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电荒究竟何来:是短期紧缺,还是长期矛盾爆发?

时间:2021-09-29 14:00:13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高歌 拉闸限电还在蔓延。

9月28日午间,一则“北京停电计划”引来众多关注。随后,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紧急回应称,“计划检修是电网公司一项常规工作,目的主要是进行设备日常检修运维和电网升级改造,确保首都电网安全可靠运行。目前,首都电网供应充足,平稳有序,可确保满足全市用电需求。”

同日,南京、苏州也收到来自国家电网的停电通知,涵盖9月29日—30日多个时段、多个区域,不过限电原因并未给明。

地处东北的辽宁省用电告急却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9月28日,辽宁省工信厅发布预警信息称,根据东北网调预测,9月28日全省最大电力缺口达到530万千瓦,依据国家发改委《有序用电管理办法》,达到严重缺电II级橙色预警信号。决定9月28日0:00-24:00在全省启动实施有序用电II级措施。

辽宁省工信厅表示,由于负荷缺口较大,实施有序用电后,仍存拉闸限电风险。各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各市供电公司要向可能实施拉闸限电的用户发出风险预警,避免拉闸限电涉及生产安全、民生和重要用户。

因供电紧张,东北多地已因拉闸限电并引发多起事件。9月24日,辽宁澎辉铸业有限公司因突发限电,导致排风系统停运,发生高炉煤气中毒事故。事故中,共有23人送至辽阳市中心医院救治。

9月28日,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从业十余年,今年的用电形势是他从未见过的,“电网公司的业务范畴是电网运营,向终端用户提供电力,现在的情况是电网无电可调,想买电都买不到。”

“无电可调”的局面还在持续。

9月26日,广州向市民发布有序用电、节约用电倡议书,宣布缩短广州景观照明亮灯时间,国庆期间不安排灯光秀表演。

9月28日,国家电网召开保障供电紧急电视电话会。国网东北分部、山东电力、辽宁电力作了电力保供专题发言。各分部、省公司等负责人悉数出席。

在这次紧急会议上,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辛保安称,今年以来,面对用电需求快速增长、电煤供应持续紧张、主要流域来水偏枯、暴雨洪涝灾害频发等挑战。进入9月份,受多种因素叠加影响,电力供需形势面临着新的考验和挑战,对做好供电保障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9月29日,南京、苏州等地开始实施辖区内部分区域分时段停电。

电荒究竟何来?拉闸限电何以打破季节常规频频上演?

除东北外,南方各省也纷纷拉闸限电,中国是世界第三煤炭储量大国、世界第一产煤大国,为何能源安全问题突然如此突出?

此轮大规模拉闸限电,与能耗双控究竟有何关系?自年初以来,煤炭价格一路高企,各地拉闸限电究竟是电荒,还是煤荒?

一、督导能解决紧缺吗?

9月28日,接近国家电网的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网称,由于拉闸限电引发大量社会反应,国家电网调度中心近期已与东北地区相关省份的政府部门进行了调研沟通,并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建议地方部门加强电煤和电厂协调,保供给保用电;而是建议拉闸限电,遵循有序用电方案。

蔓延全国多个省市的拉闸限电,并不是最先从东北开始的,但由于东北一些地方直接对居民生活用电进行了“无预警”拉闸限电,随即引来众多质疑。

有消息人士称,东北一些地方之所以直接选择限制居民用电,部分原因是出于经济增长的考量。“东北地区本来经济形式就比较低迷,所以在选择拉闸限电时,当地有些声音支持保工业,也就保经济增长。”

上述人士表示,在负荷不能快速平衡的情况下,电网存在解列的风险。解列是指,电力系统受到干扰,其稳定性遭到破坏,发电机和电力系统其他部分之间、系统的一部分和系统其他部分之间失去同步并无法恢复同步时,将它们之间的电联系切断,分解成相互独立、互不联系的部分,以防止事故扩大造成严重后果。

一位电厂人士对经济观察网分析称,与江浙粤等地不同,东北地区民营经济相对较小,主要是大型国有企业,这些国有企业要么有自己的电厂,要么对当地的经济支撑效果明显。因此,出于还想保经济增长等方面的考虑,对它们的限电措施很慎重。但南方省份就不一样了,主要是民营中小企业,而且都在园区里,因此这些省份基本上都是按照有序用电的预案来限电的。

