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八百头猪只剩两头,降雨七日后上热搜,被遗忘的山西?

时间:2021-10-11 21:48:30 来源:九派新闻


10月2日至7日,山西省出现大范围强降水。全省117个县(市、区)中有18个县(市、区)降水超过200毫米。其中,太原、阳泉、临汾、长治、吕梁、晋中大部分地区都创下了10月上旬累计降雨量纪录。

暴雨引发河流倒灌,水漫过村庄和工厂。一个养猪场,近800只猪只有两只存活,粉红色的尸体像漂浮的气球。

老板说自己想死的心都有,“老天爷残忍了。都死了,800头,一天时间就没有了。都是猪,满院都是猪,都是漂的猪。”

一个醋厂,大水漫过近千只醋缸,醋和黄河水的颜色搅合在一起,空气中混着粮食和醋的酸臭味。老板称,损失近六百万,欲哭无泪。

人们开始自救,不外乎巩固堤坝和转移人员。孝义的一个村庄,水势来得太快,从收到通知起,不到半小时就全淹了。“只有人跑出来了”,身份证、户口本、银行卡带不出来,换洗衣服都来不及准备。

许多受访者说,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而在社交媒体,关注似乎姗姗来迟,直到9日,#山西加油#才冲上热搜第一。有人说,山西是被遗忘了。

河水倒灌,800头猪活两只

赵先生在孝义市大堡镇东张庄村,他建有一个养猪场,两个猪舍共735头猪。大雨不停,村庄两侧的文峪河和磁窑河倒灌。他坚持两天,每天堵水、抽水,养猪场没事。

可到了6日,汾河决口,“汾河的水来了,把我淹了。”

他说,6日下午,村里通知老人和小孩出去找地方住,怕淹村。次日下午,村支书给他打电话,说大水来了,想办法把猪转移出去。“打完电话不到二十分钟,大水就来了,把我猪场整个淹了。”

他看着大水冲过来,冲着人跑。他带着父亲离开,走之前,把猪舍的栏杆揭开,让它们也跑。这是最后的努力了,“没有管那猪,没法儿管。”

没有用。养猪场被淹没,将近800头猪就只剩两只。他把猪拉到屋顶,“吃的没有了,活不长了。”

他发来视频,背景里都是叹息。一个个粉色的尸体漂在水面上,像气球。水面污浊,垃圾袋、树枝漂浮。

他说自己连想死的心都有。“看看这猪都淹了,一个也没剩下,都是猪,叫人咋活了。辛辛苦苦七八年闹下这,几个小时就毁了,都死了,老天爷残忍了,都死了。800头,一天时间就没有了,都是猪,满院都是猪,都是漂的猪。现在还有一米六七的水,人就没法进,满院都是猪,还有那个猪窝,都是漂的猪。”

“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赵先生说。

这场连续降雨始自10月2日,据中国气象局消息,10月2日20时至7日08时,山西省平均降水量达119.5毫米,太原市平均降水量185.6毫米,全省有18个县(市、区)降水超过200毫米,有51个县(市、区)降水在100200毫米之间,累计降水量最大为285.2毫米。

对比来看,在本次强降水过程中,山西全省共59个国家气象观测站日降水量突破建站以来同期历史极值,63个国家气象观测站过程累计降水量超过同期历史极值。

受此次暴雨影响,5日晚,山西省蒲县荆坡村一带发生山体滑坡,造成5人被埋压。经过连夜抢险救援,被困人员全部救出,其中,4人遇难,1人受伤。遇难者主要为交警值班人员。6日,山西南同普线祁县至东观间昌源河大桥桥台被冲垮。

乌马河畔,56个大棚,近千缸醋

连续下了几天雨,10月7日凌晨2点,山西祁县的郭先生被村里大喇叭吵醒。喇叭通知,距离村子十公里远的乌马河决口了,附近农田、工厂被淹,所有人赶紧转移。

郭先生43岁,有一间占地30亩的酿醋厂,吸纳周围村镇的农民前来打工。被吵醒后,他赶紧到厂房检查情况,“第一件事就是叫工人把电断了。”

五六点,水来了。他站在厂房二楼,借着曙色,看到浩浩汤汤的黄河水涌过来,“哗哗的”。一小时后,水漫一楼。

放心不下,又会游泳,他前往一楼。“所有机器设备、成品、半成品都淹了。”水没过他胸口,没过近千个装醋的大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醋和粮食的混合气味。

