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治理网!微信公众号:治理中国

巴方公布达苏恐袭案最新调查结果,印度外交部拒绝指控

时间:2021-08-14 06:44:37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导致9名中国公民死亡的“7·14”达苏恐怖袭击案过去一个月了,巴方公布了最新调查结果,巴基斯坦《国际新闻报》13日总结要点如下:参与恐怖袭击的嫌犯得到了印度调查分析局(RAW)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关联方的支持和协助;“巴塔”斯瓦特分支“奉敌对情报机构”之命执行了恐袭;恐怖袭击的策划是在阿富汗完成的,并在阿富汗得到了物质支持;一些参与袭击的人已被捕,而其他人在阿富汗;巴方正向阿富汗政府提出司法协助请求。然而13日晚,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巴奇驳斥巴方的指控是“荒谬言论”,他说,印度一直处在与国际社会合作打击恐怖主义的全球努力的最前沿。

阿富汗被要求交出嫌犯

8月12日,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巴方对达苏恐袭案调查的进展情况。库雷希在发布会上称:“根据我们的调查,阿富汗的土地被用于这次袭击,用于策划、执行和制订袭击计划,我们看到袭击计划明显指向NDS和RAW的关联方。”他说,“巴塔”斯瓦特分支“奉敌对情报机构”之命执行了恐袭。

事发地所在开伯尔-普什图省反恐部门负责人伊克巴尔在会上介绍说,整个袭击计划从3个月前就开始做了。达苏水电站项目位于巴基斯坦上科希斯坦地区,该地区此前未发生过同类事件,“被认为较为安全”,导致巴方在安全防护上的疏忽。巴方经过调查认为,恐怖分子原先的目标是另一座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巴沙水电站,但在多次侦察评估后更换了袭击目标。

库雷希在发布会上称,调查人员检查了被袭巴士途经范围内的36个摄像头的录像,对车载数据进行了分析调查,达苏水电站的1000多名工人也接受了检查和问询。库雷希称:“这是一个隐蔽的案件,但巴基斯坦机构设法追查到它留下的蛛丝马迹。”

伊克巴尔介绍说,7月14日,恐怖袭击发生在连接项目营地和施工现场的公共道路上。袭击者驾一辆银色轿车混入项目车队后,引爆了100千克-120千克烈性炸药。发起袭击的车辆几乎没有留下残骸,仅在现场找到发动机的一部分,随后自杀式袭击者的部分残肢被找到。经过法医和科学分析,巴相关机构认为,袭击者不是巴基斯坦公民,而是阿富汗人。此外,调查人员分析了500GB的闭路电视数据,确定了袭击车辆的来源,发现这是一辆被偷车辆,从阿富汗入境巴基斯坦。目前,所有在巴基斯坦境内涉及该车辆转手的嫌疑人均被逮捕。

据巴基斯坦《黎明报》13日报道,在袭击现场,调查人员还发现一部手机,通过这部手机找到嫌疑人侯赛因,又通过他找到另一名嫌疑人阿亚兹,并在卡拉奇将其逮捕。伊克巴尔表示,除了这两名被捕的协助者,另有3名策划者被确认在阿富汗。据阿亚兹供述,一名住在阿富汗的嫌犯塔里克是“巴塔”成员,他已在恐袭发生后回到阿富汗。伊克巴尔说,共有14人参与袭击案件,塔里克在NDS和RAW的帮助下运营这个小组。他表示,已经通过适当的渠道,要求阿富汗政府交出嫌犯,并提供证据。

巴外交部12日发表声明称,正在向阿富汗政府提出司法协助请求。声明称,“我们绝不允许任何敌对势力破坏巴中之间铁一般的友谊。”

印度外交部驳斥巴方言论

据专家介绍,印度调查分析局(RAW)类似美国中情局,是印度规模最大的情报与海外干涉机构。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是阿富汗政府的情报机构,其成员大多数受过美国国土安全部和北约的训练。

巴方的结论在印度引发一片哗然。不少印度媒体13日都报道了巴官方的调查结果,并对中方的态度表示担心。《印度斯坦时报》称,中方对巴方的调查努力表示了“赞赏”,“似乎支持伊斯兰堡的说法,即伊斯兰武装分子是在印度和阿富汗情报机构要求下实施了袭击”。新德里电视台13日援引印度匿名官员的话回应称,巴基斯坦的调查报告是无中生有的指控。他还说,巴基斯坦此前曾多次“玩过这种把戏”。《印度时报》13日称,巴基斯坦此前一直声称印度情报机构是发生在该国卡拉奇、拉合尔等地一系列恐袭事件的“幕后黑手”,但又鲜有证据能够自证其指控。《印度教徒报》呼吁印度外交部就此事作出回应。

13日晚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巴奇驳斥了库雷希的指控,他说:“这是巴基斯坦再次企图诋毁印度,以转移国际社会对其作为地区不稳定中心和恐怖分子避风港的作用。”他还抨击巴方称,“国际社会非常清楚巴基斯坦才是恐怖主义的温床”。

路透社13日报道称,无法立即联系到阿富汗外交部对此事进行评论。

印度古吉拉特邦警察局曾负责反恐调查的一位匿名警官1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关于印度情报机构是否曾资助过对抗巴基斯坦的恐怖组织,这件事他不清楚,所以也无法否认,“但我认为,整个南亚地区的恐怖主义组织是盘根错节、非常复杂的”,即使不考虑中国、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之间的地缘关系,单就巴方公布的案件调查内容来说,“我从专业的角度看,很难判断案情的真实情况”,“当然,出于保护证人、防止他人仿效恐怖活动等原因,不公开细节是通行做法,但指控外国情报机构资助、培训则需要给出具有直接指向和具体支撑的证据,否则恐怕不能服众”。

巴方加强保障中国人安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反恐问题专家李伟1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巴塔”是一个由不同巴基斯坦部落武装组成的松散的联合体,各个武装之间实际上没有隶属关系,斯瓦特就是其中一个反政府的部落武装。但和以往恐怖袭击发生后“巴塔”立即出来认领的情况不同,截至本报发稿时,“巴塔”并未站出来宣布对达苏恐袭案负责。分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意味着此案背后或许还有更为复杂的内情。

12日夜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中方高度关注巴方对有关恐袭事件调查工作在较短时间内取得重大进展,目前,巴方进一步调查仍在进行之中。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势力利用恐怖主义谋取地缘私利。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钱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阿富汗境内的极端武装和分散在南亚、中亚的暴恐分子有直接的联系;随着阿富汗内战升级,恐怖活动有抬头的趋势,这加重了周边国家的担忧。

12日在发布会上,伊克巴尔表示,目前达苏项目所有员工仍在营地接受调查询问,以调查安全信息从内部泄露的可能性。为加强对中国人的保护,据巴媒报道,目前达苏项目营地周边的公共道路增设了检查站卡,所有往来车辆必须接受检查后才能通过。只有在确保各项安全防护细节到位后,达苏项目才可能考虑复工。

巴基斯坦欧亚世纪研究所所长阿凡·沙赫扎得1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恐怖袭击面临回潮,巴方并没有立即对恐怖势力开展全面清剿的行动,“反应较为迟缓”。由于在巴基斯坦境内活动的恐怖组织很少带有明确的自身政治诉求,“恐怖活动受外国势力挑唆的可能性较大”。他表示,中巴双方必须在事件定性上给予足够的重视,及时有效应对这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根除此类恐怖袭击事件。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印度特派记者 程是颉 胡博峰 任重 环球时报记者 胡锦洋】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猜你喜欢

点击: