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朋友要来新疆,根本不担心安全问题”,新疆稳定的秘诀是什么?

时间:2021-09-24 06:49:36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范凌志 刘欣 杨若愚】编者的话:“新疆这地方只要去一次,就一定会想着去更多次,因为这是让人挂念的土地。”凡是到过新疆的人,都会做出这样最朴实又最用心的评价。之所以说“挂念”,是因为这里除了壮美的风景,还有更叩击人心的与中原文化几千年水乳交融的底蕴、与祖国荣辱与共的英雄气魄以及无处不在的人情味。要知道,新疆这块祖国最大的省级行政区最近几年承受的来自美西方的恶意可以说史上罕见,但它却完成了令全国瞩目的转变。今天的新疆到底什么样?《环球时报》记者今年夏天从南疆到北疆,深入感受这块“让人挂念的土地”——尽管美西方对新疆竭尽全力进行打压和变本加厉进行诬蔑,但让中国西北边陲陷入分裂和混乱只是他们的痴心妄想,新疆各族人民用自信、安全感和凝聚力给了他们有力的回击。

“现在我的朋友要来新疆,根本就不会担心安全问题”

即使是五六年前,《环球时报》记者到访新疆时,当地的安全形势还非常严峻。新疆的朋友会不断试图打消你心头的紧张感,但当你提出要去逛逛时,他们又总会陪在你身边,因为是出于好意,也就不便“戳穿”。去熙熙攘攘的夜市对记者这样被当作“稀客”的外地人来说,与其说是为了体验美食,不如说是“探险”——脸上的平静掩盖着内心深处的不安,随便点两个小吃,心猿意马地吃两口……

“啊?怎么不一样了?”而今年的这个夏天,记者一抵达和田,就把第一个目标定在当地夜市。印象中,早年的和田夜市是长长的“走廊式”,美味摊位分列两边,摊位后边是紧凑的用餐区,碰上游客爆满时,想要看演出是个力气活,得挤过几百米的人缝到中部的小舞台前。而现在记者来到的是一个大号“宴会厅”,视觉焦点是正中的舞台,台下的用餐区宽敞到再也不用担心烤鹅蛋的蛋液被挤在衣服上。当地朋友说,和田如今已有好几个夜市,这是最新的环湖店,“这儿看表演环境更好”。

如果以为这里的表演还仅限于少数民族舞蹈,那就大错特错了。当舞台上大屏幕不断显示世界各地的风光画面时,《环球时报》记者还有点纳闷,和田的朋友看出了记者的疑惑:“今晚台下有一批外国留学生,这些画面会让他们在和田有更多的亲切感。”正说着,《西班牙斗牛舞》突然响起,只不过现场这首名曲是用维吾尔族、乌孜别克族、塔吉克族等民族常用的弹弦乐器“热瓦普”弹奏出来的,两者竟然毫不违和,这枚“彩蛋”也调动起全场观众的情绪,一些人放下手中的烤串,随着舞曲打起拍子。

《环球时报》记者发现,来新疆旅游的外地游客明显多了起来,高速公路上甚至出现“粤”“沪”等沿海地区的车牌。据当地干部介绍,7月下旬的赛里木湖景区日客流量达到4万人,比疫情前同期水平翻了一番。更明显的变化是,无论是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还是南疆的县城街头,治安维稳设施明显减少,过去那些设施给人带来的紧张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内地的同学以前想到新疆来玩,打电话都会先问‘新疆是不是太乱了’‘要注意什么’。现在他们要来新疆直接就预订酒店,选好吃饭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提安全问题。”常年工作在反恐一线的和田地区公安局副局长木拉提·西日甫江对《环球时报》记者谈起新疆安全形势的变化时说,虽然自己的工作不能跟朋友们分享,“但心里感到很欣慰。因为我们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血没有白流,这是我们的骄傲”。

摆脱极端主义毒害的南疆女性,回归美丽和自信

实际上,自信、开放、包容,一直是和田乃至新疆延续千年的气质。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的随葬器物中有大量精美玉器,经现代科技鉴定,其中许多属新疆和田昆仑玉,也就是说:早在3000多年前,西域与中原地区已经开始了密切的商业贸易往来。

然而,这种自信和包容曾经面临重大危机。20世纪90年代以来,特别是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受国际局势变化和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全球蔓延的影响,境内外“东突”势力逐渐勾连,扬言通过发动“圣战”建立“东突厥斯坦”国家。他们打着民族、宗教的幌子,利用群众朴素的民族宗教感情,大肆散布宗教极端思想,蛊惑煽动群众,实施暴力恐怖活动。

