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保供稳价下的山西煤矿:运煤车夜间可上县城主干道、拉煤排队三天三夜

时间:2021-10-22 15:51:56 来源: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实习记者 陈怡帆

山西忻州、吕梁摄影报道

编辑 郭宇

“抢煤”就像打仗一样。

山西一家煤炭运销公司的老板刘某栋派出10多个采购员和1000多辆重卡到山西、陕西、内蒙古的多个煤矿排队拉煤。但如今,就算长期合作的坑口也没有“绿色通道”,重卡一排队就是24小时起,“最多的时候排3天3夜”。

重卡司机贾某已经两周没有回家了,每天中午他将煤拉回公司,紧接着又返回130多公里外的煤矿排队,为了节省时间,他与几个本地司机组成“联盟”,遇到堵车就会上演一场“公路卡位插队大战”。

▲图据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即便是拥有23座煤矿的山西煤炭大县,保供工作也非常紧迫。县里有3家电厂的煤炭急需县里各大煤矿公司供应,此外,相关部门正在计划将农村取暖用煤纳入保供计划。“9月份民用型煤已经涨到1400元/吨,再这样下去,就算有政府补助,老百姓也烧不起了。”一位型煤公司的老板说。

面对节节攀升的煤炭价格,国家发改委采取多种措施保供稳价。9月29日,山西与国内14个省区市签订了四季度中长期煤炭保供合同,承担3900万吨的煤炭保供任务;10月19日下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文称,将充分运用《价格法》规定的一切必要手段,研究对煤炭价格进行干预的具体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促进煤炭市场回归理性,确保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确保人民群众温暖过冬。

山西金正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专家曾浩指出,这是其从业生涯中第一次遇到以《价格法》来干预煤炭价格。对于煤炭价格何时能回落到正常区间,曾浩表示,“今年冬天我们将迎来用煤旺季,保供仍是要点。明年,随着国家增产保供措施陆续落实,并且在需求不会出现新爆发,新能源正常出力、水电无明显负增长的前提下,明年上半年煤炭价格有望回归合理区间。”

煤价疯狂

前几年一周涨5元,现在一天涨几次

同样的煤,价格5年间上涨10多倍;国内一普通矿井,一天能赚三五千万。

今年60岁的刘某栋,从事煤矿行业30多年。如今,他是山西一家煤炭运销公司的老板,公司位于晋陕蒙交界之地,旗下拥有一条煤炭铁路专线。通常,公司派车从煤矿坑口采购动力煤,运到站台,然后通过铁路拉到秦皇岛,最后从港口装船,运到华东和华南。

动力煤持续上涨是从今年2月底开始的。刘某栋记得,中间出现过短暂波动,随后就一直涨到现在。“前几年煤价一周涨5元,就感觉波动挺大的。现在煤价有时候一天涨几次,最多一次涨了300元,没有涨幅低于50元的。”

▲图据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从事煤矿贸易这么多年,刘某栋对价格和政策十分关注,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狂”的煤价市场。“2016年初,我们去坑口拉煤一吨80元,现在同样的煤得1300多元,涨了十多倍。”10月10日,刘某栋向红星新闻记者感叹,内蒙古一个普通的矿井现在一天能赚3000万到5000万。

以5500大卡的动力煤为例,来自CBC金属网的数据显示,10月9日,大同坑口价为1430元/吨;盂县坑口价1478元/吨;平定县坑口价为1483元/吨。而到10月19日,大同坑口价为1800元/吨;盂县坑口价1875元/吨;平定县坑口价为1880元/吨。10天时间,山西三个地方煤价涨了接近400元/吨。

在刘某栋看来,这些统计数据并不准确,因为坑口价到秦皇岛港口往往会涨几百元,10月9日,5500大卡的动力煤在秦皇岛已经突破2000元/吨,此后还在一直不断上涨。

这些天,刘某栋的电话总响个不停,都是全国各地打来找煤的,他只能将手机调成震动,否则和客户说不了几句话就会被打断。此外,经常还有人托朋友找他要煤,他有时候担心煤价太高,对方接受不了,但每次开口报价,对方几乎不考虑价格,只说“有煤就要”。

但其实找煤并不容易,刘某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就算长期合作的坑口也没有“绿色通道”,他公司合作的重卡一排队就是24小时起,“最多的时候排3天3夜”。

