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暖大龄男被窝工程”惹争议,光棍现象背后是什么原因?

时间:2021-10-21 20:39:18 来源:澎湃新闻


当适婚年龄男性比女性多出1752万人时,要怎么办?

近日,一则对湖南湘阴县政协委员《关于重视农村大龄青年择偶难的建议》的答复令舆论哗然,该答复写道,鼓励农村女青年留在家乡,努力降低农村男女青年失调的比例。随后,有媒体刊发《“暖大龄男被窝工程”很有必要》的评论文章,再次引发热议。

不少网友认为,上述说法涉嫌物化女性等问题。多项研究指出,农村大龄男青年结婚难问题的背后是性别比失衡,男多女少的情况必然会导致部分男性难以结婚。

结婚难的农村大龄“光棍”会怎么做?

现阶段,结婚仍然被认为是普遍的人生归宿。一项2014 - 2015年在陕西省安康市的调查数据显示,在1313名受访者中,超八成的安康市农村大龄男性认同“每个男人都应该结婚”和“每个女人都应该结婚”。

然而,在结婚难的现实压力下,大龄男性对婚姻的看法也产生着变化。在上述调查中,经历过结婚难问题的安康市农村大龄男性,对各种非主流婚配方式的接受度,普遍比婚配顺遂的大龄男性高出10%-25%。

比如,婚配不顺的安康农村大龄男性,对“和离婚无孩的妇女结婚”的接受度高达77.2%,对“和离婚但带有女孩的女性结婚”“做上门女婿”等的接受度也普遍在六成以上。另外,还有26.8%的大龄男性在遇到结婚难问题后,更可能灰心丧气,接受终身不婚。农村大龄男青年结婚难问题由来已久。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早在2010年,相比同年龄段的乡村女性,更多的乡村大龄男性还未结婚。随着年龄的增长,部分男性得以结婚,但在45岁及以上的各年龄段男性群体中,始终有至少4%以上的人单身生活。

大龄“剩女”、中年“光棍”,这两个词似乎体现出中国大龄单身世界中的错位,在平行世界中各自生活。在以往的说法中,相比单身男性,单身女性多见于一线大城市。而在国家统计局更广泛的城市概念中,如果不纳入离异和丧偶人口,无论在城镇或乡村,未婚女性比例都要低于未婚男性。

为何农村大龄男青年单身问题备受关注?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曾撰文表示,严格来说,“光棍”是指30岁以上、从未结过婚的“大龄单身男性”,他们有结婚诉求却找不到对象,主要分布在农村和边远地区。“光棍”现象或导致这些男性出现严重心理疾病,也可能出现性交易、性犯罪等行为,带来性安全、性健康等问题。农村大龄男性择偶难背后:男多女少

导致农村单身男性结婚难的原因复杂多样。多项研究指出,主要原因是性别比失衡,出现男多女少的现象。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我国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7,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出3490万;出生性别比为111.3,这意味着每出生100名女婴,就有约111.3个男婴出生。

具体到适婚年龄,今年5月,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表示,20-40岁的适婚年龄男性比女性多出1752万人。如果将农村婚配当成一个市场,现阶段女性是稀缺资源,而男性是富余资源,农村婚姻市场的竞争异常激烈。

省际流动还加剧了性别比失衡,中西部农村成为“低洼地带”。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杨华在其一篇2019年的论文中指出,伴随着农村青壮年的跨区域流动,大量中西部农村的女性人口流向东部地区。这导致,中西部农村的适婚性别比更加不平衡,适婚男性更难找到结婚对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跨省流动的数据中,有29.23%的西部乡村女性和39.45%的中部乡村女性流向了东部地区。这些女性在较发达的地区接触到不同的生活方式、婚姻观念,对结婚的要求与以往不同,对不婚的接受度更高。

上述论文进一步指出,西南农村的“光棍”问题严重,常出现“姐弟婚”,大龄女性在二婚市场中非常抢手。而在东部发达农村地区,大龄未婚女性结婚难才是当地农村家长最焦虑的问题。此外,北方农村的婚姻问题多是“天价彩礼”和“闪婚闪离”现象,南方农村面对的更多是“光棍”现象、买卖婚姻和骗婚问题。农村家庭难以承受之重:天价彩礼

在性别比失衡和适婚女性外流等因素的催化下,“天价彩礼”出现了。西南交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王向阳在其关于“天价彩礼”的论文中指出,此类现象集中出现在最近十年,且主要分布在河南、甘肃、安徽、江西等中西部农村,男性为了追求到更加优质的女性,会通过彩礼数目来展现家庭经济实力,女性则拥有议价资格,“凭什么别人家的女儿值那么多钱”“要得少就是女儿有问题”等说辞成为当地的流行说法。

该研究发现,相比几年前,部分地区在2021年的彩礼金额要高出至少一倍,以甘肃庆阳平凉一带为例,2014年的彩礼金额为15万元及以上,该数目在2021年涨至30万元及以上。不仅如此,除了飞涨的彩礼金额,男方家庭还需要提供房车、“三斤三两百元大钞”等物品。

对收入低下的农村男性而言,高额的结婚成本成为难以逾越的高山。国家统计局今年部署了一项“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山东青岛、浙江宁波等地已公布调查结果,其中青岛市的调查结果显示,当地结婚平均花费为30万元以上,以男方家庭承担为主,超五成男方绝大部分总费用,还有近两成的男性承担全部费用。相对应地,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显示,常居在农村地区的30-44岁大龄男性的2016年平均总收入不到4万元。上述青岛市的调查报告指出,缺乏经济基础、没有稳定的收入、经济条件差是青岛市农村男青年择偶困难的主要限制条件。

为了破除“天价彩礼”等陈规陋习,国家推出32个婚俗改革试验区。今年4月,民政部推出第一批15家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通过创新婚育文化载体,加强青年婚恋观、家庭观教育引导,对婚嫁陋习、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助力婚姻家庭幸福稳定。9月,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等17个县(市、区)成为第二批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