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红星调查|危险的“灵修课”:有学员拉新人才能毕业,有学员培训后精神失常

时间:2021-08-20 22:15:38 来源:红星新闻


8月14日,32岁女投资人魏萌倒在一家为“LEGACY飞跃力工作坊”的课堂上。经过两天的全力救治,8月16日晚10时,由朝阳医院急诊部宣布医治无效。

新浪财经报道提到,魏萌是因为在四人相互质疑、辱骂环节中情绪崩溃。但不久后该说法遭到培训机构和魏萌丈夫否认。

魏萌事件是否与辱骂有关目前尚无定论,但参与过该工作坊课程的学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培训中确实存在“骂人”环节令人不适。伴随着魏萌的离世,这类强调生命体验、追求突破自我的“灵修”类课程引起了公众关注。

中国科学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陈天嘉曾长期研究中国“灵修热”和膜拜团体问题。陈天嘉介绍,这类课程实际上起源于美国一个叫“生命源泉”(LifeSpring)的组织。组织的基本做法是通过封闭训练、限制外界信息,对学员进行强迫控制(coercive control),使学员丧失判断力和警惕性。再通过激烈、侮辱性的言语刺激,逐步摧毁学员的自信和人格尊严,然后利用学员的弱势心态,植入培训组织的一套观念对学员进行人格改造,让学员重拾新的“信念”获得“自信”和“提升”,并对培训导师和组织产生深度依赖,最终达到敛财和精神操控的目的。

这类培训从美国传入中国后,被熟悉中国法律的设计者进行巧妙的本土化改造。他们隐去原组织名称,改头换面,以教练培训、能力提升、团建为名进行运作。尽管如此,这些培训组织的话术和方法内核和国外毫无二致。

至于如何治理,陈天嘉表示,由于这类培训已经进行本土化调整,在认定、监管、处置方面都存在难度。执法机关只能从具体人身伤害案件、经济犯罪、非法聚集、逃税漏税等方面进行打击,对于具有境外背景的组织要从国家安全角度进行严格安全审查。归根结底,强化公民的的防范意识和“免疫力”需要加强媒体宣传和警示教育。

▲北京诚泉办公室

学员讲述培训亲历:

课程有“互骂”环节,学费昂贵,拉新人上课才能毕业

魏萌的意外发生以后,8月18日下午,“里程LEGACY”所属北京诚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委托一家律所发布律师声明,点名多家财经媒体和自媒体,称他们恶意捏造、歪曲事实,并称这件事是“魏萌女士因疾病正常去世事件”。

8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开设课程的北京诚泉公司在光华路SOHO的办公地点,这里已经大门紧锁。楼内工作人员表示,16日起就没有人再来上班。记者拨通了LEGACY旗下自觉力工作坊负责人的电话,其表示:“目前只负责后期家属的陪伴和已报名同学的事宜,逝者为大,不便多谈。”

红星新闻记者继续拨打了飞跃力、里程、多元等工作坊的负责人电话,发现几乎都无人接听或者变成忙音。与此同时,“里程LEGACY”公司深圳地区客户经理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参加过北京诚泉深圳分公司课程的辛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了课程的相关情况。辛先生介绍,2019年8月,他在同事的推荐下参加了北京诚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线下体验课。这个课程和魏萌女士所参加的北京诚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课程内容是一样的。因体验课程不错,辛先生花9800元,报名了第一阶段课程。

辛先生介绍,课程主要分为四个阶段:探索(现为“自觉力”)— 蜕变(现为“飞跃力”)—里程—智泉。所有人上课都从第一阶段“自觉力”开始,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往下进行。随着课程费用越来越高,每一阶段课程结束后大约有40%-60%的学员进入下一阶段课程。学员多在35~45岁,大多已经有了家庭,以创业者和公司高管居多。

辛先生提供的一张“自觉力”课程的课表显示,8月28日~9月1日是首五日工作坊,之后还有“创新生活面谈”和“体验说明会”。辛先生介绍,所谓工作坊也就是主课程,上完课以后,第二部分的创新面谈其实就是为下一阶段的课程做转化和准备。然后第三部分的“体验说明会”,就是让学员去邀请一些身边的人来参与他们的体验课。“自觉力”阶段课程一共5节,辛先生所在班有34人。学员被分成5~7人一组,每组一个小组长,由老学员担任。

给辛先生讲课的是一位来自美国加州的女子,随行有一位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翻译。上课时教室会拉上遮光窗帘,室内灯光昏暗,还有一些音响设备。老师会用马克笔和白纸来辅助教学,互动环节会利用灯光和音乐渲染氛围。

