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周鸿陵:新冠:催生一个新世界

时间:2021-10-21 10:29:46 作者:周鸿陵来源:戏剧化意行 访问专栏


  自2019年新冠疫情在武汉被发现以来,感染人数数以亿计,确诊病例两亿多人,死亡人数超过四百多万。资料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2021年10月8日18时49分(北京时间9日零时49分),全球确诊病例达到236,599,025例;死亡病例达到4,831,486例。

  新冠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对世界造成巨大冲击,各行各业人员都对新冠有不同的研究判断。

  从文明跃迁的维度分析解读,一言以蔽之:“新冠:催生了一个新世界!”

  新冠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

  新冠最早在中国武汉发现,当然,现在不排除最早发现新冠另有他地,只是被一些人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披露而已,但评论比较深刻的还是两个美国人。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2020年3月17日发表文章,认为新冠肺炎将成为“公元前和公元后”那样的历史分期的起点, 即B.C-Before Corona 和A.C. — After Corona,因为新冠人类社会被分成两个世界——新冠之前(Before Corona)的世界与新冠之后(After Corona)的世界。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2020年4月3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专栏文章。基辛格在文中指出,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对人类发起袭击,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各国必须在合作的基础上解决当前的问题,否则将面临最坏结果。

  基辛格指出,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没有一个国家,即使是美国,能够通过单纯的国家努力战胜这种病毒。解决当前的问题,最终必须与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计划相结合。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这两件事,我们将面临最坏的结果。在全文的最后,基辛格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纪元。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是,在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失败可能会引火烧身。”

  何谓新世界?何谓旧世界?

  那么新旧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新世界是一个生态文明的世界,旧世界是一个工业文明的世界!

  文明变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内容。从远古以来人类经过渔猎采集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目前开始进入生态文明。

  工业文明是以工业化为重要标志、机械化大生产占主导地位的一种现代社会文明状态。其主要特点大致表现为工业化、城市化。所谓的现代化社会就是指以工业文明为核心的现代社会。现代社会的三大支柱是个人主义、工具理性、民族国家,可以说现代社会就是以权利伦理为基础建构的多层次多维度社会秩序安排。很长一段时间,人类社会就处在工业文明的世界中,任何国家不管你愿意是否都会成为工业文明的一个部分,无论是自觉进入还是被动进入,你都是工业文明世界的组成。

  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新阶段,是以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社会。生态文明社会需要遵循人民主义、社会价值、天下一体的价值理念,以责任伦理为基础建构社会秩序。生态文明社会的经济支撑是数字经济,因此也有人认为新文明的社会就是信息社会,其实这只是新文明世界一个侧面而已。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个世界已经进入生态文明阶段,自觉者在这个世界里乘风破浪,被动者随时代起舞,抵制者成为时代的弃儿。

  新冠在新旧世界之间变脸

  瘟疫是与饥荒、战争等相并列的重大灾难,曾经多次在人类历史上不断重复上演。所不同是不同时代会采用不同技术方法,当然同一时代也会因为认识不同、理念不同带来不同的抗疫效果。

  在工业文明旧世界里,人们基于个人主义至上的理念,以个人自由为借口可以不戴口罩任意聚会,而使得新冠防疫难上加难,进而导致人为的扩散,也有一些人不顾社会需求,大发新冠之财。更有美国在新冠面前,仍然以“美国优先”为指导,垄断疫苗,拦截防疫物资,使得疫情在欧美国家蔓延。可以说新冠在一些旧世界的国度里成了精灵妖怪,无处不在,为所欲为。

  中国作为与时俱进的国家,顺应社会发展的潮流,以生态文明的新思维指导抗疫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首先在抗疫过程中发挥了集体主义的优势,以人民为中心,亿万民众以责任和担当响应社会的召唤,组织起来抗击疫情,使得中国成为战疫最有成效的国家,率先恢复生产,迎来经济正增长。同时,中国以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指导,为世界抗疫做出了重大贡献。可以说新冠在中国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似乎变成了被驯化的小怪兽,不那么张狂了。

  人类在战疫中展现了不同的未来图景,为人类告别旧世界走向新世界树立了自信找到了方向。

  新世界建设中的中国担当

  许多先贤很早就把寻找新世界的目光转向了中国。

  著名的历史学家汤因比于1929—1930年从伦敦出发,自西向东穿过欧洲、西亚、南亚、东南亚多地,到达东方的中国和日本,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横穿苏联回到英国。随后他在《中国纪行:从旧世界到新世界》将中国称为“新世界”,将欧洲大陆称为“旧世界”,他在以后还说,只有具备中国传统智慧的族群,才有资格统一全世界。

  《光明日报》2004年9月30日报道,北京大学教授许渊冲先生说,全世界7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于1988年在巴黎聚会,讨论新世纪世界的前途,他们竟然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认为21世纪,人类如果要过和平幸福的生活,就应该回到2500年前中国的孔子那里去寻找智慧。

  中国学者姚中秋2012年底,提出了世界历史已进入“中国时刻”的论断。近期他指出:“新冠疫情出人意料的反转和迅速蔓延,加速了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之演进速度。世界历史本已进入中国时刻了,这次全球大瘟疫则给历史进程踩了一脚油门,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认真对待中国的价值和制度,中国之道将会更为有力地化成天下:中国已证明了自己强大的避险和恢复能力,依托其全产业链,中国一度暂停的经济将逐渐复苏,当然会经过艰难的结构调整;全球资本将更多地涌入中国。中国将更多依靠内需,而非出口。但经济全球化不会死去,而是死后重生,疫情过后,各国将重新审视本国的经济建设重点,重建国际分工和贸易体系。中国将是全球生产、贸易体系的枢纽,把东亚、东南亚各国和一带一路国家整合为一个新的体系。”

  建设新世界,中国能够负起责任勇于担当的原因是由于中国文化包含着生态文明的价值理念,包括天人合一的生命哲学、天下为公的道德信念、天下大同的理想追求。

  由此,中国抗疫才为世界进行了有效的解说和演示!

  天理大序光照新世界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2021年10月6日在苏黎世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会晤,双方发布的新闻稿相对都更加积极。但在对中美关系定位方面却有明显的不同,沙利文说是竞争关系,杨洁篪则表示中方不同意这样的定位,认为中美关系应该追求共赢。

  “竞争”亦或“共赢”这是一个必须决定的问题,“竞争”是工业文明老思维的遗存,“共赢”则是生态文明最新倡导。共商共建共赢是在寻求共识的基础上构建新文明的唯一坦途。

  人类正在告别工业文明旧世界,人类正在进入生态文明新世界!在文明变迁过程中,总会有主体国家扮演引领者的角色,能够成功扮演引领者角色的国度,一个重要原因是该民族的文化传统与新文明有强烈的耦合性,所谓适者生存是也。

  在人类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的过程中,欧美国家以领头雁的身份为人类的进步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当工业文明不再适应人类发展的需求时,西方国家却失去了学习创新的动力,固化地展现出了自我中心,为了一国之私不惜动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暴力阻碍防止其他国家的进步!

  其实,这些都是以美国为代表旧文明国家不适应文明演进的结果。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这是一个事实,虽然严酷,但一个跟不上时代进步的民族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创新引领的桂冠已经被自己摘下扔掉了。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