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四川29岁小伙劝别人结账被杀,凶手被判死缓!被害人母亲:将上诉

时间:2021-10-19 11:08:01 来源:山东商报速豹新闻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许畅

2020年10月20日,四川自贡,一处宵夜摊,29岁的沈严因劝别人结账,遭对方持水果刀捅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2021年8月27日,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邓远彬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近日,沈严的母亲陈晔刚刚拿到判决书,她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她将会继续上诉,希望法院判处凶手“死刑,立即执行”。

近一年来,陈晔一直在替儿子申请一张见义勇为证书,后被当地有关部门告知,不符合相关认定条件。陈晔对记者说,其实,她也不非是要一个见义勇为的称号,只是“希望能对儿子的行为有一个公正公平的评价。”作为一个母亲,她想证明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一些人口中的“多管闲事”。她认为,沈严的行为至少是一种正。

沈严

“以前计划好的,现在都没了”

2020年10月20日凌晨,在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29岁的小伙沈严下班后来到距离住处不远的宵夜摊。期间,因出言劝一位吃饭完没钱结账的男子付账,被对方持水果刀捅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2021年8月27日,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邓远彬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外,根据民事诉讼中的赔偿,邓远彬须赔偿沈严父母经济损失,包括沈严的丧葬费、交通费共计37633元。

2021年10月18日,沈严的母亲陈晔在接受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跟女朋友去看了房子了,原本计划2021年结婚。”

记者获悉,沈严是“两个家庭的独生子。”1991年,沈严出生。1996年,陈晔与丈夫离婚。2003年,陈晔组织了新的家庭,沈严从父亲处来到母亲身边生活。离婚后,陈晔与前夫虽然各自成立了新的家庭,但都没有生育。

陈晔告诉记者,沈严“对父母孝敬,对朋友真诚耿直豪爽。”高考时,沈严考的不是很理想。考虑到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沈严与母亲发生了分歧。陈晔说,“本来无论怎样,我都希望他能去上一个大学。”但沈严当时告诉她,“我们家庭条件不好,你早出晚归工作很辛苦。我不上大学,你也不至于这么劳累。不是一定上大学才有出路。”

高中毕业后,沈严开过出租车,学过理发,后来和朋友一起做一些装修和维修工作,中途也学过调酒。陈晔说,“从他自己出去赚钱,他从来没让我操过心。至少他的人生中没有过那些不好的污点。”

2020年上半年,沈严的装修工作没有接到什么订单。“当时我跟他说,就待在家里吧,等疫情好一点了,再去工作。”9月,沈严告诉陈晔,“不能老用你的钱,我要出去工作。”随后,他经朋友介绍,去了“离家五六个公交站”的一个KTV,做调酒等工作,“这也是沈严为什么当天那么晚去吃夜宵的原因。”

“并不是说KTV上班的就是坏孩子。”当然,陈晔也不希望儿子一直在KTV做下去。她希望沈严找一个稳定点的工作,哪怕钱不算多。买房的事也提上议事日程了。她对沈严说,“可以结婚就结婚,现在至少我还能动”,然后自己就可以给他们“带小孩”。沈严也答应过她,“春节后就辞职”。只是,“以前计划好的,现在都没了。”

曾劝“吃了饭应该付钱”

2020年10月20日,在宵夜摊究竟发生了什么?沈严是怎样被杀的?

根据陈晔前几天刚拿到的判决书对于案发事实的记录,加上案发时现场的监控视频,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了解到,案发当天凌晨3点5分,沈严与女友来到大安区杨家冲的一家宵夜摊吃面。

陈晔透露,这个宵夜摊位于一条小巷子里,附近正在计划拆迁,有些乱糟糟的。附近多是专门卖宵夜的摊位,“从晚上七八点开始摆摊”,那里距离沈严及其女友租的房子也比较近。

在沈严之前,59岁的邓远彬与四位友人先行来到这里聚餐。凌晨1点左右,其中三人提前离开,邓远彬曾向宵夜摊摊主叶正芳表示稍后结账。凌晨2点左右,邓远彬表示没钱要赊账,叶正芳没有同意,二人遂发生言语争执,“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记者获悉,当天邓远彬一行的餐费是110元。

