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信用破产、老友离场,恒大一年要还8000亿,许家印会不会跑路?

时间:2021-09-29 16:57:3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燕

恒大集团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由于背负的债务已超过其偿还能力,近几个月来该公司不得不奋力挣扎。

理财公司爆雷、商票无法兑现、楼盘停工、员工离职……这家巨无霸房企陷入了风雨飘摇,似乎随时都会坍塌。

1.97万亿元,这是恒大集团公告中写明的债务金额。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很忙:一天之内连走深圳、广州、北京三地,连夜召开专题会、签署军令状大会,发布公开信,安抚投资者……

9 月 21 日,中秋节,许家印致信恒大全体员工:“坚信恒大一定能尽快走出至暗时刻,一定能加快推进全面复工复产,一定能实现‘保交楼’的重大目标,向购房者、投资者、合作伙伴和金融机构交出一份敢担当、负责任的答卷。”

这个从河南农村走出来的前中国首富,还能否像13年前一样,惊险度过危机,然后东山再起?

爆雷

从9月上旬开始,恒大金融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恒大财富”)部分产品到期后无法兑付的消息,引发诸多投资者强烈关注。

网传截图显示,一个名为“恒大财富营销大群”的群组产生内讧,部分一线员工指称产品无法兑付需要安抚客户,而高管领导对此没有回应却可以提前兑付。

9月10日,许家印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对此专门回应称,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一分钱都不能少。“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许家印说,兑付过程中,一定做到公平公正,不允许任何人搞特殊化,以前没有发生过、今后也绝不会发生,要按既定的兑付方案千方百计争取比计划提早兑付。

不过,许家印的表态,并没打消投资者的疑虑。9月中旬,许多投资者赶往位于深圳的恒大集团总部所在地进行线下维权。

据知情人士介绍,由于维权的投资者人数众多,恒大集团总部的电梯一度无法使用,有恒大员工只能从近30层的高层徒步下楼。此后几天,恒大总部部分工作人员不得不居家办公。

最让投资者们不满的是“兑付困难、高管先跑”——同样是未到期的理财产品,恒大财富的高管们却可以提前兑付?

9月12日晚,恒大财富负责人杜亮,被维权者们堵在办公地整整一个晚上。据网传视频记录显示,杜亮承认自己已经提前兑付,原因是“家里有急事”。

随即,网上曝出疑似杜亮与其父亲总计4笔合计1000余万元的投资,已经全部提前兑付的交易凭证。

这和两天前许家印的回应并不相符,一时间,舆论纷纷。

不仅是恒大集团总部,位于各省份的恒大集团区域公司办公地,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加入了维权行列。江西、陕西、湖南、安徽等地,都出现了区域公司负责人被围堵事件。

更关键的是,维权者中,不乏恒大集团的员工及其亲属、朋友。

据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恒大员工透露,近两年来,恒大集团各部门曾多次下发指标,要求员工购买及推广恒大财富的理财产品。彼时恒大财富的理财产品还具有一定吸引力——年化收益预计可达8%,并有恒大集团作信用背书,吸引了部分员工及其亲朋主动购买,还有人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投了进去。

不过,也有很多员工是“被动”购买理财产品的。上述员工透露,这些任务直接下达到个人,并和绩效挂钩。如果未能达标,轻则被点名批评,重则被扣款降薪。

压力之下,一些恒大员工不得不自掏腰包购买理财产品,并向身边的人推荐购买。“我自己买了10万元的,还有两个朋友在我的推荐下各买了10万元。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人家。”一名恒大员工说道。

在恒大集团在被围堵时,为了早日拿回投资款,有员工主动向外界“爆料”,也有员工直接参与维权,一些没有参与维权的员工也无心工作。

据悉,在线下维权最严重的时间里,恒大除了部分集团总部部门和个别区域公司外,大部分部门和区域公司的日常运行都受到严重影响,公司下达的指令几乎难以有效执行。

9月18日,恒大发布了彻查公告。根据公告,恒大高管中有6人提前赎回了12笔投资产品。恒大对此作出了处理,要求这6名管理人员提前赎回的所有款项必须限期返回,并给予严厉惩处。

对于恒大的上述处置措施,一些投资者并不满意:“恒大高管的钱还不还回去并没有太大影响,关键在于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能拿回来?!”

