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上海肯德基店里“蹭吃蹭睡者”的秘密:宁愿“流浪”也不愿回乡

时间:2021-09-11 13:49:36 来源: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赵德龙

视频剪辑 张晓寒

00:44

近日,上海一家肯德基内聚集了不少“蹭吃蹭睡者”。他们有的人在餐厅内一坐就是数个小时,有时渴了饿了,还会捡食一些其他客人剩下的餐食,困了就靠在椅背上打个盹。

肯德基门口(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摄)

经媒体报道后,此事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认为,只要不影响商家营业,不影响别的顾客就餐,也无可厚非,谁都有“为难”的时候,不必过分苛责。

也有人认为,“蹭吃蹭睡者”多是青壮年男子,找个稳当工作养活自己不成问题,大庭广众下捡食蹭座,终究“有碍观瞻”。

肯德基店内(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摄)

一位“蹭吃者”吴家(化名)讲述了他的故事。在城市流浪捡食,面临两个困难:一是睡觉,二是吃饭。吴家多次露宿街头,因此丢了钱包和身份证,半夜被人用石子砸,愤怒中醒来后,看到一个人裂嘴对他笑,怒气消了一半,恐惧袭上心来;甚至,有一次被“好心男子”带去宾馆,却发生了让人难以启齿的事……

吴家平时打些零工,帮黄牛排队一天可挣100元。大多数时候没工作,只好成为“蹭吃者”。

来上海一年有余,被问及既然在大城市生活艰难,为何不选择回到家乡?

他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街头流浪

9月10日晚9时许,上海市徐汇区美罗城肯德基门店B1层。

美罗城白天景象(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摄)

店内顾客不多,此时吴家从肯德基一楼下来,在店内“巡视”一圈,看到一餐桌上有剩余薯条,径自拿起来便吃。

吴家背着黑包,穿着黑皮鞋,一根根黑发竖起,脸上有汗渍划过的污迹。他一身黑,个子不高,在人群中,并不显眼。

极目新闻记者试图走进与他攀谈,他习惯性的警觉起来,得知记者没有恶意后,他笑着低下头,放下手中拿起的薯条。

随着和他逐渐聊开,吴家讲述了他的故事。

去年8月,他和几个老乡,从广西来上海,带了几百块钱,后来老乡们陆续回家,就断了联系。

吴家不会用手机,用他自己的话说,“只会打电话、看电视,不会操作程序。”手机上有支付宝,扫码要别人帮他操作。

在上海的日子里,找过物流公司扛货的工作,上午干了半天,下午被辞退,因为没身份证。

吴家陷入回忆。刚来上海一个多月时,一天凌晨三点多,他漫无目的奔波了半夜,在一图书馆门前停下,在门口石阶上睡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他被人用石头砸在身上,带着怒气醒来,看到一个人,站在远处,正裂着嘴对他笑,四周并无他人,只有一身影消失在街角。吴家怒气渐消,恐惧袭上心头,背着包快步走开。

吴家一口气走了很远,停下忽一摸口袋,心里咯噔一下,钱包没了,想返回图书馆,回头看看,天色渐亮,已然走了很远。“看着茫茫街道,心想钱包找不到了。”吴家说,他后来就没再找工作,做些零活,做的最多的,是替黄牛排队,排半天拿到票后给票贩子,一天挣100块。

被起为何蹭吃别人吃剩下的食物,吴家脸上依旧带着笑,把头低下去。主要是没钱,夜间在24小时营业便利店消磨,有空调没蚊子,白天找商场或快餐店睡,没怎么洗过脸,有机会就找水龙头冲一下。

说起“流浪”的这些日子,吴家有许多记忆。很多次在便利店睡着后,被店员驱赶,实在困得不行,就找隐蔽处就地睡下,醒来被蚊子咬的都是包。

有一次“特殊”的经历,他半夜在街上困得不行,一个“好心人”提出给他找个宾馆休息。“好心人”年纪较大,长得很胖,有两百多斤,进宾馆房间后,对方从身后将他抱住,然后把他压在床上……自那以后,他再也不敢跟“好心人”去宾馆睡觉。

