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观察|岸田新官上任重组自民党高层,“安倍元素”有几分?

时间:2021-10-02 09:01:32 来源:澎湃新闻


9月29日,日本前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突出重围,成功接任现任日本首相菅义伟,当选新一届自民党总裁。而自总裁选举后,另有两位政治人物的名字在日媒中的讨论度不亚于岸田文雄,他们在此次选举中起到何种“作用”,未来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也备受瞩目。

这两人正是去年因病请辞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和现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前者是被媒体称为“造王者”的自民党最大派阀“细田派”的关键人物,后者则是自民党内第二大派阀“麻生派”会长。

一直以来,日本自民党内部的“派阀运作”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本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也不例外。尽管此次选举局势曾一度呈现数个派阀未能统一候选人的“大乱斗”局面,但从最终结果来看,派阀的影响力似乎并没有减弱。

“在安倍、麻生的‘长老政治’影响下,岸田是否会打出独特的色彩已成为焦点。”9月29日,在岸田文雄赢得自民党总裁之位后,《每日新闻》在其报道中如此评论道。

而在10月1日公布的自民党高层人事任命中,岸田“独特的色彩”似乎并不非常鲜明,曾承诺要重用年轻议员的岸田,最终仍屈服于派阀利益的“论功行赏”,引发了日媒的质疑及在野党的批评。

然而,在日本特有的政治游戏规则中,一切似乎也曾有预兆。

当选背后

在刚刚过去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大乱斗”中,相比于岸田文雄与“第二名”现任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之间的硬碰硬,更值得说道的,还有安倍晋三“围魏救赵”的政治手腕。

河野太郎自宣布参选起,无论是在自民党内还是日本民众间,都呼声颇高。他也一度获得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的支持,三人结为“小石河”联盟为选战造势。

在这一势头之下,河野获得了不少年轻议员、中坚议员的支持,党内支持率甚是一度冲至46%,足足是岸田的两倍。没有大派阀根基的河野阵营也不乏对此次“可能胜选”抱有希望,《每日新闻》报道指出,该阵营描绘的“蓝图”是汇集60%以上议员的支持。

但在9月29日的第一轮投票公布后,众多分析人士大为惊讶——这位“人气王”竟会在第一轮就输给岸田。第一轮投票结果显示,河野仅获得了86名议员的支持,不仅远低于岸田,甚至不及另一名候选人高市早苗。

第一轮投票结果“当初确实有100位议员说会投票……”在投票结束后,上述阵营相关人士对《每日新闻》透露。此言无显示露出,在高人气的背后,“小石河”联盟意图挑战日本派阀政治的努力似乎还稍显天真。从投票结果来看,部分议员似乎已暗暗“倒戈”。

“河野竞选总裁的战略是,以国民人气和舆论的高支持度为后盾,以在党员党友票的竞争中获压倒性支持,争取6到7成的党员党友票;国会议员票的目标群体则是吸引自民党当选三次以下年轻议员群体。”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张伯玉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86张国会议员票中,河野所属的麻生派大约占22张,菅义伟影响下的无派系大约有20张,石破派和石原派合计大约有10多票,二阶派10多票,竹下派和西田派合计10多票,余下的不能确定派系,而被“小石河”阵营寄予厚望的当选三次以下的年轻议员选票并未全部投给河野。

“主要原因就是这部分选票被‘派阀大佬’离间了。”张伯玉分析称,例如细田派中当选三次以下的年轻议员有33位,都是在安倍长期执政时期在安倍人气下当选的议员。当他们接到安倍电话希望他们支持高市时,这些年轻议员根本扛不住安倍的压力。

选前舆论普遍分析认为,若无法在第一轮投票中直接胜出的,进入第二轮议员投票的河野几乎没有胜算。而为了阻击河野,高市早苗成为了安倍的有力棋子。

高市是由男性主导的日本政坛的一个重要人物,也可以称作是日本女性政治家的代表。在多年的从政生涯中,饱含极右色彩的发言曾让高市收割了许多保守派选票。

9月4日,就在菅义伟宣布不争取连任后不久,此前缄口不言的安倍晋三高调表态支持高市,并在此后的大半个月中,对其予以“军师般的”支援,拉拢了不少坚定支持者,使其一度成为一位不可小视的候选人。

