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瑞丽围城│五波疫情、四度封城,一个边陲小城长达7个月的停摆

时间:2021-10-28 19:08:34 来源: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疫情冻住了整座城。”过去的近一年时间,核酸检测和隔离是瑞丽人的日常。繁华与冷清,梦想和现实,离开和留守,在人与人之间交织。

这个拥有绵延近170公里边境线的边陲小城,位于云南省西南部,三面与缅甸接壤,既是中国对缅最大的内陆通商口岸,也是入境客运量最多的口岸。

自去年9月以来,在这座面积不足1000平方公里的小城内,接连爆发五次疫情,至今已四度封城。公职人员不是在防疫,就是在守边,当地曾引以为傲的玉石产业与边境贸易也被冰封……

玉石,是瑞丽的名片。但随着珠宝交易市场及翡翠互联网直播关停,瑞丽曾汇集的各地珠宝商相继拖家带口离开。有媒体报道,过去热闹红火的边城常住人口数量锐减。

10月26日,瑞丽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通气会,通报离瑞政策将根据“三区”划分作出相应调整。

停摆的生活

当地居民已做25次核酸检测的记录。

“做核酸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当地的公职人员许阳仍正常上班,但两点一线的生活,仿佛一直在原地打转。许阳每天早上8点半出门,隔天扫码在小区内做一次核酸检测,“我已经做了三四十次。”

瑞丽今年的第一波疫情始于3月29日,那波疫情导致上百人感染,瑞丽从3月30日起封城26天。

可解封后没多久,7月4日,新冠病毒再次爆发,全城人居家隔离。而后,随着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接二连三出现,隔离时间持续拉长,直到8月17日,瑞丽人才重获在市区活动的自由。

“说是解封了,可实际上,工厂、服务类店铺依旧关停,餐饮店不能堂食。”生活在24岁的许阳面前呈现出一片异常景象——他已持续一年没去看过一场电影;热爱运动的他也不能去户外篮球场打次球;全家人刻意减少外出的次数,几乎一周才去买一次菜……许阳知道,即便这样,相较于留守在此的更多人,自己已然是幸运的。

周齐的翡翠生意已长达半年没有交易。

这个走南闯北的温州人在2002年来到瑞丽,瞄准玉石产业的商机,就此安家。毗邻的缅北矿带是世界公认的翡翠原石产地,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这座边贸重镇长期吸引着全国各地怀揣致富梦想的人。

占常住人口近一半的移民几乎撑起了这座小城的半壁江山。周齐估算称,疫情前,曾有超过1万名浙江人在瑞丽,很多是经商。

周齐的生意一度红火,翡翠直播的兴起更是打开了新销路。数据显示,瑞丽珠宝翡翠直播行业2019年交易额突破百亿元。截至2020年5月,在瑞丽从事珠宝翡翠行业直播的从业人员超过6万人。

但从疫情突袭的那天起,繁华顿时销声匿迹。今年4月1日,瑞丽发布《关于暂时关停珠宝交易市场及翡翠互联网直播经营活动的通告》,要求全市辖区内珠宝交易市场、直播基地及翡翠互联网直播经营主体,暂停一切线上线下的经营活动。

玉石产业停摆后,许多珠宝商拖家带口离去,小城归于静默。

空旷的街道。

曾人来人往的德龙夜市关停,台州人王莉开在一旁的小超市也变得难以为继。

过去近20年,这家小超市一直从清晨营业到第二天的凌晨2点。“现在还是开这么久,可一天也没几个人进来,营业额只有原先的四分之一。7月以来,网上订单只有一两笔,还因为找不到骑手,只能取消。”

无奈之下,王莉将小超市一缩再缩,从原本的8个门面缩小到如今3个门面、100多平方米。

“3个门面一年房租13万,现在变成半年付也困难。”王莉叹了口气,她的店里还有三位缅甸籍员工,“其实没必要留员工了,可她们三个姑娘跟了我这么多年……”

王莉还是留下了她们。这个时候,守护和互助,显得非常温暖而珍贵。

珠宝交易市场不远处,小马开的酒吧则已有大半年没开张。

过期的酒水和食材、分文未进的账目、背负的数十万贷款、和店里8位员工的生计,都将这个27岁小伙压得喘不过气,“现在,房租减免了40%,我每个月还要2万元固定支出。”

小马刚创业三年,去年底,正是看到翡翠直播带来的商机,他将酒吧从家乡芒市开到了瑞丽。

“那时,瑞丽来了很多中青年,是座‘不夜城’。生意好的时候,一晚上流水3万元,月流水有20到30万。”可从小有所成到负债累累,似乎只是转眼间,“变卖了另一家酒吧,积蓄已经耗尽了。”

无奈的离开

关门的商铺。

小城内,隔离酒店和快递业正反常地变得火爆。

瑞丽一位快递网点负责人称,持续两个月,自己收到最多的快递订单就是寄行李,发往广东、福建、浙江、江西、河南等全国各地,“一单从几十元到三四百元,一天快递费就能收三四千。”

一位正在酒店隔离准备离瑞的居民称,自己在提交离瑞申请后,排队等待了一周,才住进酒店隔离。

上周六,王莉已经为一家三口提交离瑞申请,她甚至开始后悔没听从丈夫的话,早点离开这里。

“之前我总觉得,再熬一熬就过去了,可一直没看到恢复正常的希望啊。”王莉熟识的人中,已有至少10个家庭离开,“很多人也是因为孩子的学习问题,没办法。”

王莉10岁的儿子已有大半年没上学,“在家上网课,除了数学,其他老师都只布置作业,也不授课。”

这两天,许阳也提交了离瑞申请。“我已经辞职了,工作到这个月底。”

年轻的许阳决心出去闯荡,“先出去逛一圈,过过正常的生活。”

十余天前,小马离开瑞丽抵达北京,寻找新的商机,他还在想方设法凑齐酒吧新一季度的房租,“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瑞丽市核酸检测点,市民排队进行核酸检测。CFP供图

周齐则在观望中留守,“离开没那么简单,有牵挂,也有感情啊……”

这些正在隔离或准备离开的人也大多透露着不舍。王莉说,“瑞丽是个宜居的好城市。”小马说,“我的人脉和资源都在那里啊。”

“吃老本,撑一撑,先熬过这个年。”周齐仍隐隐期待着过往那些寻常日子的回归:那时,直播基地里不分昼夜、人流如织,摊位里摆满了玉石,晶莹剔透。

(文中许阳、周齐、王莉、小马均为化名)

新闻+:

10月26日,瑞丽市开始按照“封闭区、管控区和防范区”三类防控区域进行划分,离瑞政策也据此作出相应调整。

按照新的划分,防范区人员非因病、因丧、因公三种特殊情况申请离瑞的,执行7天自费集中隔离,管控区执行14天自费集中隔离,封闭区则更为严苛。

针对近期的网络舆情,10月27日,瑞丽市召开疫情防控社情民意反映问题专题处置工作会,研究解决近期舆论反应强烈的民生保障问题,积极回应群众期盼。

会议认为,要把民生保障工作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工作来抓,高度重视群众合理诉求,全力以赴帮助解决民生困难。

瑞丽市委、市政府还成立了舆情专班,针对社情民意反映的合理诉求,每日收集推送到相关领导、部门及时办理,要求及时报告办理情况,汇总反馈结果,定期向社会公布办结情况。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