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深圳知名企业投资长沙的遭遇:三年难开业再被洗劫

时间:2021-12-02 11:02:14 作者:石雷来源:天椒网


  2021年3月30日,长沙市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沙华讯)总经理何忠洲向长沙市委书记发出紧急求助。

  两个星期前,他位于长沙市开福区金霞经济开发区军民融合产业园的办公楼被洗劫一空。洗劫者甚至毫不顾忌,发来现场拆抢图片进行炫耀。

  何忠洲同时兼任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投资联盟副主席、深圳市工业总会副会长等。此前,他是知名时政记者,先后任职于《中国新闻周刊》《南方周末》。2011年,他离开新闻战线,加入同学创立的华讯方舟集团。

  作为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深圳五个战略新兴企业之一的华讯方舟集团,2007年8月在深圳成立,是一家专注于移动宽带网络设备及相关增值业务的研究、开发、集成、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由其控制华讯方舟(000687.SZ),是一家致力于推进国防与军队信息化建设的综合防务服务商。

  2017年,时任长沙市长亲自到深圳做游说工作,以该市开福区招商引资的名义,邀请华讯方舟集团落户长沙金霞经济开发区。在开福区主要领导一再表示“别的地方能给的招商政策我们加倍给”的承诺下,何忠洲作为华讯方舟集团,介入此项目的运作。

  早在2015年7月3日,华讯方舟集团与何忠洲合作成立中科(深圳)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时值2017年10月,由后面成立了全资子公司——长沙华讯,正式进入金霞经济开发区,很快被作为“开福区2018年招商引资第一号企业”(开福区主要领导语)。

  彼时,开福区正大力挖掘辖区内国防科技大学力量,搞军民融合产业园和高新区。作为华讯方舟科技集团旗下一员,长沙华讯的落地无疑给开福区提供了极大的支撑。

  一开始,开福区给长沙华讯的承诺包括:配备专人服务、连续三年提供本地市场与业务……

  “从此开启幸福的旅程。”在2018年1月25日开福区的招商引资大会上,何忠洲作为第一个发言代表如此说。在这个以“开启幸福”为口号的省城核心区,一个美好的开始似乎就在眼前。

  但在还没正式开始之前,一切就戛然而止。2017年9月,就在入园协议签订不到一周,亦即国庆节前夕,区里布置下政治任务——为迎接11月8日长沙市四大领导班子到园区视察,要求长沙华讯在一个月内完成办公楼的设计与装修——那是位于“军民融合产业园”园区门口正对着的一栋楼。

  于是,长沙一家装修公司在当地领导的推荐下,先行进入施工。谁知装修进场没几天,原本协议垫资的装修公司突然停工,提出要先付款。

  此前,负责监督装修的长沙华讯副总彭建波发现,装饰公司的装修没有基本的规范,肆意变动需求且不经过任何人,在项目负责人不签字的情况下仍然自行装修,等等。长沙华讯答复该装饰公司,等2017年12月份,长沙市四大领导班子的园区检查完成之后,长沙华讯即依照协议约定,按实际装修进度进行结算,再决定下一步装修计划。

  但是,长沙华讯随后遭遇到的是装饰公司的封门、堵路、断水断电,以及随之而来的大横幅标语挂上楼顶。

  尽管只装修了很少一部分,但为息事宁人,长沙华讯在金霞园区领导的要求下,相继付清工程款120万余元。时不时要求付点儿钱的装修方,得寸进尺,一直耍横,包括但不限于以上访、闹事、纠缠等方式,甚至在2018年6月将办公楼大门彻底锁死。

  有意思的是,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长沙华讯到底要支付多少钱,连装修公司老板丁贵昌自己都说不清楚。

  紧随其后,一系列强执行动开始,先是长沙华讯办公楼前的道闸等设备不翼而飞,然后四台价值20余万的空调主机凭空失踪——在长沙华讯找到物业,物业报警后,原本各就各位处于室外的四台空调主机又神奇般地集中出现在办公楼内;再后来,就是4月10日的一幕,外墙被部分拆卸,楼内能拆卸值钱的东西被一扫而空。

  这个过程中,开福区政府和金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态度变化无常。一再拍胸脯称保证解决的园区领导,在一年后改口称自己管不了此事。同时,三年换了三名对接人,每一次承诺都会因换人而不再作数。

  在开福区主要领导更换后,一开始的承诺与追捧,迅速变为无人问津,原本花大力打造的军民融合产业园,悄悄地挂上了“智能制造产业园”的牌子。

  到2020年,三年合同期即将届满,出人意料的是,在长期无人管的情况下,金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开始起诉长沙华讯,要求一天也未能进入园区的长沙华讯缴纳400多万元租金。

  “我们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进不能进、退又退不出的窘境。”何忠洲说,从装修纠纷开始,长沙华讯就不断发函给园区,希望就进退园区给一个明确的意见,但从无回音。

  在装修方几度盗抢长沙华讯的资产后,步调一致,2018年6月,金霞园区也在长沙华讯办公楼加了一把锁,除此再无说法。针对记者的多次问讯,园区与装饰公司均不予置评。

  对于自己资产接连的不翼而飞,长沙华讯曾不断反映,开福区和金霞园区的说法是,这属于民事纠纷。报警后,警察称是“经济纠纷”便不再插手。去信访,回复称不受理涉案涉诉事宜。

  何忠洲此时意味着,在别人的地盘,自己并没有维权渠道和救济方式。

  站在曾想开启幸福的地方,何忠洲说,这是一段噩梦。他将用亲身教训,竭尽全力告知欲到开福区投资兴业的同道,“有的地方并不会等羊肥了再宰,只要圈进了,就会剥你三层皮。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