该人士说,现在是从北到南都缺电。南方某省的一个企业主,近期曾经历了“前一天收到停电通知,第二天又收到停产通知的。你一点办法没有,什么订单、利润的,一顶高耗能的帽子一扣,措施就直接来了。”

国家层面的调研督导的确已经展开。9月23日至25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任京东带队赴宁夏、陕西,深入生产建设一线,对煤炭、天然气增产保供进行现场调研督导。要求地方和企业压实保供责任,进一步挖掘增产潜力,突出保障发电、供暖等民生用煤,促进经济社会平稳运行。

同时,国家能源局有关业务司已分别赴京津冀、蒙东、黑龙江、湖南等地督导煤炭、天然气保供工作。

9月24日,国家发改委组织晋陕蒙和有关产煤大市、重点煤炭企业召开专题会议,安排发电供热用煤中长期合同全覆盖煤源落实有关工作。会议要求晋陕蒙和有关煤炭企业承担保供稳价社会责任,主动与有关省区市衔接,逐矿落实煤源,成立工作专班,安排专人负责,定期调度工作进展,推动煤炭供需双方尽早完成补签中长期合同并确保足额兑现。

问题是,电荒蔓延下的紧急督导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吗?

前述电厂人士称,这一轮电荒,看似电荒,实则是煤荒。电厂端,由于煤炭价格不断高涨,很多电厂已经是亏损状态,有的电厂已经是发一度电要亏几厘钱的地步,因此电厂发电意愿严重受挫。另外,就算是电厂想多发电,各地政府再着急,电煤紧张的局面也很难马上就能得到扭转。

据了解,在国家发改委近期组织的专题会上,晋陕蒙和有关煤炭企业均表示,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加快先进产能释放,全力增产增供,尽快将资源落实到企业,组织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尽快完成签约,保障冬季全国煤炭发电供热用煤稳定供应。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发布的信息称,将认真落实国家关于释放煤炭产能保障供应的决策部署,按照自治区政府要求,会同有关部门加快煤矿生产建设手续办理,加快释放煤炭优质产能,煤炭产量稳定增加,有序补签2021年四季度电煤中长期协议,取得阶段性成效。

行业人士认为,几大重要产煤地做出的上述表态,透露出的信号很微妙,增产增供都是有前提的,“确保安全”、“加快补办手续”、“加快释放优质产能”,类似的表述意味着其实是没有明确的时间表,而“有序补签2021年四季度中长期协议”实际上已经表明,此前国家发改委一直督促的煤电长协早已形同空文。

经济观察网获悉,眼下正是启动2022年度煤炭长协谈判的启动阶段,国家发改委有计划实现2022年煤炭中长期协议全覆盖,也就是从近几年的占比70%提至100%。有业内人士预计,很多合同量还是会签量不签价。

二、2021年打破了什么?

近几年,为保证有序供电,促进经济平稳运行,在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的要求下,每年重点发电集团都与重点煤炭企业签订长期煤电协议。

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去年12月发布的一条消息显示,2020年12月中旬的“2021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盛况空前、亮点纷呈、衔接顺畅、硕果累累”,整个大会期间煤炭企业共签订煤炭购销合同13.75亿吨。

13.75亿吨,相当于2020年全年全国原煤产量的35%(2020年全国原煤产量39.0亿吨)。但这一数据并不全是煤炭企业与电厂签订的,除了重点火电厂,还包括钢铁、化工等重点行业企业。不过,就全国而言,近几年的煤炭中长协合同量,占到了全国煤炭市场的70%以上。

为保障煤电市场平稳,国家发改委在《关于做好2021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署实行工作的通知》中,请求各方主体早签、多签署、签实、签长煤炭中长期合同,并提出了新要求。其中包括:鼓励签署3年及以上的中长期合同,电煤合同单笔数量不低于20万吨,冶金、建材、化工等行业用煤合同不低于10万吨。供需双方就中长期合同价钱不能达成分歧意见的,依照“基准价+浮动价”准绳肯定。

价格方面,合同基准价首先由双方协商肯定,协商不分歧的按2020年度程度执行;浮动价方面,下水煤合同与铁路直达煤合同的浮动价,均可分离环渤海煤炭价钱指数、CCTD秦皇岛港煤炭价钱指数、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钱指数综合肯定。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