肯德基内的“流浪者”(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摄)

无奈逃离

被问及为何会从老家来上海,吴家沉默许久,脸上依旧笑着。

终于,吴家还是把心底的话讲了出来。他出生在广西梧州某农村,今年42岁,家里两兄弟,哥哥比他大3岁。老家多数年轻人外出了。近些年,镇上有人发了财,捐了一批物资,分到各个村里,年底时,村里会选出家庭最困难的几户,每户分一袋大米、一壶油、一床棉被。吴家不愿要,但直接拒绝,难免拂了人家心意,被人说不识好歹,他便想到逃离。

还有个原因。吴家至今未成婚,邻居亲戚都在催他,说实话,这事让他觉得脸上无光,不如干脆远走,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

说起婚事,吴家说年轻时谈过两个,后来吹了。“没有钱,找了也养不活。”他哥哥找了媳妇,但智力有些问题。还有个远方亲戚,十多年前家里养了个女孩,他比女孩大20岁,后来他俩结婚了,女孩后来外出打工,没再回来。这些经历,让吴家对结婚生子,不再抱有希望。

吴家说,实话说,他爱面子,脸皮薄。从小家里困难,小学4年级辍学,后来外出打工,去过广东江门,在几个家具厂做过,效益不行,也进过电池厂,没存到钱,出来后,就没稳定门路了。

近些日子,吴家感觉身体不太好,眼睛泛红,腿上和脚上都长了疮。他感觉自己有病,不知道问题在哪,没检查过。

曾经一次,他准备捡一个老人家剩下的半碗米粉吃,对方劝吴家千万不要,因为自己有病。这些日子,吴家没钱的时候,便靠着捡人家吃剩的食物充饥,但他无法确定,上一位食客,究竟有没有病。

吴家说着,想起70多岁的母亲,母亲常年患病身上痒,家里没钱买药,母亲就自己采些草药,在家用开水煮了烫身体。近来,吴家感觉肠胃不是很舒服,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但具体他也说不清楚。

整个交谈中,大多数时候,吴家眼睛注视着门口,眼神稍一触碰,他就低下头,当对方没回他话时,他就小声再重复一遍,带着习惯性的笑容。他听人家说,有一次在一家连锁快餐店,一个“捡食者”被警察抓走了,原因是他在一家快餐店,捡食别人吃剩的食物时,“捡”了个手机。“据说店里有监控。”吴家说,他从不“捡”人家东西,除非人家不要了。

吴家也被警察带走过,后来送去救助站,救助站问他是否回去,如果回去,就签个字,可以给他买车票。吴家没签字,吃了一顿免费早餐,他就走了。

这些天,吴家说他开始想回去了,主要感觉身体不太好,不管家里怎么样,总是自己的家,终归要回去的。

“也许明天,也许过几天,我去找派出所,或者找救助站,让他们送我回去。”吴家说。

“流浪者们”

其实,像吴家这样的“流浪者”不止一个。

9月10日上午,同样在上海市徐汇区美罗城肯德基门店B1层。店内几个中年男子引人注意,他们基本上身穿着短袖,下身短裤,带着背包,皮肤黝黑,不断观察店内情况,还有的或趴、或躺在餐厅睡觉。

美罗城夜间景象(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摄)

据吴家说,他们不想引人注意,只是想找个有空调、能充电的地方歇歇脚。

之所以引人注意,是因为有几个男子,他们目光一直“巡视”着整个店内,一旦有所“发现”,身影也旋即出现在各角落。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位于餐厅北面“绿衣男子”,坐在桌边,不时用纸巾擦拭手指,目光注视着餐厅。

11时30分许,一位顾客离开,“绿衣男子”起身来到上一位顾客桌边,翻开餐盘中食物纸盒纸袋,摇晃几下桌上塑料杯,发现都是空的,又折身坐回原位。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