其实,此种说法也对,也不对,看你怎样去解释。

  华夏氐人是最早发明使用铁器的族群。在尧舜禹时期征伐三苗之际以及太康失国之际,氐人的一部分移居西方,将铁器的制作技术带到西方。在中国铁器史研究领域,如同在其他许多领域一样,深受西方中心论的影响,置传统史料于不顾,完全以考古发现为依据。以至于异口同声地说西亚赫梯国是“全球最早发明冶铁术和使用铁器的国家”,“是世界最早进入铁器时代的民族”,“中国铁制品的出现比西亚要晚1000多年”等等。主流意识忘记了中国是全球最早发明冶铁术和使用铁器的国家,是氐人将冶铁术传播到西方的。

  三星堆考古发现有利于破除西方中心论、北方中心论和黄人中心论。这就是三星堆惊世骇俗之处。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