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还没开业的环球影城,凭什么打败了本土游乐园?

时间:2021-09-10 16:03:07 来源:新周刊


北京环球影城在万众期待中的火爆再次印证了:得IP者得人气,背后还需要下功夫走专业化和精细化运营的路子;照抄照搬、东拼西凑,走捷径赚快钱的速成品,最终落得人去楼空,赔个精光 。

北京环球影城未开先热,一票难求,一张门票被炒到3000元。

这个花落北京的迪士尼乐园的最大对手,将要于9月20日正式开门迎客。

在正式迎客前, 拥有哈利·波特、变形金刚、侏罗纪公园、小黄人、功夫熊猫等七大影视IP为主题乐园的全球规模最大的环球影城,提前在万众期待中拉开了序幕:员工内测票、媒体参观、试运营阶段,已经让“先得月”的游客们忍不住在微博上拉仇恨。

有网友称,9月7日遇到了陈伟霆:“最近明星都去环球玩了,想去偶遇的可以每天泡里面等偶遇”;有网友称,感觉全微博都去了环球影城;n多网友在晒和“话痨”威震天的聊天视频,还有的网友像导游一样,发布测评和攻略,没去的游客们只有引颈翘首羡慕嫉妒恨。

北京环球影城随时随地偶遇明星。/微博@磊磊漂亮

与迪士尼乐园主打曾经带给我们童年无限欢乐的米老鼠与唐老鸭、白雪公主、美女与野兽这些经典影视IP一样,环球影城主题公园的王牌依然是影视IP,仅哈利·波特的铁粉们就能让环球影城看到铺满黄金的大道。

但并非所有主打文化IP的主题乐园或者游乐项目,都能像迪士尼乐园或者环球影城这样具有持久的吸粉力。

曾经是全球唯一的室内电影主题乐园——武汉万达电影乐园,在运营19个月后,因游客稀少不得不暂停营业,后改作滑雪项目;以古驿站文化为IP的陕西和仙坊,由于没有统一运营、过度商业化,在其他民俗村纷纷出现后,便无可奈何衰落为空城。

北京环球影城前期耗费的时间,不是拔地而起的速成项目能想象的。该项目自筹备启动起,已过去了20年,距立项获批通过,已有8年。上海迪士尼乐园自2011年动土开建到2016年正式开园运营,亦经历5年时间,开业后仅用1年时间就盈利。

北京环球影城的开业会对上海迪士尼乐园产生冲击吗?/图虫创意

IP固然重要,但主题乐园背后考验的更是运营功力。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前,员工的工作手册用A4纸打印出来,高度比一个成年人还要高,可见其运营的精细化程度。

那些冒出恐龙园的民俗文化村和洋味小镇,曾经站在风口上,由于遍地开花“抄作业”,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不少出现资金链断裂,商户逃离甚至沦为“空城”。

据新华网报道,今年4月,一份“中国特色小镇死亡名单”显示,至少有100个“文旅小镇”处于烂尾、倒闭状态。

北京环球影城在万众期待中的火爆再次印证了:得IP者得人气,背后还需要下功夫走专业化和精细化运营的路子;照抄照搬、东拼西凑,走捷径赚快钱的速成品,最终落得人去楼空,赔个精光 。

源起古镇

文旅小镇的前身是古镇。提起古镇,人们脑海里首先会闪现周庄。

上世纪80年代,梦里水乡周庄成为乡愁的寄托,江南小镇的小桥流水人家,如诗如画,只消一眼,便能勾起心底那一抹模糊又强烈的乡愁。

周庄古镇。/图虫创意

周庄有无数名人加持,建筑大师贝聿铭称之为“国宝”,三毛为之流泪感叹,这就是她找了几十年那个魂牵梦绕、梦里的地方,画家吴冠中对处处入画的周庄赞誉道:“黄山集中国山川之美,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陈逸飞那幅以周庄双桥为题材的油画名作《故乡的回忆》,将周庄推向了世界。

不过,仅有名人背书还不够。周庄之所以能保留着江南水乡的古韵,少不得一个保护古城的功臣——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

上世纪80年代,为了工业化发展需要,国内大规模拆城,江南也不例外,拆桥平房、填河建厂。阮仪三一次又一次从地方政府那儿“刀下留城”,保下了平遥古城和包括周庄在内的江南六水乡(同里、甪直、西塘、乌镇、南浔)。

1986年,阮仪三花费学校5000元科研经费,保护周庄,实施了他的古城保护规划。十年以后,古镇旅游业渐起,周庄的古镇旅游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靠着古镇旅游,一个镇年收入就过亿元。

除了让诗人们和皇帝们魂牵梦绕的江南,湖南的凤凰和福建的长汀,也因沈从文的《边城》及千年客家文化大热,成为古镇旅游的代表。

凤凰古镇。/图虫创意

最初的古镇保持了历史风貌,给现代人的乡愁一个念想和依托。随着城市化的快速推进,一些古城向着休闲度假小镇转变。早已成为旅游和网红打卡胜地的丽江,就是古城转型的代表。

千禧年对外开放、后来者居上的“新秀”乌镇虽是江南水乡,但玩法却和承载着乡愁的上述古镇大不相同。这是一个适应了时代的景区和商业项目,古镇只是一个壳。

乌镇从一个普通的江南小镇,变成经济效益排名第一的中国古镇和世界名片,来自一个厉害的操盘手陈向宏。

身为乌镇人的陈向宏花了15年时间,将乌镇打造成世界级文化小镇。他称,这15年只做了两件事,第一做了一个壳,第二往壳里装新东西,而这两件事始终围绕的基点,则是“体验”。

乌镇的“壳”是连片开发的古镇,景区看上去不像一个景区,是一个地域特色很强的整体设计。

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图虫创意

乌镇的“核”是IP。不论是江南水乡,还是年轻人标配的戏剧节、美术馆,以及吸引各路大佬云集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新老IP融合在一起,其实是在古镇里体验舒适的现代生活。这颇能切中人们离不开现代生活方式,却又希望抽离当下、返璞归真的内心需求。

江南成名之后,2010年,陈向宏又北上,打造了古北水镇景区,同样成为热门景点。

过度地产化

迎合了现代人旅游度假需求的文旅小镇,源起浙江。2014年,浙江省最先提出“特色小镇”概念,由此有了“文旅特色小镇”的概念。2016年,中国提出发展特色小镇,2017年发展特色小镇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利好刺激下,小镇建设风起云涌。特色小镇本来是以产业为核心基础,结果很多小镇打着“旅游+”的旗号,砸钱抄作业速成五花八门的文旅小镇。

截止到2018年7月份,全国共有22个省份提出特色小镇创建计划,总计划数量已超过1500个,其中文旅特色小镇计划数量超700个。

阿那亚小镇。/图虫创意

政府意识到了遍地开花带来的同质化竞争和亏多赚少,于是在2018年发布政策纠偏,也对一些不合格的小镇实行优胜劣汰降级处理。

现有的文旅小镇的商业模式,开发前期以房地产收入回笼资金,中后期靠产业经营收益。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2    1 2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