“第一节课的前半节相对枯燥,甚至让人觉得有点不舒服。讲师会不断强调课程规则、课程参与,告诉学员们不要辩解和反驳,要放空自己参与其中,积极主动等。”辛先生回忆,刚开始上课的前2个小时他非常抵触,会分析老师每一句话背后的套路和商业模式。但课程后面他却会慢慢进入了状态,老师会引导学员不断追问为什么,开始思考一些之前没时间思考的问题,如“我们到底追求的是什么”等。

辛先生回忆,在“破冰环节”有一个活动是让两个学员面对面坐在椅子上,手握着手不说话,对视5-10分钟。期间老师会讲一些故事来帮助你理解某一个“道理”。辛先生记得老师讲过“搬家过程中遗失珍贵珠宝”的故事。“当时老师讲了两个不同的版本,前一个版本是从受害者的角度来叙述故事,而后一个则会引导大家不要抱怨,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辛先生感觉第一阶段课程有启发,2019年9月花费15500元报名了第二阶段“飞跃力”课程。

相比第一期“自觉力”,“飞跃力”课程安排更密集,连续几天学员要从上午9点上课到晚上11点,甚至更晚。辛先生说,“这期间非常劳累,没有时间思考。我现在的理解是大型PUA和心理学相关运用,利用身体上的疲惫心理趁虚而入,植入一些有好有坏的东西。”

飞跃力课程的第一天是要强调“百分百承诺”和“遵守规则”,即承诺百分百参与和信任、百分百做到学员成为一个整体,并遵守工坊的11条规则。学员们会两两分组,彼此互为Buddy,“捆绑”在一起共同参加课程、完成任务。每天作业的最后一条都是“照顾好你的Buddy”。

辛先生介绍,课程中学员会参加“红黑游戏”,在游戏中暴露自己弱点,并且对“红黑游戏”做回顾,在老师的引导下回忆过去自己未能完成的承诺。“整个过程是让人否定自己,回忆完之后又让你自己默默消化,不和其他人讲话沟通。”“父母回忆游戏”环节,是让学员回忆父母亲带给自己的伤痛,并大声喊出自己的目标。“这一阶段有一些学员会情绪崩溃的,当时回忆在自己的童年时期父母给你带来什么伤痛,可能有一些同学会尖叫、大哭,一度情绪失控,不过这时候讲师也会走过来给他一个安抚。”

在“飞跃力”阶段,辛先生同样经历过“骂人”的环节。“具体怎么到骂人那一步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大概是说大家要百分百帮助对方,激发对方内心深处勇气和坚持。这种‘骂人’不带脏字,是用心灵的语言去刺激你。”辛先生介绍,这个环节由小组长带头,几个人“骂”一个人。在大家彼此不了解的情况下,没有依据地给被“骂”的人下定义,如“懦弱”“胆小”等等。这种“骂”没有很强的个体针对性,但是被“骂”的学员往往很容易被戳到痛处。

“海星”故事是在“飞跃力”课程的最后一天,老师所讲的内容。“你是一个小男孩/小女孩,曝晒的沙滩上有很多被冲上来的海星,你把一个一个海星扔回海里就是在拯救一个一个人。”辛先生说,“介绍我们过来的人就是沙滩上的‘小男孩/小女孩’,而我们就是被拯救的‘海星’,我们也有义务去拯救新的‘海星’。”

“第一和第二阶段并没有硬性要求拉新‘海星’进来,但是迫于那种群体性压力,学员都至少会拉一个人来听体验课。我当时就拉了我女朋友。但是到‘里程’阶段,就会硬性要求学员拉‘海星’进来,这是毕业指标之一,完不成就没有办法毕业参加下一阶段课程。”辛先生介绍。

“飞跃力”课程结束后,辛先生本来已经报名下一阶段的课程并交了课程费, “(女朋友)她觉得,课程前段我还是比较自信的,到后面就会不停地犹豫和怀疑自己,非常奇怪,就不让我再继续参加这个课了。”辛先生坦言,那时候受到了一定的情绪冲击,一方面觉得机构很好,上课也挺快乐的,但是另一方面女朋友阻止,还有一些朋友打电话说这是传销或者精神控制。他一度有一点崩溃,不知道怎么该怎么做。

如今谈起这些课程,辛先生更愿意将其称之为“精神操控”。谈及课程带来的影响,他表示也是有好的一面,但是整体伤害是大的,至今仍有阴影。

魏萌的事件发生后,辛先生将自己上课的情况和他的看法发在了微博上,引来许多网友关注。他透露,就在8月18日晚他收到Legacy机构的一条微博私信,让他删除之前所发布的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