债务

恒大财富的爆雷,只是恒大集团现金流极度紧绷现状的冰山一角。

8月31日,恒大集团(中国恒大,3333.HK,下同)发布了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恒大集团的负债总额达1.97万亿元。

这一数字,比2021年上半年北京市的GDP(1.92万亿元)略高,也超过了排名后6位省份上半年GDP的总和(黑龙江、甘肃、海南、宁夏、青海、西藏,共计约1.81万亿元)。

由于房地产行业的特殊性,尤其是销售期房后拿到的首付款等也纳入负债等原因,单纯的负债规模高并不一定会出现问题。但关键在于,负债规模中的有息负债、短期应付账款有多少,公司手中的现金能否覆盖这些债务,是否能流转起来并支撑公司的健康发展。

公告显示,恒大集团1.97万亿元负债中,合约负债(和A股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的合同负债类似)仅为2157.9亿元;但流动负债下的借款项和非流动负债下的借款项分别为2400.49亿元、3317.26亿元,合计约5718亿元。

上述的2400亿元,需要在一年内还清,占借款的比例超过四成。1~2年、2~5年、5年以上需要还清的借款则分别为1568亿元、1643亿元、107亿元。

这还仅仅是借款的金额。公告显示,恒大集团的借款平均年利率为9.02%,今年上半年的借款利息开支达到369.07亿元。

不过,在1.97万亿元的负债中,借款、合约负债都还只占小头,占大头的是应付贸易账款及其他应付款项,达9511.33亿元(流动负债)。其中,应付贸易账款的6669.02亿元中,有5824.31亿元需要在一年内付清。

也就是说,截至2021年6月30日,恒大集团一年内需支付的借款和应付账款金额,要超过8224亿元,甚至比其年初定下的2021年销售7500亿元的目标金额还多。

而截至6月30日,恒大集团手中的银行存款仅剩1616.27亿元,其中748.55亿元还是受限制现金,无法随意支配,真正随时能支配的现金只有867.72亿元。

如果想解决目前的困境,恒大集团还有哪些可能?

公告显示,恒大集团可收回的所得税为206.98亿元,应收贸易账款及其他应收款项为1759.46亿元(即期应收账款)。

从目前的情况看,恒大想要盘活手中可拿到的现金并覆盖一年内到期的负债,难度极大。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金额均为恒大集团的表内负债。据媒体报道,恒大集团的表外负债规模,有机构预计或达1万亿元。

信用

当一家企业背负巨额债务时,最可怕的或许还不是手中的现金不足,而是因信用崩塌导致出现挤兑、断贷、业务停顿等。

目前的恒大,可能正在遭遇这一困境。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屡屡传出恒大集团所属公司付款延迟的消息。今年上半年,恒大集团就多次被爆出商票逾期。

多位网友爆料称,恒大集团未能兑现的商票从10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这些爆料者多自称恒大中小供应商。

6月7日,恒大集团发布声明称,个别项目公司存在极少量商票未及时兑付的情况。

然而,12天后来自供应商的一则公告,和上述声明似乎并不一致。

6月29日,涂料上市公司三棵树(603737.SH)公告称,恒大逾期票据金额达到5137.06万元。

虽然三棵树和恒大在上述公告后不久即表示,这笔票据已经兑付完毕。但其商票危机却并未完全平息。

公开信息显示,恒大集团商票的承兑贴现利率一度达36%。也就是说,如果恒大集团开出的商票为100万元,想要提前半年兑付,在不考虑平台收费的情况下,只能拿到80万元多一点的本金。

即便如此高的贴现利率,据多位人士爆料,接盘者也寥寥无几,可谓“有价无市”。

国际评级机构对恒大集团的评级也在调整。

9月7日,惠誉将恒大集团评级从CCC+下调至CC。

同日,穆迪将中国恒大及其子公司的企业家族评级从Caa1下调至C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这是穆迪年内第三次下调恒大信用评级。

穆迪Ca的评级,已是其长期评级中的倒数第二级,距离最低等级的C(收回本金及利息的机会微乎其微)仅剩一步之遥。

在业内看来,这意味着恒大集团想通过公开发债筹集大量资金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从银行、信托、基金等方面获得融资也更加困难。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