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德尔塔变异毒株为何传播如此之快?接下来如何防控?专家解答

时间:2021-08-15 07:21:20 来源:新京报


据央视新闻消息,本周,南京每天新增确诊的病例数,降到了0至2例,多个地区调整恢复为低风险。此轮疫情最初的风暴眼开始趋于平静,距它100公里外的扬州,成了绝对关注点。从7月28日扬州出现第一例南京关联病例,到今天,2周多的时间,扬州的确诊病例已经突破了500,并且还在以每天超过30例的速度快速增长。这轮疫情如此凶猛,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它是由“德尔塔”变异株引发的。目前,全国已有16个省份发现本土疫情,周二开始,此轮的确诊病例数已经突破了1000例。毫无疑问,这是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大的一次挑战。我们还需要多长时间解决问题?面对新型毒株,接下来无论是疫苗接种还是防控手段,又将如何进行或改变?《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这一波疫情。

“德尔塔”为何传播如此之快?

来势凶猛的“德尔塔”变异株,让即将步入尾声的夏季,格外令人焦灼。本周四,郑州开始了全市范围第三次全员核酸检测。而扬州主城区内的大规模核酸检测,也进行到了第七轮。目前,全国新发现的本土确诊病例,绝大多数都是从封闭区和隔离点中筛查出来的。上周,国务院联防联控专家曾预测,疫情可能将在两到三个潜伏期内,也就是4到6周得到控制。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为什么这个人群会扩得这么大?一个问题就是发现的时候比较晚,一发现就已经是一窝了,第二个就是追溯慢。如果前期才传了三五个人,就把它搞清楚了,这种时候是可以追溯的,等它发现晚的话,追溯就非常难,已经搞不清楚谁传给谁的了。但是又要在短期内,赶紧要控制住疫情,所以我就做一个封闭,然后逐个排摸做核酸检测来发现它。

两个多月前,“德尔塔”变异株就在广州引发过疫情,但大规模地席卷全国,还是第一次。去年9月,“德尔塔”变异株最早在印度被发现。今年5月,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需要全球关切的变异毒株,已在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流行。研究发现,“德尔塔”的传染能力已经超过SARS、埃博拉、天花,与水痘持平,一名感染者可以传染5到9人,是原始病毒的2到3倍。“德尔塔”的传播速度非常快,感染者与他人靠近,即使无交谈、无接触,也能完成传播。而最让人担心的是,已有多地报告,有接种过新冠疫苗的人被传染。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疫苗虽然不能百分百阻断感染,但是它能有效减少重症的比例,这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也因为这一点,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挑战,就是说轻症变多了,有很多人是无症状的感染,这种比例可能在今后疫苗人群普及百分比增长的情况下会增多。那么也就是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早发现疫情就变得更难。

据统计,这轮疫情影响最大的南京机场传播链,已至少波及了内地13省份29市。去年,该机场的吞吐量在全国排名第十二,人员流动本就很大。成为此轮疫情第二中心的张家界,最初的感染就来自于一对在南京中转的旅客。她们在南京T1航站楼的卫生间内感染病毒,随后在张家界观看《魅力湘西》演出时,引爆了疫情。而接待她们的导游,又将病毒传播给一个来自江苏淮安的10人旅行团。该团在荆州高铁站候车时,又分别传染给了来自武汉、荆州、海口的乘客,导致更大范围的扩散。这一切都源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在境外航班管理上,存在严重的漏洞。

南京市疾控中心 副主任 丁洁:经过调查发现,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保洁工作,由于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了个别保洁人员感染,进而在保洁员人群当中扩散传播。该公司保洁员同时负责国内和国际航班垃圾清运。

