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半月谈》回应作家斩鞍评论:靖国神社永远不能去

时间:2021-08-14 14:30:31 来源:青瞳视角


 

8月13日,作家斩鞍在《半月谈》官方微博就张哲瀚到日本神社一事发表评论:“所以靖国神社连参观都不能去了?”8月14日,《半月谈》官方微博回应:不能,永远!”

 

 

随后,斩鞍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长文道歉,全文如下:

 

 

昨天发了三条很不合时宜的微博,造成了远未想到的巨大负面影响。首先我向所有人道歉,这个道歉对历史、也是对所有被我伤害到的人。

 

 

郑重道歉。

 

 

微博发布的起因是看见了@半月谈 评论张哲瀚靖国神社拍照事件。我完全不知道张哲瀚这个人是谁,对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没有做了解,看到半月谈的“错误是出在去靖国神社这一行为本身”就直接片面转发评论到“去靖国神社参观也不行了?莫名其妙……”

 

 

会发出这一评论是因为我去过靖国神社,而且是故意去的,因为对这段日本不愿意承认的历史,我很好奇他们到底是怎样表述的。

 

 

我这一辈的人,从小看的就是小兵张嘎地道战之类,家中祖辈是抗日游击队,但是上学的时候赶上地球村发达,接触了很多日本的东西,所以对日本这个国家的历史和现代,真相和狡辩常常感到疑惑,觉得他们乱成一团,所以我们的感受也很混乱。后来读书时接触了几个日本同学可以闲聊。大约一年多后感觉到可怕,因为每每忍不住提到了日本侵华的那一段,日本同学虽然表现得非常吃惊,连连说:是的,听说过,曾经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非常抱歉……但我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他就接着说:但日本也是没有办法,也是被西方列强欺压着,(不侵略的话)就没有办法生存。在真实的历史记录中,我所形成的认知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了侵略战争并且部分人至今不承认 ,说实话,第一次碰到普通日本人民这样的大回环,我甚至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我所能接触到的日本人基本是两个腔调:一,那段历史很久了我也不太清楚;二,日本也是没有办法。现实中,想要破坏日本人的最好办法就是跟他们聊日本侵华史。不管多么熟络的关系,聊到这个立马降到冰点。看过不少关于战后日本的书和文献,也了解了日本战犯在美国占领军庇护下始终没有得到清算的渊源。我忍不住想,这真的只是一小部分日本极端份子在否认历史吗?好像并不止如此。

 

 

所以后来去日本旅行,行程中本来没有靖国神社这一项,离开东京的前一天我决定还是去看一下这个地方,想知道真实的日本人对这个地方的态度是什么样的。答案和我想的也一样:充满了荒谬和无知。

 

 

想知道靖国神社里有什么的,可以看破产兄弟的那个视频,内容和观点完全赞同。我原本预期参观会激起朴素的愤怒,但实际上笼罩整个行程的是一种荒谬感——推诿战争的责任绝对不是极端分子的行为,而是整个日本民族的惯性使然。若没有巨大的外力压迫推动下,这种价值观不可能产生内生的反省和改变的。

 

 

在日常生活的层面,国人对于日本文化和产品的憎恨与喜爱是并存的,朴素而纯粹,且可能很长时间内都会如此。正因为要长期相处,深入了解这样一个邻居,我觉得是有意义的。这是我会去看靖国神社的缘由,但我去并没有任何记录和留念,我秉持着了解的心态去,和@半月谈 表述的不要娱乐模糊历史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我却只进行了片面的评论,是我个人的过错。

 

 

我的错误在于,我并没有充分理解《半月谈》到底想表达什么,就进行了片面的表达。

 

 

《半月谈》希望我们不要娱乐化一笔带过历史,这一点我完全认可。昨天发布之后有很多人提到了我在给张哲瀚洗地,吃瓜不吃完整就发声,我当时心想这个人我又不认识又不关心,了解他的前因后果干嘛。昨天引发问题以后,我把整个事件理了一遍,才真的认识到了我对于这个事件的评价太过于表面,在这个点上插入的评论非常的不恰当,会引发极大的负面的影响。

 

 

回头看我对@半月谈 的评论,就是截取片段只发表自己关心的意见,但在历史问题上,是绝不能这样片面与不谨慎的。

 

 

民族感情的问题,不能用理客中来搪塞,我在此就不当发表评论向历史、向广大网友致以诚挚的歉意。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满羿

 

 

编辑/弓立芳

 

[ 北京头条客户端 ]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