门外装粮食的袋子也破了,粮食漂浮水面上,不锈钢罐子也浮起来。“酿造设备要检修,好多年的醋都淹了。”包括原材料、设备、成品、建筑,他估算损失大约五六百万元。“想哭也哭不出来,想叫也叫不出来。二十多年心血损失多少啊。”

漫过郭先生厂房的水来自乌马河。这是汾河一条区域性支流,流经太谷县、祁县和清徐县,其中一段河床高于两岸地面2至4米,成“悬河”。

受大雨影响,5日,乌马河的清徐县、祁县段发生多处决堤,导致沿河附近的小武村等村庄被淹。

清徐县孟封镇的王女士告诉九派新闻,同样受乌马河决堤影响,他们村的56个大棚“都被淹了,远远看去只剩一个脑袋了。”

大棚是今年刚改建的,每个四五米高,花费10到14万元。“自己出一半,贷款一半,现在钱还没挣回来,全淹了。”正是秋收的季节,大棚里种着的第二茬甜瓜已经能卖了,还没来得及收,被水一泡,“直接没了。”

崭新的大棚被泡了,用不成了。温室后墙也是土堆起来的,“被水浸泡后,坍塌只是时间问题。”

她发来视频,田地里除了矗立的树、大棚顶部、些许田埂,其余是一片汪洋一片黄。

根据山西晚报报道,10月6日2时开始,乌马河清徐段行洪流量超过130立方米/秒,远超乌马河清徐段20立方米/秒的承受能力,导致全线漫堤、多次决堤。截至6日15时,清徐县已转移7村共计1.3万余人。

磁窑河决口,换洗衣服都来不及带

人们开始自救,从加固堤防和撤离做起。

山西吕梁孝义市北桥头村,村民李富强说,洪水来的前两天,村民们在河边加固堤防,抵抗上升的水位。北桥头村东边是汾河,其支流磁窑河在此汇入,西边是另一条支流文峪河,向南行进不足十公里,注入汾河。

10月6日下午,他们发觉,水可能拦不住了。水位还在上涨,岸边的泥土里全是水分,上游的水也汹涌而来,他们只能赶紧通知村民撤离。

不止是上游泄洪的问题,河道也出现了决口。村干部李国强说,北桥头村以东是汾河与其支流磁窑河的交叉口,汾河倒灌进磁窑河,磁窑河上游的水也来势汹汹,两者交汇,由此决口。

水势来得太快,大家来不及收拾行李。村民李丽(化名)说,下午6点左右接到撤离通知,不过半个小时,村子就全淹了。“只有人跑出来了”,身份证、户口本、银行卡带不出来,换洗衣服都来不及准备。

洪水淹没农田大棚,只剩棚顶。受访者供图

村民撤离后,村里的积水已经漫到胸口,淹没窗台,深处的水位能有一两米。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李丽的父亲不相信洪水来势汹汹,想守着家里的小商店,没跟着撤离。等洪水一下子漫过来,他才意识到问题严重,赶紧转移到单元楼的2层。

老人一个人困在村里,李丽担心坏了。刚开始还能打通电话,后半夜就失联了。第二天,她求助蓝天救援队,将包括父亲在内的受困村民救出来。问过才知道,父亲担心一直有电话打进来,让手机没电,自己关了机。

不止是李丽的父亲,村里的老人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往年有水漫过河堤进村,最多是淹没农田,水位最多到脚踝处。对于北桥头村而言,更严重的是旱灾。去年就因为大旱,田里的收成寥寥。今年9月降水也不多,还以为要抗旱的村民们一下子迎来了洪灾。

北桥头村以北的东张庄村也面临着同样的境况。一位村干部介绍,东张庄村位于中心地区,周边村子的水位不降,他们也难以排水。村里虽有水泵,但紧缺柴油、汽油、电缆线。她说,目前村里最深处的水位还有三米多,无法开车进村。

“整个村子泡在水里,没进水的房子墙壁也裂缝了,地面也塌陷了。进水的房子有的垮塌,有的变形。可以说后期也几乎不能让群众回去住了。”东张庄村的这名村干部说。

一贫如洗在这里不是夸张,几乎是受灾村里每家面临的现状。10月是玉米收割的季节,现在全泡在了水里。人们撤离得紧急,财物带不走,牲畜也大多被淹死,损失难以估量。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