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深度」复盘白银“致命马拉松”救援18小时

时间:2021-05-26 14:10:09 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 | 翟星理 实习记者 丁倩倩编辑 | 赵孟1

2021年5月22日9时,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在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开赛,共172人参赛。在随后的恶劣天气中,多名选手在高海拔赛段出现严重失温,21人遇难,其余151名人员被安全搜救接回,其中有8名伤员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白银市官方通报称,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

事发当天中午12点17分,赛事微信群里有选手发布求救信息。晚上7点,消防人员赶到赛区后,面对的是一段车辆无法通行的无人区,他们最终到达事发赛段的时间是当晚21点左右。此时,距离参赛选手发出第一条求救信息的大约9小时。

在专业救援队赶来前的这9个小时里,赛区里的数十名牧羊人和村民,展开了一场生死救援。

“太晚了”

39岁的尚立山和同伴找到的第一个参赛选手,正仰面躺在地上,眼睛瞪得很大。他去摸选手的脖颈,没有脉搏,手和脚都是僵硬的。

“已经遇难了。”他和消防员把遗体抬到王家窑。遇难者距离赛道大约50米,尚立山推测,起雾的时候,这位选手迷路了。后来,他们在附近又找到两具遗体,都抬进这个窑里。

5月22日中午大约13点,白银市景泰县中泉镇常生村村民尚立山看到牧羊人微信群里有人发消息,“情况不对,有衣服的拿衣服,赶紧上山。”他以为是在开玩笑,放下手机准备去睡午觉。

附近村庄的牧羊人常在这个微信群互通信息。尚立山也养羊为生,山上就是他的工作地。那天凌晨四五点,山里刮起大风,天气预报说会下雨,尚立山没有去放羊。

此时,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百公里越野赛正在进行,常生村在赛区内,离后来出事的赛段最近。黄河石林山地百公里越野赛此前已经举行过三届,每次都有赛道经过常生村。

牧羊人所言非虚。12点17分,有参赛人员在赛事微信群发布求助信息。赛事组委会安排救援力量20人,先后救出18名参赛人员。这条求助信息由何人所发已经难以求证,因为第二天早上,赛事微信群被解散了。

牧羊人微信群里的信息让尚立山隐约感到不安。他试探性地给两名在山上的牧羊人打电话,都没打通,他“感觉不对”。

14点,他开车出发了,几分钟后到黄河边上,道路已经无法行车。他下车步行大约两小时,到达牧羊人经常避风的窑洞。窑洞的位置靠近赛道CP3(第三个打卡点)。

事后,尚立山才知道,除了当天早上就去山上放羊、种地的少数几位常生村村民之外,他是第一批上山的救援力量。

在山上,他接到村里的通知:确实出事了,原地等待还在路上的消防员,为他们做向导。

除了牧羊人和村里的庄稼户,这座黄河边上常年光秃秃的苍茫大山没人来,也没有路,几乎是无人区。

景泰县消防救援大队的12名队员是在20点前后与尚立山汇合的。天已经黑下来,他们以CP3为起点,沿着赛道向CP2的方向开始搜索。

大约在21点,他们已经找到3名参赛选手的遗体。“(我们到的)太晚了”,他说。

赛道上的路标。摄影:翟星理遗体全部被抬到王家窑。王家窑是常生村王氏先祖于清末民初开挖的窑洞,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上山放羊的族人遮风避雨。

山上风大,体感气温低,即便是风和日丽的天气,他们都要穿着厚衣服上山。离王家窑不远处,还有一处窑洞名为朱家窑,由常生村朱氏先祖修建,现在由常生村村民朱克铭使用。尚立山刚到达CP3的时候,一早就上山放羊的朱克铭已经救了6名参赛选手,他们都在朱家窑,全都活着。

“赶紧穿衣服,别跑了”

黄河石林山地百公里越野赛起点为黄河石林景区门口,途经豹子沟广场、观景台、常生村、朱家窑、付家岘、金坪村、戚家泉,终点为豹子沟广场,全程包括CP1-CP9共计9个打卡点。选手必须通过所有的打卡计时打卡,否则取消全部比赛成绩。

该赛道多为自然起伏的山地,山间土路或沙石路,有爬坡、下坡障碍,其中一段22道弯修建在悬崖上,全长2.3公里,落差216米,多弯道、山坡。

根据官方通报,当天13点左右,100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位于CP2与CP3之间),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比赛当即停止。