刘某栋采取的办法就是,多派人,多派车,无论山西、陕西,还是内蒙古,哪里排队时间短就去哪里。他派出10个采购员到坑口去对接,商谈价格,还派出1000多辆重卡去排队拉煤。

“抢煤大战”

重卡排长龙,拉煤至少要等24小时

抢煤就像打仗,必须争分夺秒;堵车时常发生,绵延近七八公里。

贾某是为刘某栋公司拉煤的重卡司机之一。他今年33岁,陕西府谷县人,开重卡运煤5年。10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忻州五寨县遇到他时,他刚刚卸载了运回公司的煤,还没来得及休息,又要开车前往府谷县。

贾某已经两周没有回家了,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抢煤就像打仗一样,必须争分夺秒。”按照最短时间24小时运一车煤,他一个月最多运25车。每次运载34吨,运费是1000元左右,扣除重卡的车贷,他每个月能赚大概1万元。

“哪里排队车少?哪里排队车少?”车刚起步,对讲机里的司机就开始询问去哪个煤矿。贾某和本地的几个司机组成了一个“联盟”,随时通过对讲机沟通路况信息和坑口排队情况。从五寨县到府谷有几个固定堵车点,他们必须提前知道情况,方便插队,节省时间。

▲图据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下午1点半,红星新闻记者乘坐贾某的重卡从五寨县出发,130多公里的行程,一路都能看到运煤的重卡。有些路段双车道,重卡只能走其中一条车道,运煤车太多了,堵车时常发生。

下午5点40分,最严重的一次堵车发生在保德县,堵车长度超过3公里。为了快速通过,贾某所在的卡车司机“联盟”发起了一场“公路卡位插队大战”。前方的司机将车道卡主,后方的车通过小汽车车道快速插入大车车道。

经过三次插队,贾某的重卡于晚上7点10分通过拥堵点,用时一个半小时。“平时这个路段大多会堵3个小时,我最长时间被堵过五六个小时。”贾某说。

晚上7点20分,贾某的重卡开上整个路线中唯一需要上的一段高速路,随后又加入堵车大军。拉煤的重卡填满了两车道的高速路,卡位插队没办法实施,车只能一点点向前缓慢移动。花费20分钟后通过拥堵点,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反方向拉煤回来的车拥堵更严重,一辆接一辆的重卡排起成长龙,绵延将近七八公里。

尽管今年煤价大涨,但不少运输司机认为,运费并没有随之提高。贾某直言,反而因为抢煤车辆多,让他们拉煤困难重重。

县城保供

“既是民生工程,也是政治任务”

民用型煤价2020年为948元/吨,今年9月已涨至1400元/吨。

疯狂的煤炭市场,也波及到了山西各地。即便是山西煤炭大县柳林县,保供工作也非常紧迫。

柳林县地处山西省中西部,吕梁山西麓,全县国土面积80%以上含煤,煤炭资源远景储量100亿吨,探明储量54亿吨,其中4#优质主焦煤被誉为“国宝”,是全国著名的优质主焦煤生产基地,煤炭大县。

▲图据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柳林县能源局的李某从10月3日开始统筹协调相关部门和县属矿企单位的保供工作。据他介绍,柳林县有4座省属煤矿,23座县属煤矿,山西保供14个省的任务没有落实到柳林县,但是他们现在最要紧的保供任务是为县里三座电厂供煤,以及研究将农村取暖用煤纳入保供计划。

柳林县一位型煤公司老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20年民用型煤价格为948元/吨,政府补助600多元,老百姓只用出300元,而今年9月型煤的价格已经涨到1400元,“再这样下去,就算有政府补助,老百姓也烧不起了。”

鑫飞贺昌煤业集团是柳林县参与保供任务的煤矿之一。最近集团与柳林县电厂签订了一份保供合同,承诺每个月给电厂供应1.4万吨煤。“这是一个民生工程,也是一个政治任务,我们必须完成。”鑫飞贺昌煤业集团相关负责人说。

为柳林县电厂运煤的一家运输公司负责人介绍,此前为了交通安全和保护县城环境,运煤的卡车不能走柳林县主干道,但是自从保供任务之后,主干道可以在晚上通行,这样司机就会少绕行五六十公里。

▲图据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10月15日,红星新闻记者在鑫飞贺昌煤业集团看到,拉煤的重卡排着长队,依次进入储存间拉煤。鑫飞贺昌煤业集团有三个煤矿,产能每年390万吨,此前集团提交了产能核增的相关材料,但是因为属于高瓦斯矿井,未被通过。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