“前些年,极端思想泛滥的时候,村民生病不去医疗机构,而是找‘宗教人士’念经。‘泛清真化’从吃喝延伸到了穿的衣服以及其他生活用品上。街上到处能看到穿黑罩袍的妇女、留着大胡子的男人。地下非法讲经点很多,主要招收5岁到20岁的小孩和青少年,有组织地向他们灌输‘圣战殉教进天堂’等邪说。”这是莎车县艾力西湖镇镇长努尔麦麦提对《环球时报》记者描述的当年让人忧心的状况。

努尔麦麦提举例说,2014年莎车“7·28”暴恐案头目努拉买提·萨吾提当时就是艾力西湖镇某村的村民。努拉买提文化不高,成天无所事事,也没有什么宗教知识,但“他经常用翻墙软件跟境外恐怖组织‘东伊运’联系,接受对方的指令”。后经技术侦查,从努拉买提的手机、笔记本电脑里找到对方给他发送的境外“东伊运”暴恐分子训练场景,以及制造爆炸装置的音视频。努尔麦麦提说:“那些年,与境外‘三股势力’联系的人大都是通过网络联系的,一部分人甚至非法出境参与暴恐组织。”

莎车县街头,乌孜别克族的小姑娘在向记者展示手上的彩绘。

这样的描述并非夸大,幸运的是,在新疆反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斗争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的今天,那些封闭、压抑的场景一去不复返。《环球时报》记者在和田采访期间恰逢古尔邦节,当地群众在网红景点“团城”举办盛大的庆祝活动,维吾尔、汉、回、塔吉克、哈萨克、柯尔克孜等多民族共跳“麦西来甫”,不少腼腆的内地游客被热情的少数民族群众拉着加入狂欢的行列。当记者把镜头对准街边一名身着红色舞裙的维吾尔女孩时,她兴奋地问记者:“我是舞蹈生,可不可以帮我多拍些照片?”随后,她带着记者来到几处她早已看中的景致前,大方地展示自己的舞姿。记者得知,这位女孩名叫艾斯玛·买买提明,她喜欢在朋友圈展示自己对舞蹈与美的热爱:“梦想的路上我不会放弃,我就是未来的明星!”

女性对美的追求,是极端思想无处遁形的重要反映。黄昏时分,《环球时报》记者来到莎车县的“喀赞其”老街,碰到一群十来岁的小姑娘正向游人展示她们手上的彩绘。孩子们说:“我们是乌孜别克族,这些染料是海娜!”让记者惊讶的是她们的自信和大方,丝毫没有面对陌生人的羞怯。两小时后,当记者坐在一家冷饮店前休息时又碰到这群小姑娘,她们伴着店门口音响放的流行歌曲“你笑起来真好看,像春天的花一样”,欢快地跳起舞来。 

新疆各族群众的国家认同和凝聚力从何而来?

在2016年年底墨玉县发生一起暴恐案件后,新疆至今已4年多未再发生暴恐案事件。讽刺的是,美西方针对新疆的污蔑和打压在这期间却变本加厉。《环球时报》记者在新疆采访时发现,反华势力恶意的污蔑、阴险的挑拨在新疆明显“水土不服”,各族群众的国家认同感和凝聚力让人印象深刻。比如“老乡痛斥外媒记者”的段子,记者在新疆很多地方都听到过,故事的情节其实大都一样:西方媒体雇的华人雇员,跑到村子里诱导老乡说出外媒希望听到的“受压迫”的故事,结果往往是被老乡憨直地顶回去:“中国共产党对老百姓好得很!”

在伊犁采访时,一位当地干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类似的故事也在刚刚获得“七一勋章”的伊宁县温亚尔乡布力开村党支部原书记买买提江·吾买尔身上发生过。老人获颁勋章后,面对媒体谈了为当地百姓做事的初心,结果有一位日本记者不怀好意地追问:“为什么要推行国家通用语言?”买买提江第一时间就质问那个记者说:“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谈到当地群众对国家的认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对《环球时报》记者讲了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有一次我到和田去出差,离飞机起飞还有段时间,就到机场边上的村子里去转转。村口有条河,河边一个正在玩耍的维吾尔族小朋友在唱歌。我好奇他在唱什么歌,就过去听了一下,发现他唱的原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当时我很受触动,有这样的下一代,新疆的明天该有多美好。”

新疆各族群众的国家认同感和凝聚力从何而来?一张细致的表格可能就能回答,在曾经发生过“7·28”暴恐案的莎车县艾力西湖镇,记者来到10村村民麦麦提艾力·阿巴斯的家,村里的房子都被刷成亮眼的粉红色,进门是三四十平方米的宽敞院子,厚厚的葡萄藤遮住夏日骄阳,屋内更是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在院墙上,贴着一张“巩固拓展脱贫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一户一策’”表格,表格上除了家庭成员信息,还细致到每个人的实际状况,如涉及已就业监测、未就业监测、产业监测、收入监测、包联帮扶措施、督促并指导扶持实施情况等多项标准。这张内容丰富的表格还显示,麦麦提艾力家预计年收入将突破10万元。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