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以“中华标准”重审西方文明史,能看到什么?

时间:2021-04-07 14:39:55 作者:柳婉月来源:今日头条


  细数世界四大文明古国,无论是流传着“外星人建造”传说的神秘埃及,以“浪漫爱情”为基调的空中巴比伦,还是秉承着“梅花为魂”传承千载的中国,抑或是“发源两河”反殖英雄辈出的古老印度,它们在地理位置上皆属东方,无一与西方有关。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四大古国一国覆灭,两国衰弱,只有中国还雄踞亚洲,坚守着东方文明最后的堡垒。以前落后贫瘠的西方国家却趁势崛起,用几百年的时间让西方文明迅速成型席卷全球。

  那么西方文明究竟有何魅力让人追捧备至,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得以留存并被世界所承认的中国,以它的标准去重新审视衡量西方文明,又会看到什么呢?

  人性的弱点

  想要了解西方文明,就一定离不开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早在古典时期(公元前5世纪—4世纪中叶),文学和艺术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土地上曾经繁荣一时。

  “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这句被人们口口相传的经典之语就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说,还有备受后世推崇,翻译影印成各种语言版本的《苏格拉底名言》也是成型于同一时期,它们都对西方文明日后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不过天不遂人愿,在经历了高度繁荣发达后,欧洲国家尤其是西欧国家迎来的灭顶的“中世纪黑暗”(中世纪是指公元5世纪后期到公元15世纪中期)。不仅强大富庶的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相继陨灭,还有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生命的黑死病也肆虐而行。

  此时的欧洲宛如人间地狱,不仅科技文化没有丝毫的进步,还一度倒退衰弱。把持欧洲的天主教更是趁机操控人们的思想,禁锢他们的自由,让整个欧洲陷入无边的压抑与黑暗当中,很多欧洲以外的西方国家都受到了波及。在这种极端的沉闷氛围中,第一次“文艺复兴运动”在意大利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由于没有系统的文化体系来反抗“神权”和“禁欲”这两座天主教大山的压迫,欧洲的“先行者”们只能借助复兴古希腊古罗马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对于自由的追求和渴望。

  于是博得无数人唏嘘同情的复仇王子《哈姆雷特》诞生了,著名的诗人剧作家莎士比亚也诞生了;还有留下了世界最神秘微笑的达芬奇也画出了他的复兴代表作——《最后的晚餐》,用生动形象的人物刻画,将这次运动的核心,“人文主义”精神完美表达出来。

  这时期的所有作品,无论是画作还是书籍文章,都在极力地凸显“人”的个性与作用,将被压抑了太久的“人性”尽情释放出来。这和我国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文化家荀子的理论不谋而合。

  荀子在当时“君权神授”思想盛行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提出“制天命而用之”的主张,他认为人不能一味地信服天命,等待天命拯救,应该发挥人本身的主观意识,利用自然规律,来谋求自身的发展。

  这是我国“人定胜天”思想的最早雏形,和文艺复兴中“人文主义”追求人类个体特性,解放神权思想相通。这是中华文化和欧洲文化的连接点,也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连接点。

  不过农业文明的保守性和海洋文明的开拓性注定会发展出不同的结果,西方将“人文主义”上升到“理性主义”的高度,高举“理性和科学”的大旗,主张建立更加民主的新制度,代替旧制度,产生了轰动西方的“启蒙运动”。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则将宋明理学和阳明心学奉为神祇,用更多的条条框框去约束行为,将“不是风动是心动”的主观主义发扬光大。也因此,中国的封建王朝走向了没落,指导西方国家踏上繁盛之路的西方思想在世界传播。

  中华文明是包容的,是温和的,又是克制和谨慎的,它主张的是发现人性的弱点,用“礼教”用“道德标准”来进行约束,从而达到纪律性和标准化。

  而用这个标准来看待西方文明,就会发现与我们恰恰相反,他更加地有攻击性和步调性,力求“快准狠”,它们也是从人性的“弱点”下手,不过不是克制,而是利用,最大限度地激发人性潜在的欲望,以此创造出源源不竭的发展动力。

  所以中国在被战火洗礼被列强欺压后可以迅速崛起,再创繁荣。而西方国家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依旧可以用“陌生人街头接吻”的形式表达对自由的向往。

  当然,这不能说明西方文明是错的,只能说是这是极度追求自由,极度释放欲望所产生的漏洞,而这种漏洞,只能参照和它有鲜明对比的中华文化才能发现。

  对立善恶观

  其实这种东西方文明的漏洞和分歧不止体现于此,在关于宗教信仰的理解方面更为明显。在以欧美为首的西方国家,拥有信徒最多的就是基督教派,而这一教派的很大一个特点就是对于深信人类的“原罪”,这也是它们的基本教义之一。

  它们认为人类生而有罪,因为人类的先祖亚当和夏娃违背了和上帝的约定,吃了分辨善恶树的果实,这份罪恶感和羞耻感一直流淌在每个人的血脉里,即使是新生儿也不能幸免,只有不断地赎罪,祈求耶稣的拯救。

  甚至震惊世界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事件,也是因为所谓的“原罪”而使110万无辜的犹太人间接惨死其中。因为在基督教的《圣经》中记载是犹太人杀了耶稣,耶稣又在升天后将犹太人打得流亡各地。所以犹太人的“原罪”更加深重,它们的种族就该被彻底消灭,以此来维护世间的公平正义。