CA910,是一架由俄罗斯入境的国际航班,此前曾因出现境外确诊病例而民航局被熔断过十次。但南京禄口机场却把本该分开运营的国际、国内航班,变为混合运营,不但保洁员交叉执勤,清洁工具也共用。病毒就这样经过保洁员传染给中转的旅客。此外,南京从7月20日发现疫情,到宣布国内国际航班全部暂停,间隔了整整10天。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病毒传播,如果你是发生在交通枢纽,那就是一下子就可以带到全国各地,而且这种带没有一定的规律性,完全有一些偶然因素,就是要把常态化的情况下,我们所有的措施要落实。你像机场,那就是人、场、物分级分类管理,加上外面有病毒接触的这些风险人群的闭环管理,这个来不得半点漏洞,这个相当于守国门的第一道。

眼下,国际航班与货物运输,已经成为变异毒株潜入我国最主要的途径,也是在国内再度点燃疫情的最大风险,为堵住漏洞,民航局提出了更进一步的防控要求。

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副司长 韩光祖:加密所有一线工作人员核酸检测频次,从事国际业务的一线工作人员,要求做到隔天核酸检测,其他服务保障人员要做到每周两测,采取一定工作周期的轮班制,工作期间集中住宿、封闭管理,避免与家庭成员和社区普通人员接触,避免交叉作业。

在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防控背景下,陆路口岸以及机场海关成了高危之地,当然也是重点防控的场所。像南京禄口机场这样大量接触进口货品、入境人员,那么我们的工作人员应该怎样进行管理?这的确是个精细活儿。稍微马虎和松懈,一传十,十传百,就又酿成了这一波来势汹汹的疫情,那么德尔塔变异毒株与以往已经有了很大不同,我们相关的防御策略是否需要改变?

精确防控,唯快不破

正值夏季,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双层手套、N95口罩、护目镜一个都不能少。全国多地因为新一轮疫情再度紧张。多地核酸检测覆盖规模大、频次高。一些重点防疫地区的核酸采样现场、样本检测实验室几乎昼夜不休,为的是把近期引发国内多地疫情的新病毒,“德尔塔”变异毒株可能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不久前,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一次论坛上分享了国内城市初次遭遇“德尔塔”的经验,他提出,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特点,原有密接者的概念可能需要改变。

中国工程院院士 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 钟南山:我们平常讲密切接触者就是家人,一块吃饭,同一个办公室的,一米之内一块吃饭开会的,这就是讲密切接触者,这个概念已经不大适用了。我们现在初步看,不一定很对,但是通过经验,六七天的观察和追究,我们发现应该是这么考虑的。所以后来广州就采用这个,你在同一个空间,比如你在这栋楼里头,有一个人得了,你这栋楼都要注意,都是密切接触者。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建筑,而且在发病前四天就要考虑,要进行分级的封闭或者封控。

5月,我国初次遭遇“德尔塔”的经验,为如今国内其它城市提供参考样本。扩大密接者或许是众多防控方法的中的一个。实际上,截至8月4日上午9时,我国中高风险地区144个,为常态化防控以来最多;但在一周后,本周三,该数据超过两百个;本周五,这一数据回落到一百五十多个。数据加加减减,一方面,近期个别受“德尔塔”波及的城市,曾出现核酸检测点因现场组织混乱等原因导致感染的事件,这势必会提升地区疫情风险;而另一方面,在一些防控有效的城市中,风险地的数量在减少。这又说明,“德尔塔”并非不可防。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德尔塔还是没有跟原来的病毒,有一个本质上的根本的变化,它还是跟原来是一致的,只不过它是个传播能力更强一些(病毒),我们之前所有用的这些有效的措施,都是适用的。针对传播力强这一点,更提醒我们你不能有漏洞,一有漏洞就可能钻这个空子。

此外,作为受此轮疫情波及城市的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吴凡看来,疫情突发时,防控工作做到早发现、快速管控,才可能在与疫情的对抗中抢占先机。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那么我自己参与这些疫情防控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两个字,一个是早,一个是快。早就决定了你刚刚有几个人,那么他接触的人还没呈几何级增长的时候,你把这些涉及到的高风险的密接、次密接都给找出来。还有一个就是快,在所有的疫情处置过程中,工作是以小时计的,也就是说最早的时候发现小范围,然后最快的速度,把涉及到的人群管控住,以最小的社会成本,最小的社会影响来处置这个疫情。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