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陈峰何以至此?总是把因果挂在嘴边,佛经成行动指南

时间:2021-09-25 14:28:5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燕

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峰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9月24日晚,海航集团公布了这则消息。和陈峰一起被采取强制措施的,还有海航集团CEO首席执行官谭向东。

消息公布之前,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在党员干部大会通报了这一情况。

“很多人或许会觉得突然,我问了一些高管,他们说也早就预料了。但我想很多基层干部职工在那一刹那可能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愕然。” 顾刚在随后致海航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写道。

他宣布,在经历了近8个月的破产重整后,这场历时4年的危机终于到了要收尾的时候。

根据此前顾刚透露的信息,如顺利完成破产重整,海航将重整拆分为四个完全独立运营的板块——航空板块、机场板块、金融板块、商业及其他板块,各自由新的实控人股东带领前行,相互完全独立,确保各板块各自回归主业、健康发展。重整后,海航集团老股东团队及慈航基金会在海航集团及成员企业的权益将全部清零,不再拥有相关股权。

也就是说,以陈峰、谭向东为代表的海航初代创始人将全部出局。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摄

海航的“窟窿”到底有多大?

在被带走之前,陈峰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海航总部了。上一次他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今年1月底海航集团关于新一届党委改选的一则消息,那时陈峰已经不再在集团党委委员之列。

更早一点,是去年9月,因为海航无法按时偿还超过268亿的债本息,“陈峰被限制高消费”上了各大新闻网站的首页。意外的是,当天海航系的股价应声上涨,其中,海航科技在15分钟内上涨10%,封住涨停。

在此之前,海航已经连续4年陷入流动性危机的漩涡中。在陈峰和海航已故董事长王健历时两年半的自救失败后,2020年2月,由海南省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的专业人员组成的“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正式入驻海航集团。在经历了长达一年的摸底核查后,最终宣布资不抵债,于今年1月底宣布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的消息公布之前,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都很难相信,这样一个一度拥有1.2万亿资产规模的庞然大物,最终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过去的一年,真的很难。我们很多人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场百年未遇的疫情如此严重地影响我们。让雪上加霜的海航真的一下就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但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即便没有这一次疫情,我们也很难再走下去。”在宣布破产重整的当天晚上,顾刚在给所有的集团员工发出的内部信中这样写道。

据接近联合工作组的知情人士称,“刚进驻的时候,联合工作组根本想不到会走到破产重整这一步。因为他们当时被告知的情况并没有这么严重。”

事实上,在联合工作组进驻前,就连海航内部,都没有任何人清楚庞大且错综复杂的海航系真正的资产和负债底数。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联合工作组进驻后,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了摸底工作,彻底摸清了一共有2000多家企业以及海航所有的负债及负债率。最后树立梳理出的三张海航集团股权关系树状图,每一张都近三米长。

“这是海航历史上第一次摸清一共有多少家企业和所有企业的股权关系,最多的股权关系层级足有7层之多。”上述知情人士说。

摸底的结果是:严重资不抵债。

“资产和负债的差距巨大,已经不是通过卖资产能解决的问题。”据联合工作组相关人士透露,经过详细调查摸底的这个债务数据是经过多方认证的数据,也是能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数据。

但另一方面,海航具有包括资产价值、品牌价值、服务价值等在内的较高救助价值。

最后各方达成了破产重整的共识。

据接近联合工作组的知情人士透露,破产重整的方案经过了近300家债权机构前后开了30多次的大会议、无数次的小会议进行磋商和博弈,收集了几百条意见,获得了80%债权机构的支持。海南省以及监管部门的有关领导也多次听取了汇报。在此过程中有过激烈的争论和较大的分歧。最后形成的方案被认为是确保所有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的解决方案,也是多方均能够接受的一个结果。

自救失败,海航错过最佳抢救期

海航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在联合工作组进驻之前,海航集团在两年的时间里处置了近3000亿元的资产。但这与海航天文数字的总负债相比仍然相距甚远。