  不掺杂任何的宗教因素和个人色彩,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就会发现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一场披着宗教外衣的血腥屠戮。

  犹太人的悲剧不是因为他们的“原罪”,而是因为他们“怀璧之罪”。作为世界上最聪明的种族,犹太人的平均智商在115以上,出了众多的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企业家。比如大家耳熟能详,又无比崇拜的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就是一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犹太人。

  他们十分善于利用自己聪明的头脑为自己谋取利益,尤其是一二战的时期,很多游走在各国的犹太人都掌握了大量的财富和势力,这些在为他们赢得了无数赞美和掌声的同时,也让野心勃勃的法西斯主义产生了觊觎之心,而基督教的“原罪说”则为这场公开的阴谋提供了最好的遮羞布。

  仿佛很多让人无法忍受或者理解的事情,因为人类天生的原罪,就可以被轻易理解。这对于从小背着“人之初,性本善”长大的中国人来说,是有些难以认同的。

  无论是我国本土的宗教道教,还是西域传来的佛教,对于善恶观都认为应该辩证统一地来看待,没有绝对的好坏,绝对的善恶。即使是个杀人无数的恶魔,放下屠刀也可以立地成佛,也可以去寻求心中的大道。只要我们善于去规劝,去引导,谁都可以走上正途。

  而以基督教为首的几大西方宗教则截然相反,他们的善恶观是割裂对立的,相比中国,东方宗教的包容度,它们更加的尖锐,更加的炙烈。

  因此很多西方国家会经常发生动乱,抗议集会,甚至自杀式袭击,这在很大程度上都离不开宗教的因素,因为他们的善恶观会告诉他们只有自己的信仰坚持才是对的,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帮助他人进行赎罪。

  这是贯穿于整个西方文明发展史中的,带来了诸多的生机,也犯下过无数的罪恶,它们产生的结果如何,只能看上位者的用意。所以西方宗教信仰之于统治者是主动的,有解释权的,至于普通教众,更多的被动,被动接受,和中国主流宗教流派的主张是大不相同的。

  自由至上制度

  通过对西方思想文化史变迁的剖析和中西方宗教信仰的对比,我们不难发现,西方文明的不断碰撞更迭,都是为了追求两个字——自由。

  从最初被神权的掌控的僵固思想,到对人类个体,经济科技发展的不断憧憬改革,都让“自由”这两个字深入人心。

  至于宗教,则是金字塔顶端的人,制定的规则,利用教义,利用主流思想,巩固国家的统治稳定,当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民众追求“自由”的脚步提供了保障。

  正是因为有了文化和宗教的默契搭配,有了向着“自由”奔进的渴望,才让西方的社会制度一步步地蜕变,有了今天的模样。

  和中国一样,西方国家最开始施行的制度也是奴隶制,并且还在大航海时代将这个制度带到了非洲,掠夺了无数强壮有力的黑人奴隶,将他们运送到世界各地的殖民工厂,为西方国家创造了无数的利益,而且这一制度的废止时间正是资产阶级诞生的时间。

  因为黑人奴隶制的贡献加快了西方国家的原始资本积累,产生了资本主义萌芽,让国家体制更新为资本主义。又因为新确立的资本主义体制,彻底废止了奴隶制,让一直追求的自由有了真正的得以实现的机会。

  换句话说,西方人的最终自由,是建立在很多黑人的痛苦与血泪之上,这是永远无法磨灭的罪恶一面。

  即使时至今日,在很多以白人为主导的西方国家,依旧对于黑人存在着很严重的种族歧视,认为他们出身奴隶,地位低下,黑色的皮肤更是令人讨厌,这些地区的黑人想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都很艰难。

  更有甚者,在美国街头还出现过白人警察无故枪杀黑人公民的事件,而这不是偶然,也绝非第一次,在高唱自由论调的土地上,还有很多人没有得到最基本的人权保障。这份花费了诸多时间和精力的至上自由制度,从来没有真正地成型,这也是西方高度发达的文明中的缺漏,需要去不断改进不断填补的地方。

  在历史文明的演变中,都多多少少存在着不足或者问题,这是事情发展的必然结果,用哲学上的说法就是事物的发展都有两面性,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没有一个万全的决策或者制度,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地查缺补漏。尽最大可能去完善,去丰富。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用中华标准来进行剖析审视西方的文明史,不是为了贬低他们,嘲弄他们,而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更加客观地分析利弊,找出问题,这对于西方国家完善自己的体制,中国借鉴吸收他国长处都是一件好事。

  我们在这其中看到了西方人对于改革的魄力和决心,看到了他们对于自由,对于信仰的追逐和敬畏,这是相对保守的中华文明需要借鉴的,如何在保持自己特色的同时增加开放性和包容度,如何面对变化万千的世界环境已经可以紧跟时代步伐,不断创新争优。

  反之,西方文明行进过快,底子相对薄弱缺乏厚重感和历史感,这让他们的制度有些冒进和极端,这样打下的根基不稳,更容易因此滋生一些事端,破坏和平友好的心态和局面。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对于任何一种文明的发展都有其深刻的借鉴意义,无论怎样变化改革,都不能忘记这颗初心,只有这样才能经受住历史的考验,时代的鞭策。

  最后,希望东方文明,西方文明,世界文明都能和谐发展,不断前进,人类的明天会更加地光明繁荣。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