此次赛事海报。图片来自主办方但牧羊人朱克铭事后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这种恶劣天气在当地“挺常见”,并不影响他每天出去放羊。但随后,他又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这种天气“真的非常罕见”。

事实上,预警在比赛开始不久就有人发出。一位赛事摄影师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称,当日10点44分,他已经到CP2,当时风很大,“我在小山包上用三脚架架着长焦(镜头)拍摄的时候,机器会被吹飞,大家已经非常冷了”。他和拍摄团队负责人联系赛事组委会的人,询问是否可以终止比赛,但未得到反馈。

常生村村民朱建东当天早上就和妻子上山干活,他们的玉米地在CP2附近。村民上山种地交通不便,要摩托车并步行。他们通常会在自家田地附近搭建一个小木屋,平时存放一些厚衣服备用,中午还可以做点热饭。

吃完午饭,下雨了。朱建东夫妇清楚山上的气候特点,风雨交加,人的体感温度很低,越往上爬越冷。小木屋外,不断有在CP2打卡完的选手往山上冲。

朱建东起初想,这些运动员真有毅力。但雨越下越大,风势也达到了六七级。朱的妻子建议,把他们自己的衣服给运动员。朱建东觉得,“运动员会不会嫌我们的衣服脏?”妻子说:“没事,先发”。

他们抱着小木屋里的备用衣物,淋着雨和冰雹站在赛道旁,见人就劝:“赶紧穿衣服,别跑了。”

不远处,朱建东看到,同村的罗维富、罗崇宏也抱着自家小木屋里的备用衣物在发。他们相互没有商量,但这样的天气不能从事户外活动,是常年在山上劳作的村民的共识。

三家人共计二十多件备用衣服都发完后,朱建东在赛道旁喊:“别跑了,上面不能行(方言,意为人不能坚持住),先上我家(小木屋)”。

离朱建东家一公里远的地方,是同村村民刘明胜家的小木屋。刘明胜不再种地,小木屋早已废弃。朱建东赶过去,一拉开门,里面黑压压都是避雨的参赛选手。

13点,朱克铭正躲在朱家窑避雨,听到外面有人呼救,他冲到大雨中,找到一位正在抽搐的参赛选手,把这位选手接到朱家窑,生火取暖,并拨打了景区的救援热线。

此时,69岁的参赛选手、美国医学科学院国际院士、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康复医学中心主任励建安到达CP2,他事后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他听见一名蓝天救援队队员在打电话,这名队员在大风中说:“我的经验是比赛必须终止!”对方或许是赛事方的人,显然还在犹豫,蓝天救援队队员很生气,说“我已经跟你们讲了,我尽力了,赛事必须停止。”

赛事并未停止,选手们依然奔赴在“死亡线”上。天气越来越糟糕,朱可铭又陆续把5名选手接进朱家窑,但同时发现有两名选手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失去生命体征。天上的冰雹砸下来,他顾不上这两名选手了。

一名女选手经过朱家窑,朱克铭朝她喊,“不能再跑了”,但对方没理会。他追着女选手跑了两公里,终于让她相信再跑下去会出人命。女选手调头弃赛。

在某种意义上,朱克铭挽救了这位女选手的生命。另一位参赛女选手对界面新闻回忆,当时山上的风大到“差点把我吹下悬崖”。

“你们真好”

景区管委会和赛事组委会也许对朱克铭的预警并未重视。一个例证是,当天下14点30分左右,景区管委会给中泉镇镇长冯锡国打电话,传达的信息仅仅是,“需要给运动员运送御寒物资”。

离CP2最近的村庄就是常生村。冯锡国通知常生村村支书王忠,赶紧给选手送衣服送被子。王忠记得很清楚,村里能找到的衣服只有上衣没有裤子。

常生村村支书王忠。摄影:翟星理但当时,因为对山上的情况不了解,他们都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直到下午16点42分,王忠接到朱克铭的妻子打来的电话,说山上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朱克铭发现已经有2名选手不行了。

王忠给朱克铭打电话,无法接通。16点59分,王忠给常生村三个小组长打电话,要求组织熟悉地形的村民赶紧上山救人。

随着山上的信息通过不同渠道传回,王忠把动员令调整到最高级别:常生村所有能上山的劳动力全部携带御寒物资上山。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