在提到疯狂扩张的那几年时,海航的一位创始人曾如此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描述海航飞速膨胀的过程:“我们杠杆加得高一点,因为觉得机会难得,千载难逢。就像上面挂了一个金疙瘩,我们想给它抓下来。够不着的情况下,我们选择踮了踮脚。没想到一个没站稳,闪了腰。”

如今看来,海航不仅是闪了腰,而是伤筋动骨,不得不被送进了ICU。

“完全没有想到,脑袋都大了。” 王健生前曾这样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形容海航当时面临的流动性危机。他表示,海航内部一直在降负债率,原本计划用十年的时间,将集团负债率降到25%以内。

遗憾的是,在接受这次采访后不到三个月,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原本已退居二线两年的陈峰再次出山,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陈峰将海航出现的问题归结于“欲望太大,经验不足”。他认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海航对宏观形势判断失误。在前几年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海航的速度和节奏都出现了问题,没有预计到环境变化以后可能带来的结果。诸多因素构成了根本的原因,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从而遇到了流动性的问题。

陈峰在采访中不止一次感叹:复出之后一直挺难的。流动性最困难的时候就像遇到洪峰一样。“过去一年,海航已经死了一轮”

在外界看来,海航转身的速度明显慢了。

“陈峰不想卖,他觉得海航还可以扛过去,一次次开会和别人讲海航是怎么闯过以前的危机,他认为海航这次也可以。”据海航内部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在最好的时机没有及时处理卖掉资产,等到市场下行,很多资产没人接盘就卖不出去了,甚至就没了。”

2018年底,陈峰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曾这样解释:“经济环境跟上半年相比发生了明显变化,突然发现大家都没钱了,很好的资产也没有我们预期处置得那么快。怎么办呢?我也不能降成萝卜白菜价,只能慢慢卖。”

联合工作组进驻之前的海航已经深陷债务漩涡,内部员工已经七八个月没有领到薪水。而外部,面对海航一次次没有时间线的拖欠,债权人对海航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

有债权人抱怨称,他们与陈峰的沟通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希望,“他没有还债方案,只讲因果”。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摄

复出掌权,陈峰忙着安排接班和内部清理

令外界失去信心的还有陈峰复出后一段时间内密集的人士调整。

在王健去世之后,陈峰对海航的管理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据知情人士称,王健曾经重用的200多名干部被免掉。

这被外界解读为对王健团队的“清洗”。坊间一直传闻,海航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则,“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反之亦然。”

对于外界的“清洗”之说,陈峰曾经的解释是,人员的调整主要是为了配合战略转型的需要,调走了一些过去负责资本市场运作的人员,安排了一些海航成长起来的,懂航空业务的人员来更好地适应。

但这个解释颇为牵强。

据海航内部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陈峰“清理”走的那些人,很多都曾经主导并参与过2017年前的并购收购项目,“那些懂资本运作的人曾经是王老板眼里的红人”。王健时期曾经被重用的大量干部都被免掉,以至于在联合工作组刚进来时,新上任的人被问起海航的资产都“一问三不知”。为了查清楚资产底数,联合工作组请回了大量被调整的员工,甚至是已经离职的人。

在一些海航内部人士看来,陈峰的“清洗”行动一定程度上耽误了海航的资产处置和风险化解。

而在陈峰的人事调整布局中,最令外界诟病的是,其子陈晓峰在两年之内从M5级(注:海航的员工级别,分为M1—M16)员工,晋升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兼集团总裁。

这令海航内外震惊。“那时的海航完全变成了一个子承父业的家族企业,这彻底导致了人心的涣散。”上述知情人士说。

6月30日,网传海航集团两万多名员工集体举报董事长陈峰,列出的“罪状”包括:暗箱操作私自兑付集资款、贪心妄想把海航变为家族企业、利用职权拉帮结派中饱私囊等。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