当沈严与女友到达宵夜摊时,听到二人的争执后,走上前对邓远彬说,“吃了饭应该付钱”。沈严女友称,邓远彬当时“并没有理他”。随后,沈严被女友和摊主儿子劝走。

凌晨3点29分,沈严见邓远彬和叶正芳仍在争执,再次上前围观了解情况。这时,叶正芳同意了邓远彬的朋友第二天来付饭钱,表示邓远彬可以离开,沈严对邓远彬说,“既然说好了,你就可以走了。”凌晨3点31分,邓远彬走到宵夜摊门口时,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水果刀刺向沈严,之后逃离现场。

凌晨5点30分左右,沈严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死亡原因为单刃锐器所致肝脏破裂大失血。当天上午8时许,邓远彬在出租屋内被抓获。

据邓远彬的妹妹说,哥哥邓远彬是低保户,没有什么收入,无家族精神病史。记者了解到,2020年4月23日,在自贡市自流井区,邓远彬因换房问题与一租客发生冲突,邓远彬持镰刀造成对方二级轻伤。

另据现场监控视频显示,凌晨3点03分左右,邓远彬与叶正芳争吵时,有一位在现场买宵夜的男性老者看不过去,转身拿了一根木棒要打邓远彬,后被叶正芳及其儿子拦下。几分钟后,结束当天工作的沈严来到了宵夜摊……

沈严被捅伤后,一位出租车司机在宵夜摊吃面,第一时间免费把沈严送到医院去了。陈晔说,后来她也想办法找过这个司机,比如在网上发文章等,想当面致谢,可惜目前还没有找到。

“希望得到一个公正公平的评价”

“他(邓远彬)就是杀了我的孩子。”对于法院的判决结果,陈晔接受不了只是死缓,她“希望是死刑,立即执行。”

8月27日,法官宣判判决结果的时候,陈晔一下子晕倒过去。120第一时间赶来施救,醒来后,她不服这个判决,并决定上诉。“等到判决结果生效,我有上诉权后,就马上上诉。”陈晔说,因为邓远彬没有可以执行的财产,“我们得到的就是个数字赔偿。”

近一年来,陈晔一直在试图为沈严申请一个见义勇为证书。10月14日,陈晔从自贡市相关部门得到的回复是,因为邓远彬与叶正芳发生争执的过程中,“双方无肢体冲突,双方人身、财产安全没有受到违法犯罪行为的威胁”,沈严当时站出来说话的行为,不符合见义勇为的认定条件,“所以评不上。”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注意到,这一说法与近日当地媒体的相关报道相吻合。

陈晔告诉记者,其实,她也不非是要一个见义勇为的称号,只是“希望能对儿子的行为有一个公正公平的评价。”作为一个母亲,她想证明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一些人口中的“多管闲事”。她认为,沈严的行为至少是一种正能量行为。

陈晔说,从沈严去世至今,叶正芳一家“从没出现过,没有一个电话,更别说其他。”“我并不是希望他们说多少沈严的好话,但他们在面对媒体采访时,公然说沈严是多管闲事”,陈晔说,这让她觉得受到了侮辱。

“我也并不是要他们赔多少钱。”前些日子,陈晔一纸民事诉状将宵夜摊摊主叶正芳母子告上法庭。记者获悉,9月7日,自贡市大安区人民法院对此进行了立案。随后,因“邓远彬杀害沈严案”尚未生效,“法院中止了审理”,“等到判决生效,法院就能重新审理。”

一位熟悉本案但不愿透露姓名的自贡当地律师告诉记者,他认为,法院判处邓远彬死缓“已经是顶格判决”,“除非是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等,才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他看来,沈严的行为即便评不上见义勇为,当地也应该考虑对其行为有一个公允的评价,“哪怕是以街道、社区的名义给他的家人写一封感谢信”,“至少他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是一种正义直言、正能量的表现。当时,还有几个人都在宵夜摊吃饭,只有他站了出来,我觉得是难能可贵的。”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编辑 高玲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