高市的入局,被分析人士视为安倍为推举岸田文雄上台而下的一步棋,以确保收获部分议员的票数,亦能在第一轮投票中分散河野的部分党员票。

“很多人不理解为何安倍在位时说过继任首相的‘意中人’是岸田,在本届选举中却不直接推选岸田而另外支持高市参加竞选。”张伯玉分析称,若河野和岸田两个候选人“硬碰硬”,舆论支持度较低的岸田优势不足,很难对抗高人气的河野。

“为了阻止河野在第一轮投票中直接胜出,安倍在9月4日正式宣布支持高市早苗,此前普遍被认为是‘泡沫候选人’的她成为影响本届总裁选举的一个重要变量。”张伯玉指出,“在安倍的支持下,高市分走了自民党核心保守层的党员党友票,直接影响到河野阵营对党员党友票的争取。参加总裁竞选的候选人越多,选票越分散,第一轮投票中一决胜负的难度就越大……”

不过,安倍对高市的支持也并非全力以赴。有高市阵营的相关人员向《每日新闻》表示,保守色彩强烈的高市若进入第二轮,可能会留有“稳健的岸田派议员选择河野”的悬念。因此,若要确保河野不会胜出,高市“不进入第二轮”也是一个先决条件。更有永田町(日本国会和首相官邸所在地)内部人士向日媒透露——安倍于上周五开始停止了“支持高市”的号召,她的选票可能于那时起已经开始流向岸田……

而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夜,岸田与高市举行会谈,为“迎战”河野,双方敲定合作意向——“共同作战”。这一看似极为“突然”消息,扯掉了选举背后安倍的排兵布阵最后的一层纱。

任命背后

9月30日上午,就任自民党总裁的隔天,岸田文雄前往东京都的一家酒店,会见了麻生太郎。据《西日本新闻》报道,在与麻生会面约三小时后,岸田将麻生派的甘利明叫到了自民党总务室,自此,“干事长内定”这一传言也在永田町流传开来。

张伯玉告诉澎湃新闻,自民党人事安排上的“论功行赏”,实际上在总裁选举投票前已经基本确定。候选人要想得到某一派系或某位拥有重要影响或政治资源的资深政治家的支持,也需要满足对方在人事安排的需求。当然,有时候人事安排约定也可能成为“空头支票”。

但岸田曾在总裁竞选时便高调提出自民党领导层“任期1期1年,连任不过3期”的口号,又在当选后也表达了将采用中坚议员、年轻议员的意愿,他是否会遵循“论功行赏”这一“传统”曾让许多人抱有期待,他在这个月的数次发言也似乎让人看到了他的“求变之心”。

尽管如此,从10月1日公布的党内人事来看,党四役中的三役——“干事长”、“政调会长”及“选举对策委员长”分别由甘利明、高市早苗和远藤利明来担任,派阀和大佬的力量仍旧稳固且强大。

首先是甘利明,他是安倍、麻生的盟友,三人在党内以“铁三角”著称。麻生派相关人士告诉《西日本新闻》,甘利明担任干事长一职能够很好地维护安倍、麻生和岸田之间的联系,使党内基盘安定。同样,甘利明作为此前拥有极大权力的二阶俊博的后任,也可以视作是岸田“报答”安倍、麻生二人的象征。

其次是出任政调会长的高市早苗,她与安倍的关系在此次选战中展现无遗,此次的任命也有安倍在背后的助力。最后是远藤利明,自去年岸田竞选总裁起,便一直在其左右的他也曾在安倍内阁担任奥运大臣。

党内“中枢神经”已被最大派阀和第二大派阀所占据,但唯一的“变数”便是总务会长福田达夫,他的出现被分析人士称为是“唯一的特点”。

福田达夫是前首相福田康夫之子,也是在年轻议员中颇具声望的政治人物。他是自民党内谋求改革的“党风一新之会”中的关键人士,早在选举期间,就曾呼吁消除“决策被长老的意向所左右、不够透明的印象”。

“但总务会中不乏‘爱激烈表达自身意见’的资深党员。”《时事通信社》报道也指出,在这种形势下,福田未来能够展现多少协调能力、领导能力也受到质疑。

不管是受竞选中受到党内大佬的“推动”,还是竞选前便交织的利益关系,在重要职位的任命之下,岸田似乎也容许了“幕后大佬”逐渐走向台前。而他在竞选时曾给出的承诺,能实现多少或是说大佬“能让他实现多少”,目前看来,仍无法断言。

“很难不说岸田又是一个安倍、麻生的傀儡。”面对这一人事布局,一位中坚议员在接受日媒采访时说道。“如此依靠安倍的政权,不如安倍直接来做好了。”日本立宪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长安住淳也如此评论道。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