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8天后,畏罪自杀

时间:2021-10-20 00:29:25 来源:南风窗


“欧某中畏罪自杀”——10月18日,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警情通报,当天下午3时许,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在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他是一起重大命案的嫌疑人。近一周来,这起重大命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据警方早前通报,10月10日下午,欧某中持刀进入距自家几十米的欧某九家中,导致2死3伤。在那之前,他们同为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7组的村民,并做了20多年的邻居。

邻里间的血案,波及了四代人。死者是78岁的欧某九及其儿媳欧某英,受伤的是欧某九83岁的妻子林某梅、孙子欧某群及9岁的曾孙欧某轩。根据通报,血案只持续了4分钟。

案发后,欧某中潜逃了8天,最终“畏罪自杀”。

另一边,受害者家属在15日发文称,受伤的3人中,一人已转到普通病房。另外一个大人和9岁孩子仍在ICU抢救。孩子情况不佳,手面临可能截肢的情形。不过,根据上述通报,伤者经及时救治,暂无生命危险。

案发一周内,事件本身及其牵扯出的旁支以复杂的趋向演进。社会在强烈谴责凶手的同时,也关注事件本身的起始和因由。而随着欧某中的自杀,对其追责的法律程序也告终止,留下的问题,或许不会有完整的答案。

当天发生了什么

命案发生的当天,10月10日,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协查通报称,经侦查,平海镇上林村村民欧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

8天后,畏罪自杀

10月10日,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发布的协查通报

导致“2死3伤”的恶性案件,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起初,媒体多个报道中,欧某中工棚上一块被风吹落至欧某九家菜地的铁皮,被视作血案的导火索。欧某九家因此辱骂欧某中,而这导致了,记挂着往日纠纷的欧某中愤而杀人。

然而,受害者家属不认可这个说法,他们告诉记者,觉得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凶杀。他们从邻居家的监控中得知,欧某中工棚的铁皮是在10月2日、3日时,他自己拆掉放在了菜地。家属也从醒来的受害者处得知,事发当天乃至前几天,他们没有跟欧某中发生过争吵。

8天后,畏罪自杀

欧某中的工棚与受害人家的住房对比截图

但在网络上,一股情绪快速发酵。在案发后,一张欧某中的工棚与受害者三层楼房的对比截图广为传播。

随后,疑似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上的求助帖被发现,引来更多关注。这个帖子提到,2017年他因危房改造拿到新建手续后,想在原地建150平的新房。但因为“村霸”阻拦和个别村干部不作为无法建成,一家几代人,包括89岁的老母亲五年来无处栖身。许多网友据此认为,欧某中本来是一个老实人。

8天后,畏罪自杀

疑似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上的求助帖

接着,10月12日,平海镇人民政府发布了一纸悬赏通告。悬赏通告载明,发现欧某中踪迹的,对破案有重大帮助者奖励2万元,发现尸体者奖励5万元。在引发争议之后,“平海之声”将上述悬赏通告删除,只保留了10月10日发布的悬赏通告。这则通告称,对提供有价值线索、直接抓获嫌疑人的,将奖励人民币5万元。

8天后,畏罪自杀

10月12日,平海镇人民政府发布的悬赏通告,通告中称对破案有重大帮助者奖励2万元,发现尸体者奖励5万元

10月13日,秀屿区政府向媒体回应称,两家长期存在土地纠纷,并详述了纠纷细节,其中包括,当地村干部等多次调解未果的情况,这不同于欧某中在社交媒体上所说的“村霸”情形。

同时,莆田警方也回应称,此案中并未涉黑涉恶。

与此同时,欧某中的往日生活被更多地挖掘。上林村七组一位知情者告诉南风窗记者,之前网络传播的欧某中救人一事存疑,反而是他在多年前因为打伤别人而入狱。这一说法的确得到了确认。

一份1991年莆田县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被告人欧某忠,男,二十二岁,汉族,务农,住本县平海乡上林村。因故意伤害,于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七日被逮捕,现取保候审在家。”

8天后,畏罪自杀

1991年的莆田县法院刑事裁定书显示,欧某忠曾因故意伤害被捕

欧某中的妹妹替哥哥做了解释,称那次伤人也是因为当初有人想占用他们的土地。

不过,上述知情者还说出一些与网传说法不同的细节:欧某中那个所谓住了五年的工棚,是在2019年搭建,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存放物品。这一说法跟该村村主任欧金森对媒体的表述一致。

对于土地的问题,受害者家属发文称,是欧某中在建新房时意图占用他家的土地。而有欧某中的家属则表示,是受害者的围墙滑坡到了他们田中后,受害者就说田也是他们的,由此产生纠纷。

邻里纠纷

上林村是个沿海的渔村,之前也是市定和省定的贫困村,缺地是个明显的特征。根据公开信息,上林村总户数865户,总人口4689人,总面积4.79平方公里,但全村耕地面积只有738多亩。平均下来,每人只有0.15亩地。因而,土地对村民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8天后,畏罪自杀

街头张贴的欧某中的悬赏通告

而欧某中跟他人的土地纠纷不止于受害者一家,也不止于近几年。

据媒体报道,欧某中与受害者及欧某贵、欧某勇三人存在土地纠纷。其中,与欧某贵存在纠纷的土地面积最大,有100多平米。受害者与欧某勇与欧某中的土地纠纷面积较少,仅10多平米。

除了土地纠纷面积最大外,欧某中与欧某贵产生纠纷的时间也漫长。

时间倒回26年前,欧某中还不是上林村7组的人。1995年,欧某贵哥哥作为欧某中连襟,将家中一块地赠与欧某中,让他到7组建房。但欧某贵以该地属兄弟共同所有为由,并不承认赠与。由此,他跟欧某中产生激烈冲突。

欧某贵称,当年建房时,欧某中因冲突打伤了他的腿,待他出院时欧某中已将房子修好。欧某贵见房子已成,就暂且作罢。

但是到了2017年,欧某中拆掉旧房后想在原地建新房时,欧某贵再次阻拦,要求归还土地。那时,欧某贵哥哥已离世,当时赠地的情况很难清晰。当下,欧某中的自杀,更让此事永远模糊下去。

之后,镇政府介入协调,提出适当分割建议,欧某贵接受,但因欧某中妻子拒绝,协调失败。

根据受害者家属的说法,欧某中与他们家的土地纠纷起因于其将建新房的位置向西移,占了他们一点土地。

村支书欧阳銮称,当时欧某中在用石头围地块的时候,围住了受害者的一点土地,由此发生了激烈争吵。村干部多次协调后提议,由欧某中一次性补偿受害者2000元补偿或将自己一块杂地归欧某九使用。但欧某中妻子多次不同意调解方案,纠纷未解,欧某中建房一事也一直耽搁。

8天后,畏罪自杀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