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女子独自国外旅游失联20天!母亲:有人发来恶心照片,警方和大使馆已介入

时间:2021-09-12 22:18:25 来源:河南商报


一开始联系到郑某父母时,他们表现得有些“谨慎”,并没有说话。

他们告诉记者,女儿郑某从去年独自前往塞尔维亚旅游,在今年8月20日,与家人、亲戚和朋友失去了联系,至今已有20余天。

9月12日,一张寻人启事在社交平台传播。这份寻人启事显示,郑某于2020年10月18日从成都郫都区的家中一人去塞尔维亚共和国旅游,目前,家人希望有知道其消息和下落的人,能够速与家人联系,寻人启事张贴时间为9月10日,下方还贴有郑某照片。

郑某的母亲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针对女儿失联的情况,他们已经报警处理,“目前,警方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介入。”但让郑某父母奇怪的是,这几天,自从他们张贴寻人启事后,就不断有陌生人添加好友,并发送一些不堪入目的图片过来,他们现在只希望女儿能够尽快找到。

成都女子塞尔维亚旅游失联20天

父亲病倒卧床急寻人

“女儿啊女儿啊,你快回来吧,老父亲想你都病倒在床上啦~”

自从郑某失联后,她的父亲就着急地不断寻人,直至病倒卧床不起,精神出现恍惚。在病床上,他说,希望女儿能够尽快回来。

而他们也发布了寻人启事。照片中的郑某,披着长头发,上身穿着灰色毛衣,外套红黑相间斗篷,下穿黑色统裙,褚色平底休闲鞋。她今年31岁,身高167cm。

去年10月18日,她从成都家中一人去塞尔维亚共和国旅游,于2021年8月20日与家人、亲戚、朋友失去联系(因疫情未能回国)。

9月12日上午,记者与郑某的父母取得联系,他们告诉记者,寻人启事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张贴好,他们希望通过外界的力量,能够尽快找到女儿的消息。

郑某的父亲还拍摄了一段家中的视频,那是郑某房间的场景。画面中,有一张书桌上放着不少书本,郑某的床铺被收拾得很整洁,床头柜上还有风景照以及一个玩偶。

有陌生人添加好友“不怀好意”

提供的多是无效信息

郑某母亲告诉记者,从女儿失联至今已过去20余天,他们选择了报警,“还有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在帮我们跟那边沟通寻人,谢谢媒体的帮忙。”

她说,郑某失联后,确实有很多好心人和媒体联系过他们,希望能够帮助寻人,这其中,她们也将自己的电话和住址公之于众,以求获得最直接的信息。

记者注意到,郑某于去年10月份独自前往塞尔维亚旅游,她在社交平台以及给家人发来的照片中,有提到关于“ACA”的事情,而对于郑某的失联原因,她的父母表示不是很清楚。

不过,郑某母亲告诉记者,寻人启事张贴出来后的这段时间,不断有陌生人通过寻人启事下方的电话号码,添加他们的微信好友,他们很感谢外界能够有消息反馈回来。

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收到了一些“不怀好意”的陌生人添加好友申请,“有发一些很恶心的照片,也有不是找人的,我们只是希望等待警方和大使馆的结果,希望能够尽快获得女儿的信息。”

警方和大使馆已介入

据郑某父母描述,女儿失联前社交平台仍在更新,也与家人们有过沟通,但后面却突然失去了联系。自从郑某失联后,她的父母曾拜托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进行联系,并在当地扩散消息。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中国公民在国外失联的一些典型案例中,发现大部分“失联”多为虚惊一场,而失联的主要原因竟是没有WiFi、忘记充电、手机丢失等看似平常的“小意外”。

记者梳理外交部和一些驻外大使馆发布的“注意事项”发现,针对国外旅游或者留学期间遇到意外或者危险的情况,都有提供各国紧急联系电话及中国大使馆的联系方式。

其中有以下归类:如果遇到护照丢失,当事人应立即向所在国当地警察部门报失,以便向当地移民局申请出境签证时备用,并持本人有关身份材料和照片向就近的中国使、领馆申请补发护照或旅行证,将护照、签证、身份证等复印备份,并将复印件与证件原件分开携带,以备急需。

而在国外具体生活期间,当事人如果外出,也应主动告知家人自己在当地的老师、同学、室友、房东等相关人员的联系信息,如果前往山区、国家公园等可能手机网络信号不佳的目的地时,提前了解目的地网络信号覆盖情况,或者向所在国家的驻华领事馆拨打电话寻求帮助,告知国内亲人自身行程、同行人、酒店信息等。

这样也能方便国内的家人,知道其去向以及目的地,提供失联人员信息,寻求查询到其行动路线。

延伸阅读

四川女子赴菲律宾务工失联 有人打电话回国索要4万美金

家里的橘子又红了,女儿周恒在菲律宾失联也整整一年了,江女士的内心已不如当初那般“激动”。

↑失联前的周恒。

2021年5月24日,四川省青神县罗波乡,江女士家的橘子“二月红”又迎来了收获季。院子里,一箱箱红彤彤的“二月红”被抬进来,亲朋好友忙着分拣,抬上车,一片忙碌。厨房里,柴火烧得旺旺的,锅里的水沸腾着,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烟火气息。小院门口的三角梅正在怒放,屋里的人不时说笑着……这一刻,江女士一家和其他农家一样平静,女儿周恒在菲律宾失联一事,仿佛就像地上的影子,随着太阳的西移,慢慢向院外流逝。

↑亲朋好友到江女士家帮忙采摘水果。

但这种平静,就像一面湖水,哪怕一缕微风也会泛起涟漪。从2020年5月25日到现在,每一次提及女儿失联,都会让这个农家生活的平静再起波澜。

红星新闻记者持续采访了解到,自周恒失联后,江女士一家人从一开始四处寻找,到坚信女儿还活着,如今一年过去,女儿仍无下落,生活仿佛只剩下了等待。

这一年过得很快,忙起来时,家人甚至偶尔都不会想起失联的女儿;这一年时间也很慢,慢到就像还在昨天,周恒还在视频里对着母亲撒娇……

只有周恒在上幼儿园的大儿子经常在要零食的时候,扭着外婆问:要是我妈在,肯定就要给我买,我妈到底在哪儿嘛?这个问题,江女士已经问了一年。如今,她只想要个结果……

蹊跷失联:

女子赴菲律宾务工失联

事发当日两次在微信文字回复母亲“很忙”

江女士家在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罗波乡。这段时间,家里的“二月红”成熟了,这是女儿周恒以前爱吃的水果。如今,江女士需要全部卖掉,补贴家用。

以前,周恒没有出国打工时,每天回家一口气要吃上好几个。

“二月红”是青神当地对柑橘马克斗的俗称。价高时,每斤收购价可达三五元,江女士家中的柑橘每年可收获数千斤。

在许多务农的家庭里,这是一笔主要的收入之一。

江女士家也不例外。不过,因为收购商只选品相好的,加之周恒爱吃,江女士每年都会留些水果在家。

有时聊天时,得知家里卖水果,周恒还会在视频上对着江女士撒娇:妈,给我留点嘛。

但现在,还能视频见上一面,或已是奢望。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