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北京铁路桥被淹车救援者:6人救援40分钟,被困者救出时无呼吸

时间:2021-08-17 19:53:31 来源:新京报


8月16日晚9点多,王军开车路过北京海淀区旱河路铁路桥时,桥下的下凹处全是水,他下车后听到周围的人说,桥下有一辆车没开出来。

此时已经有两名热心人下水救援,并向岸上喊,“谁会游泳赶紧救人。”王军听到呼喊后,也下水游了过去。

和他一起下水救援的至少有6个人,有人游到水下摸到了车,奋力打开车门,有人将被困车内的一男一女从驾驶室拖出,有人将他们拉上车顶,开始做人工呼吸急救,有人将他们背至岸边。

据北京海淀官微消息,8月16日21时许,海淀区出现局地强降雨过程,旱河路铁路桥下短时严重积水,一辆小汽车经过该路段时被困,车内两人经救援人员和群众救出后,由120及时送往医院救治。8月17日早晨,2名驾车涉水被困人员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遇难。

8月17日下午,37岁的北京市民王军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他游了1分多钟,才到达被淹车辆的位置,桥下的积水有2米多深。下水救人时,他没有想太多,“就想着我会游泳一定得去。”

8月16日晚11点左右,王军拍摄的被淹车辆。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你昨晚几点到的事发地点?

王军:我昨天晚上在回家路上路过旱河路铁路桥,我是由北向南从杏石口路往玉泉路方向走,到了旱河路,发现前面在堵车,还没到桥洞那,看到前面已经被淹了,就把车停在了辅路上。当时大概是晚上9点20分,那时雨已经稍微小点了。

新京报:当时旱河路铁路桥的积水情况怎么样?

王军:路面是下凹的,下凹处全是水,根本看不见积水下有车,什么都看不见。

新京报:被淹车辆是如何发现的?

王军:当时被淹的车已经没顶了,站在路边是看不见的,周围人说桥下有一辆车没开出来,应该是有人看到了才说下面可能有车。这时桥洞对面岸上有2个人下水了,他们说去找找有没有车,后来他们在靠近地铁站那侧距离桥洞正下方七八米的位置摸到了车。

8月16日21时许,受强降水影响,旱河路铁路桥下短时严重积水,一辆小汽车经过该路段时被困。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新京报:现场是怎么救援的?

王军:先下水的两个人摸到车后,通过挡风玻璃发现车里有人,立即向岸上的人呼喊,周围的人也互相喊,“谁会游泳赶紧救人。”我会游泳水性较好,便没考虑太多,脱了衣服就下水了。我游过去的时候已经有3个人在施救,算我4个,后来又来了2个人。我们下水的时候先让岸边的人赶快报警,打119、120。

刚开始我以为没有多深,没想到下水才走了十几米脚就沾不到地面,需要游过去,我游了大概1分多钟,游过桥洞才到了被淹车辆的位置。我是1米76的个头,感觉水能把我没顶,我觉得桥下的水应该有2米多深。

先下水的2个人中有1个应该是退伍兵,他摸到车了,看到车里有人就大声说“车里有人快来救人。”之后2个人便开始砸窗户、开车门。车门和车窗被关得死死的不好开,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拉开。

我过去的时候,水位有所下降,车顶已经能看到了,被淹车辆的驾驶室门也被打开。我扒着车边,脚站在车后轱辘上,我记得车在水中是斜停着的。

我们将驾驶室和副驾驶室的一男一女全部通过驾驶室的门拖出,站在车顶的2个人把他们拉到车顶上。这一男一女看起来有60岁左右,从车里被拖出来时已经没有了呼吸,我看见女的鼻子也已经流血。

此外,有人扒着驾驶室的车门,将脚伸进后排座位不断试探,以确认后排座位上有没有其他人。确认没有后,车顶上的2个人给他们做人工呼吸,并不断进行胸外按压急救,我游到了车的前机盖上,站在了上面。

车顶上的人按压了大概2-3分钟,后来从我下水的方向过来了一个消防人员,他拿了一个救生衣过来,我们侧面也有几个消防人员过来了。

8月16日晚,旱河路铁路桥被淹车辆救援现场。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新京报:救援持续了多长时间?

王军:救援大概持续了40分钟。救援结束后,水位下降了很多,一个大哥背着一个人,消防员拉着一个人,大家把溺水的2个人运到了岸边。

把人运到没水的地方后,水已经降到我们胸口这了。有岸边群众给我们买了矿泉水,我上去后特别渴,喝了一瓶水,跟消防员说了两句话,去车上拿了手机拍了张照片,看到路通了,就开车离开了。

新京报:救援过程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王军:觉得使不上劲,太累了,而且把人弄到车顶时看着人好像不行了,心里挺难受的,觉得自己来晚了。

8月16日晚,救援人员在对2名被困者展开急救。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新京报:昨晚的雨有多大?

王军:特别大,没见过那么大的雨,外面闪电不断。我晚上9点从朋友家出来的时候雨小了些,在把人从车里拉出来的时候,雨下得又稍微大了点,救援完往家走的时候,又下了一阵儿,那会儿已经可以通车了,我便开车回去了。

新京报:回家后,家里人看你衣服湿了,有没有问你什么?

王军:回家后我妈说,那么大雨,打电话也不接,问我在干什么。我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和她讲完后,她特别担心,说了我一顿。她说“这你也敢往里进?”我说“我不去没人去啊。”

新京报:当时有没有考虑到危险?

王军:当时没想这么多,就想着我会游泳我一定得去。因为我会游泳,水性还行,想着脚底下又没水草什么的,我就觉得无所谓,过去就完了。

新京报记者慕宏举赵敏

编辑刘倩

校对翟永军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